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芯片到家電 這些年中國收購的海外技術公司
2018年01月06日00:40

  本文來自微博號:深圳寧南山

  歐洲成為中國最大的技術來源地,美國日本對中國提防心較重

  在之前的文章裡面,例如《打破白人霸權,世界五百強裡面的中國製造業》,已經提到了一些中國巨頭海外收購的案例,典型的是中國化工公司,通過收購先正達一躍成為世界級四大農業化學品和農藥巨頭之一,和巴斯夫,陶氏-杜邦,拜耳一起成為世界四巨頭。

  通過收購倍耐力一躍成為法拉利,蘭博基尼,保時捷等豪車輪胎供應商。通過收購克勞斯瑪菲機械公司,成為汽車零部件生產設備製造商。目前該公司作為一家中國國企,16萬員工有8.3萬在境外工作,堪稱海外併購之王。

  但是事實上,近年來,在中國還有很多公司,通過海外併購,極大的提升了自己的技術能力和綜合實力,具備了世界競爭力。

  豪華遊艇

  海天盛筵我想中國的網民都聽說過,作為中國富豪和外圍女的聚會,豪華遊艇是必備之一,只要用百度(245.7174, -0.01, -0.01%)圖片搜索下“海天盛筵”四個字,就會出現大量各種比堅尼與遊艇的圖片。儘管中日韓是世界前三的造船大國,但是在造船業,豪華郵輪和豪華遊艇這樣的高級消費品,歐洲還是佔據頂端的位置。

  就跟手錶和奢侈品一樣,儘管亞洲的日本韓國中國已經在製造業上崛起,但是富人們想買的高級貨還是得去瑞士,法國和意大利。

  全世界最大的豪華遊艇製造商是意大利的法拉帝集團,該集團成立於1968年,旗下總共擁有8個遊艇品牌。

  實際上,世界前十的遊艇品牌,法拉帝集團就占了四個,分別是法拉帝(Ferretti)、博星(Pershing)、麗娃(Riva)和博川(Bertram)(博川現在已出售)。美利堅前總統克林頓就說過,他想擁有一搜Riva豪華遊艇。

  2012年,中國濰柴以3.74億歐元的抄底價格收購了法拉帝75%的股份,實現了絕對控股。2016年,法拉帝公司扭虧為盈,當年實現了1.46億元人民幣的利潤。

  另外,2017年10月,中國的鋁材企業忠旺集團也宣佈收購了以澳洲為基地的全鋁合金超級遊艇製造商Silver Yachts Ltd。控股權。SilverYachts在設計和製造大型、全鋁合金、空氣動力設計、高性能、低油耗的超級遊艇業務領域是領軍企業之一。

  其產品被冠以‘海上超級跑車’的稱號。是目前全球唯一有能力設計並生產70米以上大型全鋁合金超級遊艇的企業。鋁合金船身讓SilverYachts的遊艇具備更輕更快的優良特性,在速度和燃油效率上均代表了世界頂級水準,是已建成遊艇中航速最快的常規動力遊艇。

  中國忠旺借助此次收購首次直接進入下遊終端製造,保證其鋁合金材料的高端應用有市場。

  可以說,世界遊艇產業,中國不僅是主要玩家,而且已經是最大的玩家。世界各地的富人,在購買遊艇的時候,都在為中國人的腰包做貢獻。

  當然,豪華遊艇的製造技術,主要還是在歐洲手裡,我們雖然買下來了一些品牌,不代表技術已經朝中國轉移了,研發設計製造仍然在歐洲。

  除了收購外國公司以外,中國本土公司也有製造豪華遊艇,長度200英呎以上的超級豪華遊艇,中國的中集來福士是亞洲唯一的製造商還實現了出口,日本韓國均不能製造。

  但是呢,這個總體設計仍然主要是歐美設計師完成,包括很多設備仍然是從歐美進口的。遊艇是造船業的高端貨,畢竟是給富人享受的奢侈品,中集來福士目前正在建造的一艘88米長的超級豪華遊艇,預計2018年交付,價格能夠到1億美元。

  圖像傳感器和移動GPU芯片

  嗯只要說起手機等電子產品裡面的日本製造,必然會有人說,iphone,華為,Samsung等智能手機的鏡頭是日本設計製造的。

  這個認識是完全錯誤的,因為鏡頭模組目前全球最大的兩家公司是中國的舜宇光學和歐菲光。一個世界第一,一個世界第二。

  日本主要是有兩家,一家Sharp,一家Sony,這兩家都是高端鏡頭模組廠家。但是呢,目前Sharp已經被富士康收購了,Sony鏡頭模組2015年出貨約1億顆,營收10億美金,68億人民幣;2016年大約出貨1.4億顆,營收15億美金,約100億人民幣。

  但是Sony鏡頭模組的主要工廠中國華南廠已經在2016年11月被歐菲光收購,而日本本土的熊本工廠一直處於只有產線沒有量產的狀態,所以Sony也基本退出了鏡頭模組生產領域。除了鏡頭模組的製造以外,裡面的鏡頭主要是台灣大立光和大陸舜宇光學生產,

  日本還剩下的優勢項目主要是鏡頭模組裡面的圖像傳感器,目前Sony,Samsung和豪威科技是三巨頭。尤其是Sony佔據優勢地位,圖像傳感器也是日本可以說近年來非常罕見的市場份額和利潤都出現大幅上升的產品,給Sony帶來了不少利潤,也是衰退大背景下日本製造難得的亮點。

  Sony在圖像傳感器領域的崛起,必然會有犧牲者和失敗者,那就是在2011年還排在圖像傳感器全球份額第一的美國豪威科技公司,在被Sony超越後,豪威科技的市場占有率在2015年跌到了16%左右排名世界第二,Samsung15%世界第三。到目前豪威已經滑落到了全球第三,被Samsung超越,全球市占率12%左右。

