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年尋覓家的感覺!保羅助火箭升空的真因
2018年01月28日16:29
保羅
保羅

  來源:體育畫報

  作者:Lee Jenkins

  譯者:大鑫

保羅首次重返斯台普斯球場後便與格芬等前隊友陷入打架風波,這像是在提醒我們前快艇隊時代的矛盾與不和諧到底有多惡劣。但是如今聖保羅已經來到了一個新的陣營,在這裏他擁有著一群可以並肩作戰的夥伴,在這裏他也同樣感受到了家的溫暖。

  時光倒回至2008年季後賽的前兩晚,新奧爾良黃蜂隊全隊聚集在Harrah‘s酒店的舞廳和賭場一起慶祝球隊常規賽56勝的優異戰績,並且他們期盼著季後賽中大展拳腳再贏下16場。這就像是一場慶功宴一樣,球員們都攜帶著自己的妻子或者女朋友前來參加,每個人都積極踴躍地在台上發表著自己的想法。

  保羅則攜帶了他在維克森林大學時期所交往的女友傑達-克勞利一同前往,她甚至都沒有說什麼話。持續時間最長的演講來自於球隊小前鋒莫里斯-彼特森,他為速龍隊默默無聞地效力了七個賽季之後加盟了黃蜂隊。彼特森說道:“讓我們珍惜我們的團隊,珍惜我們現在取得的成就與機遇。你們可能以為我們球隊今後都能夠一帆風順,取得現今這樣的成績。但是我已經在NBA聯盟待了很久了,我很清楚這一點,NBA是一個充滿未知數的聯盟,沒有人能夠一直站在最頂端。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比如傷病,交易等等。你自己都可能不知道明天的你身處何處。”

  22歲的保羅已經在為黃蜂效力了3個賽季,他眼睛一直盯著老將彼特森,他以為彼特森喝醉了。

  保羅當時的內心想法是:“嘿,夥計!聽著,兩個星期以後我可是要加冕本賽季常規賽的MVP(最有價值球員)。而且我明年還會再獲此殊榮。從今天開始,我們球隊將每年都能夠達到現在的高度。”

  當時保羅被譽為是兩屆MVP拿殊的接班人,自保羅進入聯盟,拿殊便是他追求的目標,在賽季初期黃蜂對陣太陽的比賽中,兩人在場上你來我往,保羅太想拿下那場比賽的勝利了,但是主教練拜倫-史葛卻在第四節開始便替換下保羅,相反的,太陽主教練德安東尼卻將拿殊留在了場上。保羅一下場之後,黃蜂隊的14分領先優勢被太陽隊瞬間給抹平,保羅徹底怒了。不過在那之後的22個月後,黃蜂隊搖擺不定,太陽隊則是一落千丈,拿殊也開始走向了自己的職業黃昏期。保羅告訴自己說:“現在我就是拿殊,現在我就是聯盟第一控衛。除非你是迪朗腦殘粉才會覺得這點有任何異議。”

  保羅十分懷念2008年的那支黃蜂隊,想念在自己的公寓里一起和球隊共進晚餐以及在隊友贊特拿郊區的房子裡玩遊戲玩到嗨的那些夜晚。

  他們總是一起成群結隊的旅行,他們有一次週六晚造訪多倫多,他們來到了一家非常著名的酒吧――謬斯客酒吧。半夜的時候,球隊小前鋒邦奇-威爾斯注意到保羅在付錢並在叫車。威爾斯歎了口氣說:“好吧,我猜我們是時候出發了。”於是黃蜂隊所有人離開了酒吧,前往速龍隊主場。第二天他們作客擊敗了速龍隊,取得了賽季第50勝。他們歡快的圍在一起慶祝勝利。在球隊例常訓練前,後備控衛邁克-占士衝著保羅開玩笑說道:“我要打爆你,哈哈。”隨後保羅便自言自語道:“小傻比。”保羅與大衛-韋斯之間的擋拆戰術配合的相當嫻熟,韋斯與保羅擋拆之後在17尺之外的輕鬆完成中距離跳投,這一招屢試不爽。但是保羅卻勸服不了韋斯退到三分線的位置。韋斯嘀咕道:“靠,我才不要,傻子才會去投三分。”

