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沙“二十四節氣詩會”傳承傳統文化
2018年01月09日17:13

  新華社長沙1月9日電 題:長沙“二十四節氣詩會”傳承傳統文化

  新華社記者柳王敏

  舞台中央,5名身著漢服的女子手捧茶杯款款走來,琴音響起,一場由瀟湘詩會主辦的“二十四節氣詩會”之“小寒・養生”專場詩會7日在長沙舉行。

  2016年11月30日,“二十四節氣”被正式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受此啟發,由誌願者組建的瀟湘詩會在2017年舉辦“二十四節氣詩會”。一個節氣一場詩會,吸引大量現場觀眾,通過新媒體直播等傳播方式,已獲得十萬多人次的關注,有力推動了文化傳承。

  詩會風格接地氣

  “二十四節氣詩會”不只是詩人、朗誦家的詩會,豐富多彩的節目內容、深入社區的舉辦地點、與百姓生活十分接近的表達平台,如此接地氣的風格,使得原本高雅的詩歌文化推廣到了普通群眾中間。

  “‘小寒’是二十四節氣中的第二十三個節氣,也標誌著一年中最寒冷的日子到來了。我們選定的主題是‘養生’,將地點選在中醫館,可以說非常貼切。”瀟湘詩會主要召集人、詩人胡述斌說。

  “每一期我們發佈預告,不只詩友們期待,社區群眾很多也都慕名來打聽,詢問怎麼參加,有哪些活動。”詩會策劃誌願者晏曉鋒認為,如何將高雅的詩歌融入市民文化又不流於形式,首先得在詩會節目質量和平衡上下工夫,選擇什麼節目,由誰來表演,都會考慮層次和平衡。

  節氣知識講解、傳統文化表演、朗誦、吟誦、故事講演,古典詩詞、現代詩、散文等等,靈活新穎的形式和內容,將一場與詩歌的約會,變作文化的視聽享受。

  “參加詩會對於孩子的影響是潛移默化的,特別是那些融入了我們民族優秀傳統的古典詩詞,比如講‘孝’,詩歌《遊子吟》小孩子就非常喜歡,沒有說教的成分,但孩子能夠明白母親的付出。”市民王瑛瑩參與了“秋分・齊家”的專場詩會,她告訴記者,現在小孩在家裡也搞詩會,晚上都不看電視了,拉起家裡的長輩,就開始讀唐詩。

  詩會主題正能量

  “冬至古時稱歲首,有拜長輩的習俗,主題為‘景仰’;‘瑞雪兆豐年’,‘大雪’的主題是‘嚮往’;霜降前夕,重陽將至,‘霜降’的主題為‘孝老愛親’。”胡述斌對於節氣主題的確定費了一番心思:“不僅要體現節氣特點,更要接地氣,要與平常百姓生活相關,在詩歌中有體現,還能講出故事。”

  據瞭解,作為我國傳統文化中表示季節變遷的特別節令,“二十四節氣”是認知一年中時令、氣候、物候等方面變化規律的重要時間節點,蘊含著豐富的文化意涵。

  作為“二十節氣詩會”策劃人之一的宋專資說,純粹的農業文化現在在都市里推廣比較困難,結合詩歌這種藝術形式來表達,既能讓人們認識到傳統文化的魅力,同時還能提高人的審美情趣。

  主題正能量是詩會吸引人的重要因素。在“立冬・養氣”詩會中,從孟子的《我善養吾浩然之氣》到文天祥的《正氣歌》,從梁啟超的《少年中國說》到紀紅建的報告文學《鄉村國是》,詩友們以鏗鏘朗誦帶聽眾領略人之正氣、文之正氣、國之正氣。

  詩會誌願者熱情投入

  “詩會第一場我作為聽眾參加了,當時就被感染了,後來通過慢慢接觸,現在已經參與詩會的策劃和籌備工作。”80後雷燁告訴記者,詩會營造了一種很好的氛圍,吸引了很多誌願者和義工的熱情投入。。

  “詩會並不是協會或學會那樣的組織機構,瀟湘詩會經過二三十年的發展,現在成了一個文化品牌。”胡述斌認為,人民群眾對於文化品牌的認同感較強,瀟湘詩會在湖南尤其在長沙地區知名度較高,隨著“二十四節氣詩會”的舉辦,吸引了一些義工和誌願者參加,很好地做到了一種文化傳承。

  “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因為詩歌而走到一起。詩會彙聚了多種資源,提供了一個供人成長的平台和空間,從詩歌朗誦、音樂製作、視頻後期、攝影攝像等,既是彙集人才,也是鍛鍊人才。”晏曉鋒說。

  “近幾年來,詩歌開始逐漸走向複興,走進百姓生活,成為市民文化的一部分。”瀟湘詩會創始人之一、詩人李少白告訴記者,隨著我國社會逐步走向全面小康,人民群眾對精神文化的需要將越來越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