  2015年4月,中國中信資本控股有限公司宣佈,由其主導的財團成功完成對領先的數字成像處理方案開發商豪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OmniVision Technologies)的收購。據公開資料。總計收購費用在19億美元左右。交易完成後,豪威科技從納斯達克證券市場退市。此次收購,買方團由中信資本、北京清芯華創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和金石投資有限公司組成。

  2016年初收購完成,美國豪威變成北京豪威旗下公司,值得一提的是,豪威科技80%的收入來自中國市場。由於中信資本財團並不參與公司實際運營,因此豪威科技仍然處於獨立運行狀態,現在急需有中國科技公司站出來接手運營,這樣才能實質性的將其技術進行轉移。

  2017年上海韋爾股份公司曾經進行過收購嚐試,但是以失敗告終,不過股權收購的故事還沒有結束。

  中國資本收購的另外一家世界一流芯片公司是英國的Imagination,熟悉電子產品的都知道,該公司一直為Apple提供GPU(圖形處理芯片)產品。然而2017年3月,Apple突然宣佈將會自行開發GPU,將在2年內放棄使用Imagination的一切技術,並且停止支付專利費。

  由於Imagination一半以上的市場份額和營收都來自Apple,結果可想而知,公司股價一夜之間暴跌70%。到了2017年6月,Imagination董事會宣佈,將開放公司收購給一切可能的買家。

  Imagination和ARM,高通一起,是移動GPU市場,也就是手機和平板電腦用的GPU市場的三巨頭,2017年9月,來自中國的私人資本CanyonBridge出手5.5億英鎊(約49億元人民幣)收購了Imagination。此次收購的溢價約為42%。

  Canyon Bridge這家公司以前也出現在新聞上,2017年9月中旬,美國總統特朗普以妨害國家安全為由,叫停了中國私募基金Canyon Bridge對美國芯片製造商萊迪思(LatticeSemiconductors)的收購計劃。

  對於收購Imagination,由於英國人對此種核心技術的交易非常敏感,CanyonBridge稱,公司沒有裁員的計劃,也不會把生意移到另外一個國家去,“CanyonBridge不會把生意帶到中國,相反的,公司試圖讓Imagination在中國變得更加有競爭力。” 。

  這兩起芯片收購案的共同之處是,中國收購的芯片公司都是技術和規模在本行業排在世界前三的一流設計公司,但是由於作為收購方的中國資本並沒有具備運營和技術能力,因此目前技術部分還沒有被中國消化,雖然已經被收購,但是Imagination和豪威科技仍然不能被視為完全的中國公司,這是一種遺憾。

  空客波音和奔馳寶馬的鋁材供應商

  中國的大飛機C919還在路上,中國也還沒有像奔馳寶馬一樣熱銷的高端車型,但是這不代表中國不能從空客波音,奔馳寶馬的產業鏈上獲取利潤。

  德國烏納鋁業公司成立於1914年,是一家百年德國企業,其主要產品為無縫管、分流擠壓管以及其他高附加值鋁合金擠壓產品,應用於航空和汽車工業等領域,主要客戶包括空客、波音、龐巴迪、奔馳、寶馬等世界知名廠商。

  2017年9月,全球第二大工業鋁擠壓產品研發製造商中國忠旺13日宣佈收購德國高端鋁擠壓企業烏納鋁業(AluminiumwerkUnna AG)的控股權,這是忠旺集團的首宗海外併購(一個月後又收購了前文的澳洲遊艇企業),未披露交易作價。由於烏納鋁業擁有數十家航空公司的認證及質量證書,這無疑是中國忠旺快速打開國際航空市場的“敲門磚”

  按照中國忠旺總裁兼執行董事路長青的說法,“此項併購可大幅提升本集團在無縫管擠壓方面的能力,進一步完善產品結構,亦可借助烏納鋁業的產品資質認證和客戶開發經驗,加快本集團在航空、汽車等領域的業務拓展,全面提升綜合實力。”

  根據忠旺2017年中期業績,海外客戶主要位於德國、英國、比利時、荷蘭等國家和地區。今年上半年,海外銷售收益約為人民幣4.5億元,占忠旺集團總收益的6.1%。對烏納鋁業的收購將大大增強忠旺集團在高端市場的競爭力。

  忠旺的目標,是世界第一。與此同時,忠旺目前還看上了美國Aleris公司,該公司同樣為波音和全球大型汽車製造商供貨,這些都是非常優質的客戶,這家公司有多重要呢?

  2017年6月12日,據路透社報導,超過24位美國國會議員敦促美國財長史蒂文。努欽(StevenMnuchin),要求其拒絕美國鋁製品製造巨頭Aleris集團向中國忠旺控股出售股權的議案,以此來保護美國的國家安全利益。

  理由是“Aleris集團涉及生產、檢測軍用特殊金屬,並且該公司的研究和技術對美國的經濟和國家安全至關重要。”這項收購能否得到美國放行不得而知,但是我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美國的精英們對中國是嚴防死守的,絕不僅僅是華為進入美國被阻擋。

  120億美元海外收入,中航工業的全球出擊

  中航工業公司,國內軍迷想必耳熟能詳了,殲-31“鶻鷹”隱身戰鬥機、FC-1“梟龍”戰鬥機、殲-10、L-15“獵鷹”高教機、L-7初教機、K-8基礎教練機、武直-10、運-8、運-20以及太行、秦嶺、崑崙等發動機都是該集團的王牌產品。

  中航工業集團在十二五(2011-2015年)期間共完成14宗海外併購,總額達149.5億元人民幣(約合23億美元)。從2009年至今,中航工業已先後併購了奧地利未來先進復合材料股份有限公司(FACC)、美國西銳公司、美國大陸航空活塞發動機公司、耐世特汽車系統公司、德國Thielert航空活塞發動機公司。

  其中FACC是有著20年復合材料設計和生產商,擁有空客、波音、龐巴迪等重要客戶。被中航工業收購後,FACC順利成為國產首架自主知識產權支線噴氣客機ARJ-21的主零件供應商。