  保羅在黃蜂的那段時光既奇怪又輝煌,新奧爾良這座城市仍處於卡達琳娜颶風過後的恢復時期,而黃蜂隊也在認真考慮球隊到底是重建還是繼續堅持。

  那段時期,黃蜂隊在傑弗遜教區的奧里奧中心場館訓練,不過他們可能也會去參加槍支展覽會或者鳥類表演等等。由於資金延遲,球隊提出的訓練設備一直都沒能批下來。保羅回憶說道:“有一次球隊管理層告訴我們將要搬去堪薩斯城,然後下一次又說是聖地亞哥。”因為他們被告知除非得到季後賽資格,否則他們將不能繼續待在球館。球隊前鋒萊恩-保雲心想:“這不可能吧。”但是2007-08賽季的黃蜂隊最終取得西岸第二的優異成績並且在首輪季後賽中淘汰勁敵小牛。西岸半決賽前兩場比賽結束後,黃蜂隊也順利保住主場優勢,2:0大比分領先馬刺隊,第二場比賽結束後,保羅瞥了一眼馬刺隊的板凳席,但是令他驚訝的是,馬刺全隊沒有一絲絲的驚慌失措感。最終馬刺隊在搶七大戰中獲勝,總比分淘汰黃蜂順利晉級西決。雪上加霜的是高比成功從保羅手上搶走了常規賽MVP,而彼特森的話也全部得到了驗證。

  傷病來了,交易發生了。十年過去了,黃蜂隊甚至已經變成了塘鵝隊,而當初的山貓隊現在變成了黃蜂。保羅變成了聖保羅,成為了球員工會主席以及國營農場的代言人,而傑達也成為了他的妻子。厭倦了黃蜂隊的動盪之後,保羅來到了洛杉磯,加盟快艇隊。在此期間,妻子也為保羅生了兩個孩子,基斯二世和卡姆琳。

  加盟快艇隊的六個賽季,保羅每一年都成功率隊打進季後賽,每一年都有創造歷史的機會。但是這支快艇隊就像是被詛咒了一般,他們的陣容深度還不夠,年年都沒能摸到西決的地板。快艇隊的團隊氛圍也不夠好,整個隊伍幾乎很少一起聚餐,更別提一起去看電影了。

  快艇隊前小前鋒巴莫特說道:“球隊的每個人都活在自己的世界,各顧各的。”快艇隊的球員資曆比黃蜂時期球員要老,但也要更加複雜一點。保羅說道:“這其中有些事可能和我有關,既然你騰出了時間來做你想做的事情,那麼你就得做好。我還是認為球員之間的場下關係還是十分重要的。”在兩年前,勇士與快艇對決時,勇士主教練卡爾就曾告訴他的隊員們:“聽著,他們之間的關係其實並不好,他們根本沒有愛著彼此。”

  保羅來自一個關係很親密的家庭,因此他也十分渴望一個親密的團隊。在2005年首輪第四順位被黃蜂隊選中之後,他開始十分思念維克森林家鄉的自助餐廳和自修室,直到球隊控衛斯彼迪-克萊斯克頓和他的女兒在訓練結束後邀請保羅到他們家做客後,保羅的鄉愁才好一點。保羅想讓隊友們能夠親近一點,這其中更有實際意義的一個原因是因為保羅是一名很嚴苛的領袖。保羅解釋說:“如果一名隊友敞開心扉想要認真的找你談話,那麼他就會在比賽中跟你把話說清楚,而且你們也知道這不是針對個人。我們都清楚一旦他們開始較真了,那就說明他們是真的想贏球。”

  保羅稱2008年那支黃蜂的多名隊友是“VCR 錄像帶朋友”,因為他們可以隨時將對話暫停,甚至長達六個月之後都可以接著上次的談話繼續。他在快艇隊同樣也交到了一些這樣的朋友。現76人隊後衛列迪克回憶說:“曾經有段時間我和保羅互相憎恨著彼此。但是我不止一次在比賽結束後走向他說:‘嘿,老鐵,我們依舊是好哥們,對吧?’ 我知道我們倆的關係一直都很好。”

  快艇隊還擁有一個響亮的稱號――「拆你屋」之城。但是保羅感覺球隊應該走的更遠。去年四月份,常規賽第81場比賽中,快艇隊擊潰了火箭隊,在一次死球中,火箭隊當家球星夏登衝著保羅說道:“那麼,你有什麼打算嗎?”

