顛覆認知!這名中國博士宣佈,你的房子可以直接發電了!
2018年01月18日07:31

玻璃,可以說是人類最偉大的發明之一了。

從幫我們擋風遮雨的窗戶玻璃到電子信息領域的重要材料,玻璃都閃耀著不可代替的光芒。

可是,你見過能自己發電的玻璃嗎?

近日,海歸博士,成都中建材光電材料有限公司總經理潘錦功和他帶領的團隊就將其變為現實:

一塊1.92平方米重30公斤的“發電玻璃”,每年可以發電近300度,如果用上兩三塊,就基本能滿足一個家庭全年用電!

▲《西望成都》節目視頻:成都智造――玻璃變發電廠

掛在牆上的油田

發電玻璃又叫碲化鎘薄膜太陽能電池,被譽為“掛在牆上的油田”!

每經小編(微信號:nbdnews)瞭解到,生產一塊長1.6米、寬1.2米的發電玻璃,只需要55秒的時間,而它的光電轉化效率卻高達17.8%,媲美普通的傳統矽太陽能板。即便是光線很弱的情況下,也能通過光電轉化產生電能。換句話說,三四千塊這種玻璃產生的電量,就相當於一口普通的油井一整年產的油所能轉化的電量。

1月17日,成都中建材光電材料有限公司黨委書記殷新建在接受蓉城政事(微信號:znaitz)採訪時候表示,玻璃由無色變成黃色再變成黑色的過程就是安裝上電池發電的過程。而電池的形成,是因為鍍上了發電層。殷新建解釋道:

薄膜弱光發電玻璃產品是在普通玻璃上鍍上碲化鎘光電材料,讓普通玻璃從絕緣體變成可導電的導體,進而變成可發電的建築材料,實現了玻璃與材料的有機結合。每塊發電玻璃的發電層經過激光的刻蝕,形成214個串聯的小電池,也就是黑色玻璃上肉眼可見的白色線條。兩塊玻璃合一,通過背電極的接線盒收集電,便能發電,導入逆變器後就能直接使用了。

此前,國際上最大的單片碲化鎘薄膜發電玻璃是0.72平方米,一直未能獲得突破。要把4微米厚、相當於百分之一頭髮絲粗細的碲化鎘薄膜均勻地、不間斷地鍍在玻璃上,難度非常大。

據四川日報此前報導,潘錦功正是用6年多時間推動了一次傳統玻璃工業的供給變革:打破國外巨頭壟斷,把平板玻璃從建築材料變成可發電可濾光的功能材料,把建築外牆變成了“發電站”。

中國工程院院士顧真安評價,這為中國從建材玻璃大國提升為電子玻璃強國、半導體材料強國打下了技術和材料基礎。

年薪只要1元錢的海歸博士

▲潘錦功(圖片來源:《西望成都》截圖)

戴著眼鏡,背著黑色雙肩包,潘錦功給人的印像是謙遜禮讓。辭去美國新澤西理工學院的職務,他於2011年來到成都,目前擔任成都中建材光電材料有限公司總經理。讓人詫異的是,作為一名海歸博士他的年薪僅是1元錢。潘錦功曾告訴華西都市報記者:

“我這個崗位的年薪是30萬元,但我只要1塊錢。因為我們做科學的,深知做科學一定要有犧牲精神。”

我們往往只仰望成功者站上高峰的颯爽英姿,卻很少追問這一路爬坡上坎的艱辛。潘錦功的回國創業路始於光伏產業如日中天之時,但他甫一涉足,即寒冬已至,哪怕技術路線再如何不同,也難遭株連命運。據四川日報此前報導:

2013年,公司面臨資金斷裂;

2014年,面臨團隊分崩離析;

2015年,不少員工又被人高價挖牆腳。

所以四川日報的好多次採訪,都見潘錦功在辦公室里吃泡麵。有一年去省上領“四川省頂尖創新團隊”的獎,為了省點打車費,他是趕公交再轉乘地鐵去的。回來抱著牌子,都不好意思被人看到。

用潘錦功的話說,“創新創業路上,眼裡都是淚水,步步都是血印。”

潘錦功還有些夢,看起來“天馬行空”。“發電玻璃”的承載能力強,可以直接鋪設在道路路面上,一旦與電動汽車的移動充電技術銜接,馬路就變成了“充電寶”。

回望來時路,潘錦功感慨:

“感謝國家,給了我們報國的機會;感謝時代,把機會給了願意堅持的我們。”

他的緊迫感卻無法消除。“我們也就領先世界水平2-3年,只是暫時的領先,不能止步不前。”

每經編輯 李淨翰

每日經濟新聞綜合

蓉城政事、西望成都、

華西都市報、四川日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