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占士死敵成騎士救世主?這人也曾單換超巨
2018年01月25日15:17

佐治希爾
佐治希爾

  在競爭慘烈的NBA,安穩從來都只是極少數超級明星們的特權。香港時間1月25日,一個年過而立、渴望留在原地的男人,又將不得不離開。

  事情的原委是這樣的:

  薩克拉門托帝王隊沒有踐行他們對老將們的諾言。在經歷了失敗的半個賽季之後,他們決定將全部空間留給年輕人。換個難聽點兒的說法:帝王要徹底擺爛了。

  這是佐治-希爾所不能容忍的。比如,他曾在2017年12月3日,帝王輸給公鹿的第四節被死死按在板凳席上。賽後,他在個人社交媒體上發出了一連串憤怒的表情符號。

  他可以接受達龍-費斯導師的角色。但要他將自己職業生涯的巔峰期完全為一個小毛孩子做嫁衣,佐治-希爾做不到。

  但是,可能連他自己都沒想到的是,自己還沒主動提出離隊申請,帝王就率先將他擺上了貨架。

  深陷泥沼的克利夫蘭騎士希望得到這位經驗豐富的高大後衛。而無論他們能否拿出足夠誘人的籌碼,帝王都在持續推動換走佐治-希爾的交易。

  兩年之內第三次搬家?無論新家在哪裡,從佐治-希爾過往的經歷來看,他都不會喜歡這一過程……

  少年時代,佐治-希爾甚至想一輩子都呆在家鄉。在印第安納州的印第安納波利斯,他輕易地在同齡人中脫穎而出。讀高中時,他跟另外六位青年才俊被併稱為“印州七傑”。

  這六人包括了在日後名聲大噪的格里格-奧登、邁克-康利和艾力-哥頓。而在當時,他們簡直就是當地籃球世界的傳奇人物。

  高三那年,佐治-希爾單核率隊挑戰奧登和康利。在十年之後回憶起那場比賽時,他仍掩飾不住眉宇間的得意:

  “因為我比奧登大兩歲嘛,比賽剛開始,我就帽了他一個。”雖然還只是高中生,但當時的奧登,已經是同齡人中的一座大山了。

  “隨後,他又還給了我一個封籃,但那不重要……”

  高四那年,佐治-希爾場均轟下了36.2分,當選全州得分王,在七傑之中徹底地威風了一把。

  隨後,自然而然地,他收到了來自全國名校的邀請函,其中就包括本地的名校,印第安納大學。

  從對大學的選擇,就能看出佐治-希爾骨子裡是個不願意挪窩的人。他最終放棄了各大名校的全額獎學金,選擇了離家更近的印第安納大學普渡分校,只為了照顧身患重病的外曾祖父――作為家裡的獨子,佐治-希爾自幼深受外曾祖父的疼愛。

  戲劇性的是,僅僅是決定加盟印第安納大學普渡分校的幾個月之後,佐治-希爾還沒正式進入大學,他的外曾祖父就逝世了。

  此時,佐治-希爾仍有機會考慮其他名校。但為了履行對外曾祖父的承諾,他仍選擇留守家鄉。

  所以,在讀完大三參加選秀,並在首輪第26順位被馬刺選中之後,佐治-希爾狂喜的同時,也一定隱隱有些憂慮――那是他人生中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背井離鄉”。

  幸運的是,他加盟的球隊,恰恰是整個聯盟里最具有家庭氛圍的馬刺。

  更幸運的是,作為一名攻守均衡的高大後衛,他被普波域治視作了托尼-帕加的接班人。

  於是,僅僅是職業生涯第二年,佐治-希爾就在78場比賽里打了43場正選,場均拿到12.4分、2.6個籃板和2.9次助攻,命中率高達47.8%。

  在馬刺,佐治-希爾從一個大學生成長為了敢指著鼻子跟高比互懟的狠角色。與此同時,他的上限卻也逐漸顯露。大局觀和組織能力平庸的佐治-希爾完美地完成了分內的每一份工作,但跟普波域治幻想中的那個GDP接班人,卻總是有那麼一些差距。

  直到2011年,普波域治在另一位寡言的黑人新秀身上看到了佐治-希爾缺少的東西。

  我們都知道,那位少年就是科懷-李安納,多年的MVP大熱門。但在當時,為了得到他而送出佐治-希爾,仍令普波域治心痛。

  “我們當時坐在辦公室里,都快要窒息了。即使我們當時能用佐治-希爾換來的不是15號簽,而是11號、12號,我仍會那麼糾結……”

  “我和丹尼-費雷(時任馬刺CEO)面面相覷,好像都在問對方:‘我們真要那麼做嗎?’他(佐治-希爾)可是我最喜歡的球員之一了……”

  最終,普波域治決定下注,並且賭贏了一切。溜馬或許算得上這場賭局的輸家,但佐治-希爾不是。

  因為溜馬,正是他的家鄉球隊。

  在溜馬的第二年,佐治-希爾終於坐穩了球隊正選的位置。2012―2013賽季,他76場全部正選,場均出戰34.5分鐘,拿到14.2分、3.7個籃板、4.7次助攻和1.1次偷球。

  與此同時,溜馬也集齊了保羅-佐治、大衛-韋斯、羅伊-希波特、蘭斯-史提芬森和佐治-希爾這“印城五虎”,崛起為了足以挑戰三巨頭時期的熱火的東岸新貴。

  然後,跟此前的公牛、此後的速龍一樣,溜馬作為勒邦-占士的眾多挑戰者之一,卻始終無法踰越這座大山。

  2014年夏天開始,史提芬森為了大合同加盟黃蜂、保羅-佐治遭遇斷腿風波、大衛-韋斯逐漸老邁,新貴溜馬迅速垮台。

  所謂覆巢之下,豈有完卵。佐治-希爾雖然在2014―2015賽季場均轟下16.1分、4.2個籃板、5.1次助攻和1次偷球,當選球隊得分王,但他因為傷病只打了43場常規賽。等到球隊在此後一年決定圍繞保羅-佐治重建之時,他也成為了家鄉球隊的棄子。

  2016年休賽期,佐治-希爾在一樁三方交易中被送到了猶他爵士。在那裡,他遇到了一位故人――哥頓-希禾特。作為老鄉,佐治-希爾年長希禾特4歲,曾經也是後者年幼時的偶像。

  在爵士,兩人攜手打出了不俗的成績。爵士身居西岸第五,並且殺進了季後賽第二輪,而佐治-希爾更是轟出了職業生涯巔峰的場均16.9分。

  可惜的是,這段巔峰來得快,去得也快。由於爵士的薪金空間無法為佐治-希爾提供一份大合同,而2017年休賽期又幾乎是31歲的佐治-希爾最後一次謀求高薪長約的機會;再加上希禾特遠走波士頓,佐治-希爾也決定離開爵士。

  如果說前兩次“搬家”,都是佐治-希爾不得已而為之。那麼去年選擇帝王,則是他首次想將命運握在自己手裡……

  遺憾的是,由於帝王管理層的不靠譜,佐治-希爾再次面臨了文章開頭提到的窘境。

  這就是職業體育的殘酷之處:一位從印第安納走出的球星,小半輩子都在兢兢業業地打球。但到了NBA,他卻似乎從來都沒掌握過旅程的主動權。

  既然如此,無論是他本人還是他的球迷,都只能祈禱命運推他走向下一站時,能仁慈一點,為他安排一個好下家。

  比如,一支爭冠球隊?

  那麼,克利夫蘭騎士,會是正確答案嗎……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新浪NBA公眾號

  (南安北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