  自由球員休賽期更換球隊,隨後首次面對老東家儼然已經成為現代NBA的一大看點,伴隨而來的則是現場球迷漫天的噓聲,影片剪輯以及尷尬的喝彩。

  此前杜蘭特首次回到雷霆隊主場時,主場球迷身穿印有紙杯蛋糕圖案的T恤“歡迎”杜蘭特的“回家”。這些小小的嘲諷都是在可承受範圍內,但是我們不想看到的是已經離隊的球員帶著新隊友跑到前隊友更衣室進行挑釁。

  這一幕場景發生在馬丁路德金紀念日火箭與快艇隊的賽後,火箭隊前鋒艾列沙衝進快艇更衣室就要找小裡弗斯算賬。一瞬間關於保羅打架的流言滿天飛,甚至都有人傳保羅與夏登在更衣室打架等等。根據火箭官方的消息,保羅當時和夏登以及一些安保人員嘗試勸住艾列沙。沒有人動手,但是現場確實一片混亂。事件發生過後,我們也相信了快艇隊彼此確實不太友好,傷病確實毀掉了這支快艇,但是隊內不和諧同樣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打架風波過去兩天之後,儘管保羅並非始作俑者,但是他還是通過電話道了歉。保羅說道:“這種事情我本應該製止的,我應該在比賽結束後叫好車跟隊友們一起回到酒店。如果我們早點回去了就不會發生這種事情。”保羅嘗試在火箭隊找到當初黃蜂隊的那種氛圍――每個人都很友愛互助。

  阿里紮在黃蜂時期就與保羅做過隊友,PJ-塔克則是保羅孩童時代的敵人。去年六月份,在火箭隊送出路易斯和比華利交易得到保羅的那個夜晚,火箭隊總經理莫雷在半夜3點鍾與保羅進行了談話。莫雷問保羅:“你認為巴莫特怎麼樣?”當時的巴莫特還是一名自由球員,他能夠提升火箭隊的鋒線防守,同時能夠幫助保羅汲取在快艇得到的教訓。保羅在與莫雷會晤之後告訴巴莫特說道:“哥們,我們的機會來了,我們現在可以大幹一場了。”

  在這之後他們將會在UCLA(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以及洛約拉馬利蒙特大學觀看一些臨時的比賽,一次單身派對和肯戴歷-拉馬爾的音樂會以及一場休斯頓太空人的季後賽。

  保羅笑道:“我甚至都沒有聽到有人噓我。”因為此前保羅在造訪道奇體育館時,一群湖人死忠粉開始噓保羅。火箭隊為保羅安排了保齡球比賽,以及一些大學足球賽的觀賽派對。

  聖誕節過後,球員們攜帶者各自的妻子來到了波士頓一起慶祝新年,就像他們過去在黃蜂隊的時候一樣,保羅的妻子傑達舉辦了一個舞會,邀請了球隊所有人前往參加。今年夏天加盟火箭隊的巴莫特說道:“如果你想幹成一番大事業,你必須要有人脈關係。否則你和隊友之間的關係只會越鬧越僵,別人說的話可能都會讓你感到不爽。但是如果你應邀參加晚宴,然後彼此敞開心扉,將所有的事情都痛快地說出來,你們就可以冰釋前嫌了。”保羅和格芬在場上之間的合作都是非常有效率的,但是NBA並非微軟,球員們也有情緒,好多友誼的破裂都是因為沒有足夠以及及時的溝通所造成的。

  保羅說道:“我也不是說我們在休斯頓的每個夜晚都會一起圍坐在篝火旁,我想說的是我在聯盟這麼多年學到的最大教訓就是溝通和交流的重要性。”

  保羅回憶起在洛杉磯的某個清晨,當時保羅行駛在405洲際公路上,他打開手機查閱著十幾條未回覆的短信。他說道:“我給我的夥計們發了一些短信,但是就是沒有人回覆,當我問到他們的時候有人則會說‘噢,不好意思,我沒有看到短信。’拉倒吧,你們肯定收到了短信,只是不想回覆而已。”

