東南亞港口之爭與被動搖的新加坡
2018年01月29日22:31

  東南亞貨物港口的勢力版圖開始出現變化的苗頭。壟斷了中樞港寶座的新加坡港集裝箱吞吐量增長緩慢,積極投資港口建設的印尼和馬來西亞正不斷縮小差距。這一狀況的背景是製造業的生產基地正四處分散。香港與大陸港口之間在2000年代展開的激烈競爭如今也開始在東南亞上演。

  馬來西亞抬頭

  馬來西亞南部柔佛州的丹戎帕拉帕斯港。2017年11月中旬,4架高度超過55米的起重機投入使用。這些起重機負責把貨物從船上卸載至碼頭,其高度在東南亞最高,處理大型貨物的能力得到提升。運營公司的董事長加勒比・穆罕默德(音譯)表示,“這裏是本地區最先進的港口”。

新加坡港
新加坡港

  丹戎帕拉帕斯港於2000年開港,2016年的集裝箱吞吐量排在全球第19位。從商業網點較為集中的新加坡開車到這裏僅需不到1小時,貨物運輸成本比新加坡港便宜許多。相關人士表示,“海洋物流基地正在從新加坡一點點向外轉移”。

  新加坡以高效為武器一直佔據著東南亞中樞港的地位。世界銀行的資料顯示,新加坡港辦理出口手續用時極短。加上週邊國家的港口接納大型船舶的能力有限,因此各地生產的產品全部聚集到新加坡進出口。

  不過,新加坡目前一家獨大的局面將出現動搖。新加坡港2016年的集裝箱吞吐量雖然僅次於上海,排名全球第2。但與2010年相比僅增長8.6%,遠遠低於全球27.6%的整體漲幅。

  此外,東南亞的貿易額在這段期間增長超過10%。印尼的集裝箱吞吐量增長53.7%,菲律賓和越南的增幅也超過40%。新加坡在整個東南亞的市場占比由2010年的40%降到了34%。

  以物流為武器吸引製造業

  出現這種狀況的原因有兩個。一個是製造業選址的多樣化,另一個是其他國家舉全國之力興建港口。這些國家計劃構建即使不經由新加坡也可進出口的體製,並以物流成本較低為武器吸引製造業。

  印尼總統佐科表示要“整備24個港口,實現海洋國家的複興”。其核心是計劃在距印尼首都雅加達100公里的巴丁班(Patimbang)建設新港。在港口周邊有豐田汽車等入駐的工業園。港口總投資額為30億美元,最早將於2019年開始部分運行。

  引進了三星電子等大型工廠的越南也計劃新建港口。在政府主導下,越南在北部的海防投資1200億日元建港,力爭2018年投入使用。該港的水深比周圍現有港口都要深,便於大型船舶入港停靠。

新加坡港碼頭上擺放的集裝箱
新加坡港碼頭上擺放的集裝箱

  泰國也計劃擴大東部春武里府的港口,在2022年之前將吞吐量提高2.3倍。新加坡以外其他各國今後10年新增港口的吞吐量合計將和目前的新加坡港相當。

  同樣的競爭局面在21世紀之初也曾出現,其背景舞台是被稱為“世界工廠”的中國。香港曾作為中國的中樞港,力壓內地港口,但到2007年其集裝箱吞吐量被上海港超越,如今甚至落在深圳港和寧波港之後。這是因為工業化浪潮擴大到整個中國大陸,地方政府等推進了現代化港口的建設。

  繼中國之後,推進工業化的東南亞是否會重複同樣的過程呢?不過新加坡也不會袖手旁觀,已著手在西部工業園附近建設新港口。如果新港口在2025年之前投入使用,新加坡的港口吞吐量將增至目前的1.5倍。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表示,“將穩固作為中樞港的地位”。

  東南亞的港口勢力競爭反映出產業地圖的變化,日本企業的工廠選址戰略估計也會受到影響。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富山篤河內,中野貴司 新加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