  美國西銳(ciruus)公司則是全球領先的小型飛機製造商品,其王牌產SR-22是全球最暢銷的輕型飛機,號稱“空中寶馬”。中航工業收購西銳,開創了中方併購歐美整機製造企業的先河。

  海外併購使得集團海外收入激增。2011年,中航工業海外收入為431億元人民幣,2015年這一數字便增至753億元,增幅近75%。中航工業計劃在十三五期間繼續將併購目標鎖定在“發達國家”。

  美國家電市場15%

  中國三大家電集團之一的海爾集團,儘管多年努力,但是直到2015年在美國家電市場的份額僅有1.1%。可見中國品牌拓展高端市場,是很艱難的。

  海爾決定採取收購的戰略進行美國市場擴張。2016年1月海爾通過55.8億美元(約合人民幣366億)收購了GE家電業務。2016年6月7日,海爾發表聲明稱二者已完成交割,通用家電正式成為海爾一員。該筆收購是中國家電業最大一筆海外併購。

  GE家電在美國市場佔據了將近14%的份額。此次併購完成後,海爾一舉獲得了美國這個世界第二大家電市場15%的市場份額,實現了極速躍升。

  這也是海爾繼2012年收購新西蘭家電明星品牌斐雪派克、2011年收購日本三洋後又一大動作。可以看出海爾打開海外市場、走向國際化的野心。

  更值得一提的是,一般中國企業海外收購,都是收購的虧損企業,而海爾收購的GE家電業務,則是盈利的業務。

  製藥裝備

  中國整體在製藥業上比較落後,但是在製藥裝備領域,中國楚天通過併購德國企業成為細分領域產量和工廠規模的世界第一。

  2017年4月,中國楚天科技、楚天投資和澎湃投資聯合併購德國Romaco集團75.1%的股權。後續楚天投資將在雙方管理、文化融合平穩過度後,併購賸餘24.9%的股權,實現全額併購,並整體注入楚天科技。本項全額併購所涉資金共計約1.5億歐元,合人民幣約11億元。

  唐嶽總裁表示,通過本項併購,楚天的行業地位將躍居世界一流,其中產量全球第一、工廠規模全球第一。Romaco是世界醫藥裝備行業的一流企業,擁有140多年的歷史,特別是其原理級發明粉末造粒技術、氣流式粉末分裝技術和壓片技術均為世界第一,它是世界頂級醫藥包裝機械及自動化方案提供商,尤其是在固體類藥物領域能提供強大的產品和服務。

  楚天是中國最大的製藥裝備供應商,尤其是在水劑類製藥裝備領域擁有強大的力量。Romaco是德國以及世界一流的醫藥裝備企業,擁有百年歷史。

  兩家公司資源互補,雙方在產品線有完全的互補性。楚天做液體製藥裝備,Romaco做固體製藥裝備。聯合以後,可以兼顧液體和固體製藥裝備產品。

  楚天的市場集中在中國、印度,俄羅斯和東南亞等國家和地區,Romaco則在歐美髮達國家擁有市場

  2017年上半年,楚天科技營收為5.35億人民幣,增長21.7%,淨利潤6230萬元,增長24.99%。應該要看到,楚天科技仍然是一家小公司,即使產量和工廠規模世界第一,但是本身技術水平和產值並沒有那麼高。當然其自身保持著20%以上的快速增長,加上之後會併入Romaco的財務報表,預計整體規模會有一個比較大的增長。

世界第一大遊戲公司誕生
世界第一大遊戲公司誕生

  在世界遊戲界,美國暴雪,日本Sony,任天堂都是赫赫有名的,一度被認為是不可超越的遊戲公司,但是如今,從營收來看,世界最大遊戲公司已經是中國公司了。騰訊公司通過兩起收購,一躍從中國遊戲公司變成了世界遊戲巨頭。

  在2008年,騰訊投資Riot Games獲得22.34%的股權;2011年11月,騰訊花費2.31億美元增持股權,持股比例達到92.78%。2015年12月,騰訊進一步收購了Riot Games100%的股權,完全成為騰訊旗下子公司。英雄聯盟(LOL)長期是全球最火爆遊戲之一。

  2016年6月21日,騰訊發公告稱收購Supercell84.3%的股權,交易總額約86億美元(約合人民幣566億),這是騰訊史上最大一筆併購,騰訊也憑此從一家中國互聯網大企業變身為全球遊戲巨頭。

  Supercell是一家芬蘭手遊開發商,成立於2010年,公司只有180人,共四款遊戲:《皇室衝突》《部落戰爭》《海島奇兵》《卡通農場》。僅憑這四款遊戲,2015年Supercell共實現營收23.3億美元,意味著員工人均每年可以創造出3500萬美元營收。截至2016年3月,Supercel公司旗下遊戲每日活躍用戶(DAU)人數已經突破1億

  騰訊遊戲一直是騰訊最盈利的模塊,業績在國內遊戲公司中排名第一。

  由於收購的完成,2016年騰訊將占到全球遊戲收入的13%左右。收購Supercell不僅使得騰訊股票大漲,其也一躍而成全球最大的遊戲公司。

  全球最大豬肉加工公司

  2013年5月29日,雙彙國際宣佈將收購美國豬肉製品企業史密斯菲爾德,交易價高達71.2億美元。根據雙方達成的協議,雙彙國際將以47.2億美元現金的價格收購史密斯菲爾德已發行1.388億股份,並承擔後者24億美元的淨債務。

  雙彙集團是中國最大的肉類加工企業,而史密斯菲爾德是全球規模最大的生豬生產商及豬肉供應商、美國最大的豬肉製品供應商,

  史密斯菲爾德公司在2012年的銷售額高達131億美元,淨利潤為3.61億美元。在被雙彙收購後,史密斯菲爾德公司業績在2014年和2015年連續創下歷史新高,同時雙彙國際也迎來大發展,2016年已經改名為萬洲國際的雙彙,集團銷售額達到215.34億美元,淨利潤達到10.14億美元,首次進入世界五百強。