  球隊的每個人都好像刻意的躲避著彼此,但是我厭倦了這樣的生活,我再也不能忍受了。如果有人向我尋求演唱會的門票,而我沒有的話,我一定會當面說出來。我認為彼此的關係也是如此,大家有什麼想法全都說出來。

  如果我們之間有分歧,那麼就讓我們把問題擺上桌面,一起來解決掉。我們可能會不同意彼此的看法,但是這沒關係,因為我們不會一直這樣下去。兩年前夏登和侯活之間也有矛盾,當初侯活加盟火箭隊的時候,火箭隊也準備了大學足球賽派對,但是沒有任何人參加。NBA的頂級球星們經常會各顧各地生活。保羅表示自己和夏登就此事有過交談:“夥計,我們可不能這樣。”

  保羅和夏登此前都擁有過超級球星隊友,他們都表示會想盡辦法去互幫互助。夏登能夠展示他在進攻端的天賦,保羅則能夠分享他在防守端的經驗。保羅和夏登在合作之後,彼此的球權都會減少,數據可能也會有所下降,但是帶來的好處則是職業生涯的延長。火箭隊一位受人信任的球員發展教練羅蘭說道:“他們之間找到了共存之道。”羅蘭早在夏登19歲,保羅20歲的時候就曾給他們進行過訓練。保羅對夏登說道:“我負責接發球,然後帶球到前場將球交給你,你意下如何?”

  他們在休賽期的臨時賽中進行了試驗,第一次是在拉斯維加斯的一個高中體育館,對手是火箭隊的夏季聯賽隊。一同亮相還有艾列沙和安達臣,三節比賽過後,保羅和夏登的隊伍落後了25分。羅蘭說道:“在那之後,他們開始加強了防守,並得到了大量的出手機會。他們在那段時間打出了一波瘋狂的進攻高潮,逐漸將比分追了上來。”在那一週里,他們一共在拉斯維加斯進行了三場臨時賽,保羅和夏登都是同一隊。

  參加完隊友阿里紮在加州橙縣舉行的婚禮後的清晨,當大多數客人仍然酒醉無力時,保羅和夏登已經驅車回到了德魯聯盟準備他們接下來的比賽。

  過去的十幾個賽季,保羅在場上的多數時間,都得通過運球穿過擁堵的人群來完成中距離跳投,但是現在,他發現場上的空間要比之前寬敞了兩倍。

  格芬和小佐敦都是典型的4和5號位球員,他們在場上只會迫使對手收縮內線。但是火箭不一樣,他們擁有一群三分狙擊手,比如安達臣和哥頓,他們的射程可以達到35英呎,忌憚於他倆精準的三分,對手都會選擇緊跟著他們。安達臣說道:“當我們在觀看錄像的時候,我們每次都會開懷大笑。當保羅和夏登與中鋒卡培拉在高位打擋拆之後,他們基本上都是一對一,因為沒有人敢放任兩個投手不管去進行補防。”

  保羅和夏登都是經驗豐富的突破手,同時又能夠在場上迅速做出最正確的決定。

  通過球隊的訓練營,保羅很快就熟練地領悟了德安東尼的進攻體系。德安東尼暫停了訓練,拿出一塊戰術板告訴保羅:“既然現在你已經清楚我們的戰術了,那你畫給我看看吧。”自打保羅首次與拿殊交手之後,保羅就開始默默地觀察德安東尼,保羅很欣賞德帥從來不會去叫停他的指揮官。

  在德安東尼擔任費城76人隊的助理教練時,他曾給過保羅一份新秀伊比的早期球探報告,然後當德安東尼的兒子被杜克大學錄取時,保羅又主動給他提供了很多的大學建議。

  保羅告訴米高-德安東尼:“你不要去杜克大學。”小德安東尼順利從維克森林大學畢業,現在繼續尋求更高的學曆。

  德安東尼拒絕了火箭隊加快保羅節奏的提議。德安東尼更傾向於讓保羅磨節奏,讓他自己在場上自由發揮。本賽季火箭隊場均出手43.3次三分球,排名第二的網隊是34次。保羅本賽季的三分球出手次數也是生涯新高,場均7.1次出手。德安東尼教練告訴他:“不要每次都尋求更好的投籃機會,你的每一次出手都是最佳的出手機會,你要相信自己。如果你想連續投5記三分,別管太多,大膽地投吧。”

