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手記:八訪達沃斯 那些名利、悲喜與誇誇其談
2018年01月24日02:58

  我在達沃斯第八年,那些名利,悲喜與誇誇其談

  文/新浪財經歐洲站站長 郝倩 發自達沃斯

  22日一早7點,還看不到天光。我們在綿綿細雨中從蘇黎世一路往東,大巴停在Kloster只有10公里的半山腰的停車場里不再前行。司機解釋說需要下車給車輪加上雪鏈,大雪封山,出行不易。今年是近20年來阿爾卑斯山脈雪勢最大的一年,很多歐洲城市都過了一個白過了的“白色聖誕節”。對於海拔1500米往上的達沃斯來說,不僅從外面進山難度加大,就連小城內掃雪清路都來不及,對此達沃斯市長也覺得無計可施。

  平日裡即使有積雪,這十公里的路程開車也只需要半個小時,可這次剛開了一半就被妥妥的堵在路上,兩個小時動彈不得。路上的積雪都還沒有完全清空,加了雪鏈的輪胎從撒了一層鹽粒的路面上碾過,吱吱啞啞的聲音坐在大巴里也聽得清楚。這樣令人煩躁的路況和各種不便利,高到令人咋舌的成本都絲毫擋不住那些國際精英的趨之若鶩,這等號召力,大概也只有世界經濟論壇冬季年會才有。

  從2011年開始,這是我來達沃斯參加世界經濟論壇年會的第八年。來達沃斯的第一年,這個論壇更多還像是西方世界的高級別年會。基本看不到幾張中國臉孔。當年歐洲債務危機再度發酵,西歐幾個國家的最高領導人幾乎都悉數到席,安撫市場的恐慌。歐美金融市場的混亂讓“世界權勢的轉移”成了當年最有個性的預測,稱歐洲將遠離權力中心,中印將是台上台下主角。或者說白了,全球經濟實力正在向東方轉移。

  在之後的兩年,歐債危機給全球經濟帶來的恐慌並沒有消融,迷失的世界經濟還在尋找方向。發達經濟體複蘇前景不明、新興經濟體面臨轉型,那大概是我所經曆的氣氛最悲觀的一次年會了。但是很快,全球經濟形勢開始好轉,企業家也都開始樂觀起來。2014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兩年來首次上調對世界經濟增長預測。這一年的話題討論也開始集中到歐洲重返增長軌道、金磚五國所面臨的挑戰、貨幣政策走向、從危機到穩定的路徑等等。從此之後,之前已略顯支離破碎的全球經濟慢慢站了起來。

  2016年年會時,代表們還覺得“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和“英國公投脫歐”都僅是笑談,未曾想這世上其實沒什麼不可能的。到2017年,“全球化”和“反全球化”漸行漸遠。

  八年抗戰般的參加達沃斯冬季年會,每年的感覺都不同。我覺得這個被稱為全球最大名利場的年會就如同一個溫度計,每年大家都要來聚一聚,試試水溫,悲觀的情緒和樂觀的情緒一樣都會傳染。我採訪了一位德國企業的CEO,這位第一次參加達沃斯的優雅女士對我坦言,在年會開幕的第一天,前6個小時,她對達沃斯的印象如同“快速約會”,參加一個討論,認識一群同僚,兩三分鍾就要弄清楚別人的想法,如果正好和自己切合,那就直接換名片,會後細聊。時間太緊,要見的人又太多,根本沒有時間去慢嚼消化。

  很多參會嘉賓到了達沃斯基本都是早上4,5點就開始一天的議程,從早餐會到晚宴,再到夜宴酒會,沒覺睡沒空吃飯都是常有的事。他們來達沃斯之前看到的都是印著阿爾卑斯山的迤邐風光的明信片,來了之後看到的則是混雜著冰雪,被鏟雪機和車輛碾到髒兮兮的路面,以及一年比一年更擁擠不堪的交通。

  一位四大會計師事務所的高管說起來很無奈:會議的穿梭接送車永遠滿員,就算擠上了也會被堵在路上。所以最佳的出行方案就是步行。因為總要從一個場輾轉到另一個場開不同的會,他每天的步行總量輕鬆超過兩萬步,比平時在健身房的鍛鍊指標還高。

  8年下來,眼看著來達沃斯的人越來越多,店舖也都逐漸被大企業包場,當年達沃斯的街道上還有各種生意清淡的店舖,甚至還有擺攤兒4瑞郎一根賣烤香腸的。現在走在冰凍的街道上,基本每五分鍾都會有銀行,諮詢公司,保險公司設的小攤子,從熱巧克力,熱咖啡,甚至是分發免費熱湯和華夫餅。

  還有達沃斯每年都會被吐槽的高物價,8年下來,已吐槽無力。我們新浪財經的報導團隊這些年也不過就輾轉過兩家青年旅館。一間不帶廁所可以放兩張床,幾平方米見方的小房間,即使是聖誕節房價也高不出100瑞郎(人民幣約700元)一夜,還免費取消。一開論壇,一間房價立刻水漲船高到4300人民幣,必須提前全款支付。所謂“一床難求”,真的不是笑談。

  今年官方數字是有3000位嘉賓,其中900位首席執行官或是公司主席。但實際上,在平時1.1萬常住人口的達沃斯,達沃斯年會期間的人口多出2萬。在2001年,達沃斯冬季年會多帶來不到7000人口,2011年,也是我第一次參會的那年,參會人員超過了一萬。

  為了保衛達沃斯,2011年瑞士調用了4000名士兵,其中包括2500名瑞士空軍,以及戰鬥機和直升機。今年這個數字增加到5000,此外還有所有可調動的警力。這些警察和大兵都說著不同的語言,德語法語意大利語,也算是一次瑞士軍方大團聚。雖然美國總統到底最後會不會出席本次年會至今依然未可知,可印度總理,加拿大總理,英國首相,法國總統,以及意大利總理都會出席,這個陣容還不夠讓瑞士警方精神緊繃麼?

  在達沃斯看到的這個微縮的世界就猶如人生,喜怒哀樂,高低起伏。而與會者都是站在這個世界金字塔尖的人,他們似乎站在雪山之巔審視這個世界,然後提出些野心勃勃的解決方案。8年來―實際上從更久之前―世界上發生的重大政治、軍事、安全和社會事件多在論壇上得到反映。從歐債危機到敘利亞戰火,再到難民危機,英國脫歐,第四次工業革命,中國經濟轉型,美國大選撲朔迷離,科技改變製造業生產形勢―世界永遠不缺問題,達沃斯永遠不缺話題。是改善一個有問題的世界,抵禦一個充滿敵意的世界,抑或是僅僅在觥籌交錯中加進各方合作,這些都不重要。畢竟要在同一時間將完全不同背景,身份,產業和利益訴求的人都塞進同一個丁點大城市,這已經是是一種成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