  其到2020年的目標是營業額超過300億美元。

  走向世界的中國電網

  中國擁有全世界最好的電網,但是這是顯然不夠的。

  2007年12月,國家電網與菲律賓蒙特羅電網資源公司、卡拉卡高電組成聯合體,以39.5億美元中標菲律賓國家輸電網25年特許經營權。2009年1月,正是接管運營。整個菲律賓的輸電網都是由中國管理。

  2012年5月,國家電網公司投資3.65億歐元(約4.62億美元)成功收購葡萄牙國家能源網公司(REN)25%股份。PEN公司是葡萄牙唯一的國家級能源傳輸公司

  2016年6月1日,比利時伊安蒂斯公司宣佈,國網公司全資子公司國網國際公司成為認購其增發14%股權的優選中標方。伊安蒂斯公司是比利時最大的能源配網公司,為比利時弗拉芒區80%地域提供配電和配氣服務。伊安蒂斯公司擁有配電線路約12.1萬公里,市場份額占全國的45%;擁有配氣管線約4.2萬公里,市場份額占全國的54%。

  沒錯,葡萄牙的油氣和電網,比利時一半的天然氣和電力網絡,中國也有大量股份。

  耗資接近100億美元(96.85億美元),國家電網在澳州的三次收購:

  2012年12月,通過收購和增持,在澳州南澳州輸電公司的股比達到46.56%,投資金額約6.85億美元

  2013年5月17日,國家電網公司與新加坡電力公司(SingaporePower International)簽署協議,出資約364.8億人民幣(60億美元)收購新加坡電力公司子公司澳州Jemena公司60%的股權和澳州新能源澳洲網絡19.1%的股份。

  2014年1月,國家電網公司收購新加坡淡馬錫集團能源公司下屬的國際澳洲資產公司的60%股權和新加坡能源澳網公司19.9%股權,項目總投資約30億美元。

  為什麼澳州目前有恐華症,不說別的,你的鐵礦石大部分依賴中國市場,你國內第二大語言是普通話,你國內大批中國留學生和移民湧入,中國公司在澳州電網擁有幾乎100億美元的資產,內心有恐懼是正常的。

  2016年10月,國家電網公司收購希臘國家電網24%的股權,目前希臘國家電網公司的副首席執行官,以及CFO(首席財務官)都是中國人,由國家電網公司派駐。

  中國最大規模的海外製藥企業收購

  中國在製藥方面,是一個弱國,而相反隔壁的印度仿製藥業務卻發展的很紅火。印度是世界製藥大國,即使在中國,也有不少人委託從印度帶廉價藥物回國,

  印度Gland Pharma公司成立於1978年,總部位於印度海德拉巴,主要從事注射劑藥品的生產製造業務,該公司是印度第一家獲得美國FDA批準的注射劑藥品生產製造企業,並獲得全球各大法規市場的GMP認證,其業務收入主要來自於美國和歐洲。

  Gland Pharma目前主要通過共同開發、引進許可,為全球各大型製藥公司提供注射劑仿製藥品的生產製造服務等。作為少數專業從事生產製造注射劑藥品的公司之一,Gland Pharma在印度市場同類公司中處於領先地位。

  2017年9月18日,複星醫藥公告稱,將擬出資不超過10.913億美元收購印度藥企GlandPharma約74%的股權。2017印度財年Gland實現營業收入149.16億盧比(2.33億美元)、41.37億盧比(6464萬美元),同比增長9.88%、31.92%,處於較好的財務水平。這也是迄今為止中國製藥企業最大規模的海外收購。複星醫藥也是借此進入美國和歐洲市場。

  醫療器械

  美國是全球醫療器械的霸主,美國公司幾乎擁有全球醫療器械行業一半的收入。

  2017年11月,中國本土醫療器械企業威高集團以56億人民幣完成了收購美國愛琅公司(Argon)協議的簽訂,其對海外市場的拓展開始逐漸顯山露水。

  愛琅公司成立於1972年,2016年淨收入2.25億美元,核心產品有穿刺活檢產品、血管介入類產品和引流導管。

  威高集團借此進入Argon在中國本土二三線城市市場的渠道,以及歐美高端醫療市場。

  創建於1988年的威高,從生產一次性注射器的鄉鎮企業起步,盤子不斷做大。目前在威高,高科技含量、高附加值產品能占到85%以上,爭取到2020年,這一比例能達到90%以上。心內耗材是目前該公司產品附加值最高的。目前威高集團也是中國淨利潤最高的醫療器械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威高集團之前通過和美國美敦力公司(全球最大醫療器械公司)五年的合作,成功的學習到了陶瓷髖關節(股骨頭)的生產製造技術,目前威高和美敦力是全球僅有的兩家能夠生產陶瓷髖關節的公司。

  ”陶瓷髖關節的好處是可以保證恒溫。以往用鈦合金材料,走了一個半小時後,會發現局部溫度升高,而陶瓷則沒有這個問題。”

  叉車

  叉車可能是大家沒有想到的,仍然被發達國家主要是德國和日本佔據主要的市場。根據2017年8月美國《MWH》雜誌公佈的2016年全球叉車20強排行榜,

  全球第一是豐田自動織機株式會社,賣了85.63億美元。

  全球第二是德國凱傲集團,也是歐洲第一大叉車公司,2016年凱傲集團銷售叉車17.8萬台,同比增長7.5%,實現淨利潤2.46億歐元,同比上升11.3%,

  全球第三是日本三菱-力至優,第四是德國永恒力

  第五是美國科朗設備,銷售額30億美元,全球第六是海斯特-耶魯物料搬運設備公司,銷售額25.7億美元。

  全球第七才是中國的安徽叉車公司,品牌名稱為合力(HELI),我相信大家都知道這個品牌。是的,2016年中國最大的叉車企業才排在世界第七位。

  全球第八是韓國鬥山工業車輛公司,銷售額7.81億美元,

  全球第九是中國杭州叉車,

  全球第十是美國克拉克物料搬運公司。

  從上面可以看出,中國公司只排在第七和第九位,差距非常巨大。

  不過,這裏我們要高興一下,中國濰柴集團通過不斷併購,以及認購公開發行股份和二級市場增持的方式,不斷獲得全球第二大,歐洲第一大叉車公司凱傲公司的股權,目前濰柴在凱傲公司的持股比例上升至43.26%,目前是第一大股東地位。