  火箭隊在西岸排名第二,僅此於金州勇士,當夏登和保羅同時在場時,他們取得了18勝2負的優異戰績。在賽季初期保羅因左膝傷病缺陣的那三個禮拜,保羅參透了德安東尼教練的體系。安達臣說道:“我從來沒有見過有人能夠那樣去分析比賽,他將每個戰術視覺化的給我們進行講解。他告訴我們在什麼情況下應該在哪個位置去做掩護等等。”

  當保羅傷癒復出之後,安達臣注意到了一些很奇怪的事情。他說道:“無論什麼時候保羅將球傳給我,我就感覺我這球一定會投進。他每一次都能夠將球恰到好處的傳送到你手上。好吧,可能不是每次,但是大多數時候都是如此。”列迪克跟保羅在快艇當了四年的隊友,他預估地說道:“過去的四個賽季,他大概一共給我傳了5個糟糕的傳球吧。”

  火箭隊也開始逐漸習慣保羅那苛刻的傳球選擇。在本月火箭與拓荒者的賽前熱身中,保羅要求隊友們跑同樣的擋拆戰術四次,這樣他能夠記住整個的輪換。邁克-占士說道:“可能有些球員會因此感到厭倦,因為這是一件枯燥無味且冗長的工作。但是你不得不尊重發起這項工作的領導者。”邁克-占士是前黃蜂隊的控衛,如今在火箭隊任實習球員發展教練。

  保羅坐在芝加哥半島酒店一家空酒吧的二樓,一邊吃著龍蝦,一邊觀看著少年棒球比賽。

  他想念棒球比賽,他曾經在洛杉磯西岸的少年棒球聯盟擔任過兼職教練。在結束晚上的比賽之後,保羅會在第二天早上與兒子一起進行投球訓練並擊中飛球。

  保羅兩年前告訴小道奇:“你和你老爸的唯一區別就是我的工作會在電視上直播。”那個賽季,道奇所在的球隊取得了第二名,並且在季後賽中走的很遠。保羅執教的球隊排名第三,他深深地擁抱了自己的兒子直到眼淚流乾。

  保羅說道:“這是一個不平常的生活。”他可以與歌手Jay-Z和Bob Iger成為好友,每場比賽都能夠穿上最新的佐敦CP3戰靴,但是陪伴家人的時間卻很少。於是他開始尋求各種方式來平衡自己的生活,他與八歲大的兒子基斯二世一起玩500塊拚圖,與五歲大的女兒卡琳通電話,在聖誕節的時候陪伴家人觀看足球比賽和芭蕾舞演出以及在前院里玩假雪等等。

  在洛杉磯的時候,保羅早上6點40便開車送基斯二世去上學,他送小基斯至杜拉大道,隨後便繼續開往快艇隊的訓練館。

  父親是保羅最喜歡的角色,特別是關於體育方面。保羅說道:“我從來都不知道我是否對他們很嚴厲,當我們坐進車里時,我便會與他們討論比賽的事情。我會問他:“你認為你現在遇到的最大難題是什麼?你覺得自己該如何去解決?”但我從來都不想讓他們去恨我,覺得我對他們的要求太過於嚴苛,而覺得我不愛他們了。保羅讓兒子加入了休斯頓的業餘籃球隊。但是不久後又讓他退出了,因為保羅擔心孩子目前年齡還太小,承受不了巨大的壓力。

  去年春季的某天,保羅告知他的經紀人里昂-路斯和史蒂文-霍伊曼,他有考慮換隊的打算。CAA體育聯席主管豪伊-努周邀請保羅到他的辦公室進行談話。保羅既是豪伊的客戶也是他的知己,豪伊以為快艇的又一次季後賽折戩而歸讓保羅太過於情緒化。他對保羅說:“你現在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我認為你做這個決定之前最好跟家人好好商量。我知道你熱愛洛杉磯的生活,朋友以及環境。你的孩子們在學校里過得很開心。我清楚這一點對其他人可能不重要,但是你與其他人不一樣。你要清楚如果你離開了,那麼你在這裏安定的生活和社交圈都會被打亂。”豪伊也並不是為了家鄉球隊重新招募保羅,他只是站在一個密友的角度,簡單地提醒他做出這個選擇的背後,可能會產生的影響和後果。

