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信渴求 偉仔的眼神
2018年01月21日14:16
偉仔的眼神,令王浩信入迷,也想擁有。

【星島日報報道】如果你掏心掏肺的去做一件事,那份認真和熱情,是有無限量感染力,令身邊每一個人都體會共鳴。

這是一個好演員必然具備的特質。

在王浩信身上,這種感覺愈來愈濃烈,彷彿演戲就是生命的一切。猶幸還是會由火星回到地球,呼召的人是家里的老婆和女兒。

生活因為擁有種種才得豐盛多姿采。

佛說:無論遇見誰,他都是你生命里該出現的人,都有原因,都有使命,絕非偶然。每一個人的出現都是「緣份」,都值得「感恩」。

王浩信想向一個人說聲謝,令他在演戲方面開了竅。

他就是郭晉安。

兩個人首次相遇於電視劇《致命復活》,在越南拍外景,每天大清早4時出發,開車四小時才到達拍攝現場,王浩信和這個亦師亦友的拍擋可以在車上傾足三個多小時,天天如是。

向安仔說聲謝

「我們很投緣,彼此有很多關於演戲的分享,他令我開竅,撞車的時候他也在現場和我一起經歷,所以給了我很多鼓勵,之後的《致命復活》、《不懂撒嬌的女人》到《溏心風暴3》,他都給了很多演戲方面的啟發,令我找到更清晰的演出方向。」

因為他倆都很喜歡一位前輩,郭晉安如是跟他說:「這個演員的演出每一秒內心都充滿掙扎,所以他在每一個演出都是有內容,絕不空白,我記在心上,於是在每個角色中尋找每一刻他是在想甚麼,令自己更加認識角色。和安仔傾偈,往往是我講完一個題目,他可以給我十樣不同的東西,之後我又再加十樣,這種互相撞擊的感覺十分強烈。我倆同樣喜歡的前輩是誰?不就是梁朝偉呢!」

母愛滋潤

本來出生於富裕家庭的王浩信,自小被媽媽溺愛,他形容那是洶湧的愛。直到15、16歲,家里經濟出現問題,媽媽又身患惡疾,王浩信惟有放棄美國的學業,回來香港守在媽媽身邊。

「沒錢再回去,便去唸設計,反正自小喜歡畫畫。媽媽對我影響很深,母愛滋潤我的成長過程,導致我對女性感覺親密些,所以我比較少男性朋友,別人說我暖,大抵是我懂得照顧人。」

高大但無自信

王浩信自言是個沒自信的人,初入行時十分無厘頭,說話內容很無聊,現在才懂得聆聽變得收歛。

「別瞧我長得高大,我最有自信就只有拎着畫袋的時候,覺得自己最『正』的東西都在里面。有人問我要做模特兒嗎?自小對這行業有點憧憬,跟對方上樓,以為拍些證件相之類,誰知對方要我給報名費。『咦?咁似騙案,但我無理由咁好彩啩?』他要我給1000元,沒有呀,500?都無?100啦!最後50元也收。心里就覺得都是被人騙的了。小時候我真的想考小演員,亦試過拎藝訓班的報名表格,和家人說想做電視,因為有一半是潮州人,他們覺得不幫家里做生意,為何要跑去做咖哩啡,結果最後我還是做了演員。我不是要扮勁扮偉大,而是衷心很想為香港年青演員可以再努力做一些事情,我總是認為不論是演員或是藝術工作者,都好像一個運動員,你是代表自己的界別去拼搏,去做到最好。我覺得幸運的是可以做到自己喜歡的工作,就襯自己還年青,不是太多皺紋的時候演出多些作品,讓觀眾看得賞心悅目些。」

靈魂是空洞的

由《踩過界》到《溏心風暴3》,王浩信已經是徹底被掏空了,靈魂是空洞的。

因為太理智,處理傷感情緒一直是他最難克服的。「拍《踩過界》每天我都要讓自己嚎哭一次,剛做演員時我好悲觀,常常問梁朝偉、陳坤的眼神為何可以如此憂鬱,可以培養的嗎?曾經看過一個張國榮、張曼玉和梁家輝的專訪,談到我們的眼睛是沒法子隱藏的。你看梁朝偉在聆聽時,自己是會作出很多思考,當中充滿喜怒哀樂,他的眼神很好看,我很想自己擁有這種特質,有時發覺自己都會這樣,是一種佻皮的感覺。你問我將來想做甚麼?我想做喜劇,現在去演一些開眼的角色時,發覺眼睛的豐富度跟以前很不同,開始視一個角色是一種畫風,你想怎樣演給觀眾看,就開始自己創作。

「做了這行十一、二年戲,這段時間才有機會遇到好角色,所以要好好把握,我希望大家記得我是一位演員,多過是一個family man。」

地球上的美麗小島

幸福,不需要轟轟烈烈,熱情奔放,它也許是淡淡的,如涓涓細流滋潤心田。

歐陽震華某天跟王浩信說:「我的朋友看你的戲,覺得結婚後的你,連說話都變得可信了!」

「這點我認同,有了家庭孩子要負的責任自然大了,以前擔心做這行婚後就少了觀眾喜歡你,我跟自己說你就更加努力些,演多些好戲,做實力派。女兒到這個年紀開始懂性,父母在不在身邊她是知道的,即使有大條道理是要去搵錢養家。太太已經變成親人,是一種習慣,互相照顧,甚麼都有傾有講。女兒是我們地球上的美麗小島,現在的小朋友需要花很多時間照顧,我和太太回家就傾女兒的學習問題,如何面試考學校,在家里講廣東話、英文還是國語?這些學前準備令我變得入世,太太花的時間更多,更肉緊,我不是要做怪獸家長,我是重視她的成長環境,小朋友如果連童年都不開心,這樣的人生實在太悲哀。太太一直都想爭取工作的成績,尤其對演戲的興趣特別濃厚,只是前兩年她要花時間去照顧孩子,而我就負責出去打併養家。我倆有共識,一定要有父或母其中一個留在女兒身邊,這是非常重要的。」

撰文∣施麗珍 攝影∣譚志光 場地∣琉璃工房(又一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