  同時在穩定發展的基礎上,凱傲公司以21億歐元收購了全球領先的自動化技術和供應鏈優化領導者――德馬泰克公司的全部股權,成為內部物流解決方案的全球領導者。

  德馬泰克為全球第三、歐美領先自動化物流系統解決方案提供商,是自動化立體倉庫的發明者,歷史上建造了世界第一座20米高的自動化立庫, 也是第一個能提供“一站式”物流集成服務提供商,已為全球各行業大中小型客戶成功實施了多達4500套系統。2015年收入規模達到18億美元,排名全球前三。

  什麼是自動化物流,菜鳥的智能倉庫,以及前幾個月曝光的全部由機器人來運輸包裹的中國快遞倉庫見過吧?實際上這也是自動化物流的一種形式。

  100億人民幣獲取高端液壓技術

  所有的工程機械都需要液壓產品,液壓是把一種動力轉換為另外一種動力的形式,我們消防員乘坐和適用的消防車上面的雲梯,要實現支撐和伸縮,就需要遇到液壓件,一旦液壓不穩定或者泄壓極有可能折斷,危及生命安全。

  在知乎上有日本崇拜者說,“中國造不出不漏油的液壓產品”,這句話當然是錯誤的,寧波的恒立液壓水平就不錯,產品質量很穩定。

  但是在高端液壓件方面,核心技術長期被日本川崎、美國伊頓和德國林德、德國力士樂等少數企業所壟斷。包括三一重工、中聯重科等中國企業生產高端挖掘機、裝載機、叉車等所用的液壓件統統要進口,中國在高端裝備製造業“十二五”(2011-2015年)規劃中就明確提出,要重點發展液壓的關鍵技術,突破國外的技術封鎖。

  這其中,德國凱傲集團旗下的林德液壓引起了中國人的興趣,這是一家1904年的高端液壓件生產企業。濰柴認為,從技術上講,全球性能最高的當數林德液壓;規模上說,世界最大的卻是日本川崎。

  因為凱傲集團旗下有一個林德叉車,為使技術優勢不外流,林德液壓件很少外賣,主要為內部配套。這種業務模式和比亞迪的磷酸鐵鋰電池給賣給內部電動車很像,一旦下遊的叉車和工程機械產品遇到市場蕭條,那麼缺乏市場銷售渠道的林德液壓就會陷入虧損和銷售收入下降。

  濰柴正是盯上了歐洲整體市場蕭條,林德液壓經營困難的機會,以擁有下遊市場為條件,2012年9月3日,濰柴動力以7.38億歐元收購了德國凱傲集團25%的股份和旗下林德液壓公司70%的股份。這創造了當時中國企業在德國的最大併購紀錄,一直到2016年才被美的收購庫卡打破。

  其實濰柴本身對購買做叉車的凱傲集團的股份興趣並沒有那麼大,但是林德液壓是凱傲集團旗下公司,同時競購林德液壓的公司眾多,濰柴提出同時收購凱傲集團部分股份,這讓經營困難的凱傲集團很難拒絕。之後為了獲得高端液壓技術,濰柴集團連續進行股份增持,累計分批投資高達100多億人民幣,實現控股凱傲集團43.26%的股權和90%的林德液壓股權,創下了中國企業在德國最大併購紀錄。

  實際上,在2012年的併購協議中,德國凱傲擔心高端液壓技術流失,在入股協議上特意加上了不許濰柴動力將液壓技術帶入中國的霸王條款。林德液壓旁邊曾有一家德國工廠被日本公司收購,等到日本股東將其核心技術帶走後,這家德國工廠也就破產倒閉,工人全部失業。為了避免重蹈覆轍,德方在收購時添加了這一條款,濰柴動力只好暫時擱下、從長計議。

  為了獲取方信任和允許,在濰柴花錢購買凱傲和林德股權後,再次花錢在德國投資廠房、設備,幫助林德和凱敖擴大生產規模。濰柴還數次邀請德國工會前來交流。同時濰柴開始把中國市場訂單導入林德液壓公司,表現了十足的誠意。為了獲得訂單、爭取市場,終於林德液壓高管層主動向董事會提出了在中國濰坊合資建廠的申請。

  在這個過程中,濰柴的表現不像個控股股東,而是像一個招商引資地方官員。足見其對技術的渴望,也可見擁有技術的方的強勢。

  由此,2014年12月由林德液壓、濰柴動力等共同出資籌建的林德液壓(中國)公司在山東濰坊成立。林德液壓持股51%,濰柴動力持股49%,是林德液壓在中國乃至東南亞、南亞的的研發、生產、製造和銷售基地。2015年,該工廠順利投產。

  2016年5月,林德中國第二條液壓馬達生產線已調試完畢,加上去年已從德國引入的第一條液壓泵生產線,至此液壓件的核心零部件已基本落戶中國,實現本土化生產。2016年林德液壓國產化產品表現優異,泵、馬達兩款產品共銷售6000餘台,同比增長230%,銷售收入7300萬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24%。

  2017年1-9月,林德液壓(中國)的銷售收入首次突破億元

  引進高端液壓技術,濰柴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但是確實值得的,從中我們也可以看出擁有技術的巨大話語權,在濰柴擁有德國林德液壓90%的股權的基礎上,林德中國卻是濰柴和林德液壓的合資公司,而且林德還占有51%的股份,該合資公司廠房不僅禁止拍照,而且工廠凡是涉及質量的環節,如採購、生產、裝備等,均由德國高管負責;凡是涉及銷售、售後、商務等非技術環節由中方分管。體現了方巨大的技術話語權。

