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場均5分的昔日累贅!用鐵血防守換回尊重
2018年01月28日16:01
羅伯森
羅伯森

  一個令人遺憾的消息,安德烈-羅伯森賽季報銷了。

  在俄克拉荷馬雷霆與底特律活塞的比賽第三節,安德烈-羅伯森擺脫防守,同平時一樣試圖高高躍起完成「拆你屋」,但那一瞬間他的左膝彎曲無法發力,隨即失去平衡重重摔在地上。痛苦的羅伯森被擔架抬離球館,小凱撒球館上萬名球迷起立鼓掌致意。受傷離場前,他交出5分5個籃板和1次封籃以及全隊最高的+32的正負值。

  但羅伯森無法享受這些,噴薄而出的眼淚寫滿了沮喪,他知道他的賽季結束了。之後噩耗傳來,安德烈-羅伯森因左腿髕韌帶撕裂,賽季報銷。

  對於這一晴天霹靂,不僅羅伯森的隊友韋斯卜克、安東尼、亞當斯等紛紛送來祝福;居里和占士也不忘鼓勵羅伯森要堅強面對傷痛,甚至活塞名宿昌西-比盧普斯也在推特上送來祝福:“好傢伙,快好起來吧,球隊會非常想念你的。”

  各方的安慰與鼓勵對於羅伯森十分溫暖,在這陰翳的時刻,羅伯森收穫到了一個訊號:他已經憑藉防守,真正贏得了人們的尊重。用防守贏得尊重,為了這短短七個字,安德烈-羅伯森在這條路上孤獨的邁步五年,酸澀而艱辛。

  2016年西岸決賽第七戰,終場前最後一分鐘,雷霆86-92落後勇士六分,這次進攻雷霆不容有失。杜蘭特突破後吸引了勇士陣型的收縮,將球傳給了處在弧頂的安德烈-羅伯森。此時羅伯森的面前兩米空無一人,但在猶豫之間,他選擇將球傳給了底角有人防守的隊友,最終這次進攻以雷霆的失誤而告終。鏡頭對準了杜蘭特,他憤怒的質問著羅伯森剛剛為什麼不出手。

  作為二號位,安德烈-羅伯森職業生涯場均三分命中率只有尷尬的25.6%。在這樣絕命的生死時刻,羅伯森真的不敢出手。羅伯森找到了杜蘭特,他拍著杜蘭特的胸口,眼神的閃躲充滿了內疚。彼時,大概整個世界都在嘲笑這個拖累球隊進攻的傢伙,為什麼還可以站在場上。

  相較防守端而言,對一個球員的印象,進攻端的表現往往更加直觀。所以人們忘了,西岸決賽第四場,出戰40分鐘的安德烈-羅伯森交出了17分12個籃板和5次偷球的生涯最佳表現。雷霆狂勝勇士的炫彩之下,是羅伯森凶悍的防守與不惜力的衝搶籃板,無數次延緩了勇士隊反擊的節奏。

  人們也忘了在與馬刺的系列賽里,安德烈-羅伯森是如何成功限制科懷-李安納的。當羅伯森在場時,李安納的命中率不足43%;而當羅伯森不在場時,李安納的命中率驟升到54.2%。

  人們忘記的,不過是一個月內發生的事情。這彷彿是安德烈-羅伯森一路以來遭受的質疑。羅伯森知道自己進攻端的不足,所以他從不多說什麼。他一直致力的是用出色的防守來彌補進攻端自己帶給球隊的拖累。

  從連續兩年收穫賽季雙雙,二度入圍最佳陣容一隊和最佳防守陣容的光輝的大學生涯;到2013年NBA選秀大會上,成為被外界看輕的高齡新秀;到防守端的出色與熱情打動雷霆,最終投入雷霆的懷抱;再到他出場時間翻倍的增加,直至接替薩博-塞弗羅薩,成為球隊外線防守的核心……

  安德烈-羅伯森的成長之路清晰可見。他沒有嫻熟的進攻技術,他能做的只是不惜體力的防守去消耗對方箭頭人物的體力。羅伯森獲得的一切,都是用汗水與努力掙回來的。

  而今天,世界對羅伯森的看法已經成熟很多。人們終究明白,籃球不止有進攻,還有防守。而羅伯森的進化,更要感謝杜蘭特的決定。

  2016年7月,奇雲-杜蘭特奔赴奧克蘭。杜蘭特的離開,安德烈-羅伯森又一次在戰術地位上提升。他從二號位轉到三號位,填補了杜蘭特走後防守空間上的缺失。整個賽季安德烈-羅伯森出場79場,場均出戰30.1分鐘,拿到了生涯新高的1.2次偷球和1次封籃,生涯第一次入選最佳防守陣容第二陣容。