  保羅說道:“的確,作為一名父親和丈夫,我深感有責任為我們的家庭負責。他們現在已經在這座城市安頓好了而且也在這裏過得很開心。但是我也覺得如果我連籃球都打不好,那麼其他所有的事情我還能做好嗎?”保羅的大哥CJ說道:“他不成為一個滿面愁容的父親。”在交易達成後,保羅給自己的兒子發了一條短信。有人問小基斯離開洛杉磯的感覺怎麼樣,他回答說:“我老爸說他不得不離開這,這是他的選擇。”

  保羅一家仍在適應新的環境以及新的生活。保羅會在下午4點鍾坐在沙發上打開電視,等待著新賽季東岸比賽的開始。11月份保羅帶著小基斯飛到了印第安納,德安東尼也讓他留在球隊的會議上。

  保羅反復表示因為要四處奔波他再也無法繼續執教,但是他每年夏季都會在Peach Jam業餘籃球聯賽現身。他能背出2020屆的前十球員,如果他們分在了保羅的隊伍,那麼保羅可能會跟他們合影,將他們的照片保存在手機裡面。保羅翻開手機照片時就會跟別人介紹說:“這是來自田納西的格蘭特-威廉士,這是杜克大學的溫德爾-卡達,這是阿拉巴馬的科林-塞克斯頓。”在保羅的北卡羅來納州溫斯頓-塞勒姆年度後衛訓練營中,他曾經親自傳授青年版的傑夫-堤格怎樣去完成偷球。保羅指導說:“如果一名球員用右手運球,那麼我便會一直給他的右手臂施加壓力。你覺得此時他會怎麼做?當他開始改換左手運球時,我就可以下手斷球了。”

  夏登今年28歲,比保羅要小4歲。他們倆就好像一個是大學新生,一個是畢業生。當夏登拉傷了腿筋時,這也是夏登職業生涯罕見的一次傷病。保羅就警告夏登說:“受傷的這段時間你可能會感到灰暗與孤獨。”燈泡組合仍然處在蜜月階段,火箭隊目前的情況也在朝著好的方向發展,人們一直期待火箭能夠與勇士在季後賽碰面,但沒人知道系列賽到底會在幾場之內結束。保羅承認:“我有時候還是會抓狂,但這就是真的我。”不過目前來說,我們都沒有發現夏登與保羅存在性格不合以及球風不兼容等問題。火箭隊的名人堂成員數量比不上勇士,但是他們堅信他們那危險的進攻體系能夠縮小自己與勇士的差距。

  他們目前維持的阻擊勇士的手段就是打出瘋狂的進攻,首先得分要達到125分左右,然後在適當的時間撲滅勇士隊的反擊高潮。上個禮拜六火箭隊以116-108再一次擊退勇士,賽季至今為止2比1領先對手。

  在馬丁路德金紀念日與快艇隊的那場比賽中,當保羅與格芬在場上喋喋不休的爭吵時,他實際上是在為德安東尼教練之前與格芬的爭論做辯護,而隨後艾列沙與格芬的爭鬥則是為了替保羅出頭。當更衣室的所有人都團結一致時,每個人都想著為隊友打抱不平。但事實並不是完全如此,在事情過去幾天之後,球員們大部分時間都在電話裡頭互相質問了對方。一些火箭球員甚至還親切地同一些快艇隊球員聊了聊天。保羅給李維士打了個電話,但是沒有得到回覆。NBA官方最終對艾列沙和傑拉德-格連做出了禁賽兩場的處罰,保羅和夏登沒有處罰。

  火箭隊與快艇的下一次碰面將是2月28號,屆時整個聯盟的焦點都將聚焦在斯台普斯中心,但對於火箭來說,這隻是普普通通的一天,他們在那之前還有更重要的比賽需要去準備。

  而當四月來臨時,保羅將會翻出十年前彼特森說的那番話反復斟酌,因為過去的這十年他已經經歷了太多風風雨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