  由於收購條款中有禁止將液壓技術引入中國的限製,濰柴通過合資獲得液壓技術的可能性有多大,我們還不得而知,從公開報導來看,方派出了一批德國技師教授中國工人進行操作,目前產線工人已經基本中國化,通過國產化,我們至少可以掌握高端液壓製造技術。

  同時為了獲取技術,以針對中國市場開發為由,濰柴在林德中國組建了20多人的研發團隊,針對中國壓路機、推土機、挖掘機、起重機、裝載機、叉車、農機等八大行業市場研發全領域、全系列產品;同時液壓件面向工程機械企業銷售,而濰柴發動機在這一市場本就佔據著70%以上的份額。相信在共同開發過程中,濰柴可以逐步實現掌握林德的液壓技術。

  可以看出,濰柴為了獲取全球最好的液壓技術,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但是有時候我也在想,濰柴如果用這100多億來搞自主研發,而不是收購,是不是一樣可以搞出來先進液壓技術?當然,濰柴的投資不只是獲得技術,還獲得歐洲等高端市場。

  中國的物流,世界的物流

  大家都知道,這五年中國電子商務和物流效率迅速提高,已經到了世界頂級水平,另外隨著中國製造在世界各地市場占有率越來越高,目前中國公司已經不滿足於中國本土,也在向全球擴展,這也是幫助中國製造走向全世界。提前進行佈局,不只是控製中國本土的物流節點,也要控製海外市場的物流節點,“要致富,先修路”

  2017年6月,阿里巴巴向東南亞領先的電商與物流公司Lazada投資10億美元,把對該公司的持股比例提高至83%,顯示出阿里巴巴對該地區物流市場的積極押注。Lazada在其平台上有13萬個商戶,還擁有14個倉庫和130個規模更小的物流中心。

  2017年歐洲的最大交易之一,是由中國私人股本基金控股的普洛斯(Global Logistics Properties)達成的收購Gazeley的協議。Gazeley在歐洲和北美各地擁有倉庫和物流園區。於10月達成、規模大約為280億美元的這筆交易,將擴大普洛斯的投資組合――其資產已然包括在119個市場上的1095個物流園區。

  中國企業今年最大的物流併購交易,是主權財富基金中投公司(CIC)於6月同意收購在17個國家擁有倉庫的歐洲領先物流公司Logicor。這筆規模達122.5億美元的交易是中國企業迄今第4大海外收購交易。

  最大規模對德國技術公司的收購

  2016年8月8日,美的集團發佈了對德國機器人製造商庫卡進行公開要約收購的最終結果,其持股比例達到了94.55%,收購金額高達37.07億歐元,差不多292億人民幣

  庫卡集團1889年2月14日成立,1980年在德國法蘭克福證交所上市。庫卡集團是全球領先的機器人及自動化生產設備和解決方案的供應商。庫卡機器人板塊處於市場領先地位,根據國際機器人聯合會(IFR)2015年統計,庫卡機器人在汽車製造領域的市場份額全球第一,因此理論上,世界最大的汽車製造用的機器人製造商現在已經是中國的美的集團了,為什麼是理論上的呢,因為庫卡目前還是實際上仍然獨立運行的。

  2014年、2015年和2016年1-3月,庫卡公司實現的歸母淨利潤分別為6810萬歐元(約合5億元)、8680萬歐元(約合6.3億元)和2110萬歐元(約合1.5億元)。從營業收入來看,庫卡從2009年的9.02億歐元增長到了2015年的29.66億歐元。

  2017年第一季度,美的和庫卡合併財務報表完成, 美的實現營收597.56億元,同比增長55.85%;淨利潤43.53億,同比增長11.4%。其中庫卡實現營收58.1億元,淨利潤2.0億元。 庫卡運營健康,極具成長性。目前,庫卡50%以上的業務來自汽車工業,而美的希望在不放棄其汽車工業業務的同時,幫助它在其他行業做出多元化拓展。1/3是機器人,2/3是系統集成,可以在不同細分產業提高利潤率。 庫卡在中國的收入目前一年約5億歐元

  除了本文上述的案例以外,實際上,中國對外收購還有很多案例,例如中國製磚設備製造商泉工股份,是全球最大的製磚設備和混凝土生產設備供應商之一,2014年泉工收購了德國60年歷史的製磚設備生產商策尼特公司之後,技術往上躍升了一個層次,一躍成為全球免托板設備的老大,帶來訂單快速上升,2016年製磚機銷量增長20%以上。

  關於中國企業的海外收購,講以下幾點:

  1:獲取的不只是技術,還有市場和客戶。

  很多市場,品牌的建立是長時間的,高難度的事情,通過收購能夠在短時間內獲得極大提升,尤其是在高端市場,消費者信任的都是有積澱的老品牌。

  典型的案例是海爾收購GE家電,一舉獲得美國家電市場15%的份額;

  同樣的還有美的收購東芝白色家電,自從2016年收購了東芝家電業務後,美的集團在日本的洗衣機銷售份額為 20%,位居第三;冰箱銷售份額為15.3%,位居第三;微波爐銷售份額為22%,位居第四;吸塵器銷售份額為13.7%,位居第四;電飯煲銷售份額為11.5%,位居第四。

  其他如濰柴對法拉帝豪華遊艇的收購,豪華遊艇講究傳統和老品牌,很難想像中國的新品牌要打富人的市場要多長時間。

  2:海外收購能夠獲取技術,但是前提是要有強大的本體

  典型的如中國化工集團收購意大利倍耐力後,不僅打入了豪車的輪胎供應鏈,而且目前倍耐力正逐步將20餘項世界頂尖的工業胎技術導入中國化工旗下的風神輪胎,借助倍耐力工業胎巴西、意大利兩大研發中心的優勢,在中國組建全球工業胎研發中心也被提上日程。