  人們看到了他防守端的才華,2.01米的身高,2.11米的臂展,防守非常具有侵略性,給人十足的壓迫感。面對不同的球員、不用的位置甚至不同的進攻習慣,安德烈-羅伯森總能快速做出的調整。此外,安德烈-羅伯森也是雷霆防守體系的重要一環。他憑藉超快的移動速度,從籃下干擾,補位再到換防到三分線外,防守覆蓋面積之大令人驚歎。

  但最難能可貴的是,羅伯森的防守動作很乾淨。他大多數時間都面對著對方進攻箭頭,但無論能否完成任務,他都沒有傷害對手。安德烈-羅伯森是一個真正令人尊重的防守者。他解答了人們長久的疑惑:“以他的進攻能力,為何可以在雷霆隊中坐穩正選。”

  這個賽季,隨著金馬倫-安東尼和保羅-佐治的加盟,安德烈-羅伯森可以將所有的精力投入到防守中。正如他自己說的那樣:“我不需要去充當多面手的角色,我要做的就是努力成為最棒的防守者,去防住對手陣中最好的攻擊手,為我們的比賽注入能量。”安德烈-羅伯森清楚自己的定位,他一直以來只專心做好一件事情。

  他是這麼說的,也的確是這麼做的。

  聖誕大戰,雷霆與火箭的死戰。終場前29秒,在主場球迷期待的目光中安德烈-羅伯森神勇的封籃了占士-夏登在三分線外的出手,之後他快速回防到空無一人的籃下,鬼魅般的斷掉了艾力-哥頓手中的球,扼殺了火箭翻盤的希望。羅伯森只得到8分,卻貢獻了4次偷球以及+14全場最高的正負值;兩天之後,安德烈-羅伯森更是給德瑪爾-迪羅薩一記重拳。在羅伯森的緊貼下,賽季場均25分,命中率47.3%的迪羅薩十六次出手僅命中四球,得到15分。

  在職業生涯的第五個年頭,安德烈-羅伯森的進攻依然不太好,他場均只有5分,三分球命中率僅僅22.2%,甚至不及生涯平均水準。但他在防守端的影響力,已經達到了生涯最佳。

  賽季至今,雷霆場均失分101.4分,高居聯盟第四,他們成為了一支真正意義上的防守強隊。而當安德烈-羅伯森在場時,雷霆百回合失分僅僅99.6分;而當羅伯森不在場時,這一數字則提高到了111.2。。安德烈-羅伯森在防守端的效率值,高居聯盟第五;防守真實正負值,聯盟前三。羅伯森對於球隊防守的作用顯而易見。

  事實上,俄克拉荷馬雷霆已經擺脫賽季初的混亂,奔馳在正確的軌道上。在贏下活塞之後,他們已經取得7連勝,而自從去年12月1日以來,雷霆戰績21勝8負,位居聯盟第二。安德烈-羅伯森,更有望生涯首次入選最佳防守球員第一陣容。

  這本是一個不擅進攻的大齡新秀,在不被世人看好的情況下,用自己在防守端的勤勉換來在聯盟立足的機會。就在他收穫著甜蜜的時候,傷病卻將他推入深淵。命運對羅伯森,著實有些殘酷了。

  而從傷感中走出來,此刻壓在人們心頭的疑惑更多的是:髕韌帶撕裂,到底意味著什麼?

  阿朗素-莫寧、莫湯保、格雷格-奧登、大衛-李爾無數中鋒在生涯的後期都遭遇了髕韌帶撕裂的打擊。對於巨人來說,毫無例外,這種傷病直接導致他們的生涯在倉促中奔向了終點。而本賽季的揭幕戰,林書豪一次突破倒地後捂著膝蓋,嘴裡不停地念叨著“我完了,我完了”。在汗水與淚水交融的臉上,映射出無比的痛苦與絕望。這個景象,想必直到今天依然令人記憶猶新。

  對於後衛而言,膝蓋的傷勢是毀滅性的。韌帶撕裂,讓他們漸漸失去速度,爆發力與敏捷性。而對於靠著速度、機動性與敏捷性在防守端立足的羅伯森,巨大的影響同樣引人擔憂。在這殘酷的現實前,唯一利好因素就是:羅伯森還不到27歲,他的身體有著更好恢復能力;而髕韌帶作為最粗的韌帶,傷情穩定後便不易反復。

  帶著祝福與鼓勵,26歲的羅伯森就這樣踏上了漫長的複健之路。他終究會回來的,他還會再用那一次次不惜體力的防守去征服球迷。對於安德烈-羅伯森而言,這便是他一生的使命。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新浪NBA公眾號

  (薑子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