  濰柴目前也在向中國轉移林德液壓的製造和設計技術,這對中國液壓技術躍居世界一流至關重要。

  但是我們也要看到技術轉移也並不是一帆風順的,林德液壓2012年就開始收購,德國方面展示了極其強大的話語權,技術的轉移是在保證對德國的投資和在中國市場幫助方實現銷售增長的基礎上,我們在絕對控股的情況下依然要付出巨大代價,2017年5月,濰柴老總還去德國視察林德液壓的新工廠。

  同樣的還有對歐美遊艇企業,芯片企業Imagination和豪威科技的收購,至今我國收購方沒有完成技術吸收。通過收購獲取技術是可行的,但是背後的代價其實不能忽略,給我們的教訓是,沒有強大的技術本體,沒有自主研發體系,即使收購了你也沒有話語權,或者根本沒有能力進行技術吸收。

  3:離中國最遠的歐洲成為中國最大的技術來源

  確切的說,是通過併購獲取技術,歐洲成了最大來源,傳說中的遠交近攻?

  典型的如中國化工430億美元收購瑞士先正達。

  再比如中國三大工程機械公司對歐洲機械公司的收購,

  2008年6月,中聯重科聯合其他出資人,以2.71億歐元成功併購全球混凝土機械行業排行第三的意大利CIFA,改寫了世界競爭格局,躍居為世界混凝土龍頭企業。

  2012年三一重工3.24億歐元對德國普茨邁斯特的收購,德國普茨邁斯特公司和前面的意大利CIFA一樣,是世界混凝土龍頭企業,普茨邁斯特在混凝土設備領域排名世界第一。

  徐工2012年對德國老牌混凝土機械生產商施維英52%股權的收購,該德國公司成立於1934年,2011年銷售額排名全球工程機械第38位。

  可以看出,三巨頭都收購的是混凝土設備公司,通過收購中國在這方面已經躍居世界一流水平。

  實際上,以德國為例,中國公司對德國技術公司的收購,2002-2012年總計才59家,而2013年為25家,2014年為36家,2015年為39家,2016年上半年就達到了37家。

  再以瑞典為例,2017年12月27日,吉利宣佈收購沃爾沃集團8.2%股權,成為其第一大持股股東,並擁有15.6%的投票權,交易價格估計為32億歐元,在此之前吉利已經收購了沃爾沃的轎車業務,這次吉利顯然是盯上了沃爾沃的卡車業務。

  而美國和日本總體對於中國公司是嚴防死守的狀態,例如美國人否決中國資本收購德國芯片設備企業愛思強,日本人否決中國資本參與競購東芝的內存芯片。中國公司在美國和日本的收購,更多以獲取品牌和市場為主,收購高技術企業非常艱難。

  當然,對於美國,中國人有另外方法獲取技術,就是通過在美國留學和在美國公司就業的方式,然後回國創辦企業。

  實際上為什麼中國的ICT技術,人工智能技術發展這麼快,大批的回國人員功不可沒,例如阿里的雲計算營業額現在進入全球第三,光是阿里雲的核心技術人員,就有來自密西根州立大學終身教授金榕,IEEE院士華先勝,亞馬遜最高級別華人科學家華盛頓大學計算機客座教授任小楓,微軟研發合夥人周靖人,美國普渡大學計算機系和統計系終身教授漆遠等等。

  百度的創始人李彥宏,搜狐的創始人張朝陽等都是從美國回來的。

  相對於歐洲和美國,離我們最近的日本反而是技術外流最封閉的,對中國警惕性極高,典型的工程機械技術,按道理最近的日本應該成為中國工程機械企業的技術來源,但是中國三巨頭卻是全部捨近求遠,遠赴歐洲進行收購,可見從日本很難獲取技術轉移。不僅如此,通過在日本企業工作學習技術回中國的案例也較少。

  但是從2016年開始,日本技術公司也開始逐漸出售,典型的是Sharp公司被鴻海全資收購。

  2017年11月21日寧波均勝在盧森堡的子公司均勝安全與日本高田公司完成資產購買系列協議簽署,收購破產程式中高田公司除硝酸銨氣體發生器業務以外的資產,不承擔其債權、債務。交易價格為不高於15.88億美元。

  因安全氣囊事件影響,日本高田公司去年6月開始積極尋找可以解救其危機的買家,2017年6月高田公司美國子公司在特拉華州申請破產保護,同時位於日本的母公司也向東京地區法院申請了破產保護。

  在尋找買家的過程中,最引人關注的就是寧波均勝和瑞典奧托立夫,在這場“決戰”中,寧波電子略勝一籌,最終完成了高田公司的收購。這一收購案的完成對於雙方來講,利好明顯。

  從2011年開始,寧波均勝開始在全球範圍進行收購,先後收購了老牌汽車電子公司德國PREH、工業機器人製造公司的德國IMA、德國汽車零部件企業德國QUIN、汽車安全系統供應商美國KSS、智能車聯領域的德國TS以及專注於工業機器人的美國EVANA。

  高田公司在全球範圍的氣囊市場中所占市場份額達到了20%,寧波均勝通過收購,一舉成為全球第二大汽車安全領域公司。同時借此切入日本汽車市場和日系整車廠商的供應鏈體系,這對中國汽車零部件廠家來說是一個飛躍,因為打入較為封閉的日系汽車供應鏈並不是容易的事情。另一方面,寧波均勝美國子公司KSS能夠借助高田美國工廠實現產能的有效擴充並滿足新增訂單的需求。

  相比於美的對東芝白色家電的收購,海信對東芝映像的收購,聯想對Fujitsu,NEC筆記本電腦的收購,鴻海和均勝對Sharp和高田氣囊的收購,更是中國企業在電子和汽車領域的戰略性勝利

  4:中國收購海外高技術公司將會越來越難

  由於中國在產業鏈中的位置不斷提高,因此中國看上的公司技術水平越來越高,越來越是西方發達國家的核心資產,他們是不會賣的。

  這就帶來一個問題,以前我們在低端,因此中等技術水平的公司我們還是看得上,老外也願意賣。而現在中國產業升級了,中端技術公司已經逐漸看不上了,想買高端的別人又不賣。

  例如中國紫光集團想收購美國美光,美光是美國存儲器的獨苗,也是美國僅存的占有大量份額的存儲器高科技公司,他們肯定是不願意賣的,中國只好全力通過長江存儲自己開發。同樣的還有東芝的閃存業務出售,從一開始就不考慮中國資本,連郭台銘都不賣。

  以後,我們將越來越只能依賴自己開發技術,在高端技術上面,只能通過自主開發硬碰硬,通過收購獲取高端技術,或許在某些領域某些公司還是有機會,但是一定會越來越困難,誰會那麼容易的把自己的核心資產賣出去呢?

  另外,除了製造業和物流業的瘋狂收購以外,中國公司在其他領域也在大舉掃貨,在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日本的鼎盛時期,日本人曾經買下了紐約的地標建築洛克菲勒中心,象徵日本的國力達到了頂峰。

  實際上,現在不知不覺中中國人也已經買下了紐約的地標建築。

  2014年,安邦保險以19.5億美元的價格從希爾頓集團買下華爾道夫酒店。

  紐約的華爾道夫酒店是世界上最具傳奇色彩的酒店之一,佔據著紐約最好的地理位置。1931建成開業,它是當時世界上最高最大的酒店。

  酒店見證了美國及世界歷史諸多重要事件,歷史上多位國家元首和世界名流曾下榻於此。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遺孀、美國總統胡佛曾將此選為永久居所。二戰期間,羅斯福總統還在對外界隱瞞自己的小兒麻痹症,因此他每次來紐約都是乘坐專列到華爾道夫地下,然後直接乘電梯進入客房,以免被人看見坐輪椅出入。

  這裏是許多明星富翁的“永久住所”,索菲亞・羅蘭丶伊麗莎白・泰勒等都在列;其宴會廳舉行過無數奢華派對,包括美國上層社會少女初入社交界的元媛舞會(Debutante ball)。當然,還要提一下紅絲絨紙杯蛋糕和經典的華爾道夫沙拉。實際上,上個世紀蘇聯赫魯曉夫對美國的世紀訪問,在紐約也是住在華爾道夫酒店。

  除此之外,中國球迷喜歡看的歐洲五大聯賽,很多知名足球俱樂部現在事實上也是中國資本擁有了,

  例如法國裡昂,2016年8月12日,法國奧林匹克里昂集團(法甲里昂俱樂部的控股公司)公告稱,中國IDG資本將以1億歐元收購其20%股份。其在集團董事會中將擁有2至3個代表席位。

  意大利AC米蘭已經被中國財團絕對控股。

  2016年8月5日,AC米蘭俱樂部主席貝盧斯科尼旗下的Fininvest財團官方發表聲明,他們與來自中國的財團就俱樂部轉讓已經達成協議,中國財團將以7.4億歐元收購米蘭99.93%的股份。

  意甲的兩個米蘭:另外一個國際米蘭已經是蘇寧旗下的俱樂部了。

  2016年6月6日,蘇寧宣佈旗下蘇寧體育產業集團以約2.7億歐元的總對價,通過認購新股及收購老股的方式,獲得國際米蘭俱樂部約70%的股份。

  英超西布朗維奇

  2016年8月5日,賴國傳領導的投資集團完成了對俱樂部的收購,而西布朗維奇成為首支由中國財團控製的英超球隊,按照英國《太陽報》的說法,中國財團收購了原俱樂部主席傑里米-皮斯88%的股份。

  英超曼城

  2015年12月1日,華人文化聯手中信資本以4億美元入股英超球隊曼城俱樂部的母公司城市足球集團,獲得後者13%股份。華人文化的後台老闆是黎瑞剛。此次交易估值約為30.8億美元,除了曼城,旗下還有多個球隊資產,包括:紐約城市俱樂部和墨爾本城市俱樂部,橫濱水手俱樂部部分股權等等。

  西甲格拉納達

  2016年6月16日,雙刃劍體育宣佈就收購西甲足球俱樂部格拉納達達成協議,將替代掌管該俱樂部7年的波佐家族,成為格拉納達俱樂部最大的股東。據稱作價為3700萬歐元。

  西班牙馬德里競技

  2015年1月,萬達宣佈收購西班牙馬德里競技20%股份,花費4500萬歐元。

  海牙俱樂部(荷甲)

  2014年7月,北京合力萬盛公司宣佈以800萬歐元收購荷甲球隊海牙俱樂部98%股份。

  在中國網絡上,在中國的GDP越來越高之後,就開始有人說,中國GDP高有什麼用?散佈GDP無用論,不過有趣的是,以前中國GDP總量低的時候,他們毫不猶豫的嘲笑中國的GDP只有發達國家的幾分之一,現在GDP高了,卻開始說GDP無用了。

  GDP有什麼用?GDP就是資本,資本是驅動發展的強大動力,而且是核心動力。一個國家要發展,資本,技術,人才,土地都是核心要素,每一項都值得拚命去獲取。

  很多民族為了獲取土地和資本,不惜對鄰國發動戰爭來獲取。中國甲午戰爭和八國聯軍侵華,對方無一不是對戰敗的中國索取巨額資本,動不動索取數千萬兩甚至上億兩白銀,這些資本是當時的中國農民血汗積累而成。

  中國改革開放初期的時候,最缺乏的就是資本,沒有中國人咬牙從勞動密集型產業做起,不斷積累資本,哪有今天的大發展,哪有今天在海外豪氣收購全球資產,獲取國外先進技術,進入國外市場?

  對於一個人,一個家庭也是這樣,哪怕是工資只有三千一個月的時候,也不要做月光族,資本積累越多,收益就越大,同樣是4%的利率,一萬元收益是400元,十萬元收益是4000元。

  一定要注重資本的原始積累,不要忽略了資本的巨大力量。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