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胡有罪嗎?國安用它美化自己 實際就是無力競爭
2018年01月06日20:34
奧巴美楊在中國球壇引起了罵戰

  今天中國足球最熱門的新聞無異於北京國安球會主動向媒體披露加蓬前鋒奧巴美楊「加盟」廣州恒大一事。一件原本十分普通正常的職業足球運動員轉會事件,在國安球會眼裡竟然莫名其妙地成為了「惡意加價」,並被戴上了莫須有的「損害國家利益」的帽子,實屬荒唐至極、可笑無比。

  且不說奧巴美楊是否真的加盟恒大,但就足球運動員轉會本身而言,球員選擇加盟哪一傢俱樂部,完全是一種職業足球的市場行為,需要球員、買方球會、賣方球會等多方面達成一致意願,所謂的「截胡」完全是一種公平公正、你情我願的行為。

  在世界球壇,「截胡」、轉會加價是常有之事,且由來已久。遠的可以追溯到上世紀五十年代。皇馬傳奇迪史堤芬奴原本要是從阿根廷的百萬富翁隊轉會到巴塞隆拿,卻被皇馬截胡,成就了世界球壇的一段佳話。

  最近30年,世界足球運動更加職業化、市場化,轉會規則製定更加詳細,從各個方面對參與轉會的球會、運動員等各相關利益方都進行了最大的保護,同時也進行了相應的限制。可以說,如今的轉會市場,更加公平、成熟,其體系化的運作,是世界職業體育轉會的標杆。其中,足球運動員的自主選擇度更高。

  因此,我們看到,近年來世界球壇轉會的「截胡」現象越來越多,令轉會市場精彩紛呈。比如,世界第一聯賽英超,各種轉會眼花繚亂,不僅令英超彙聚了眾多球星,也使得英超成為了最具談資的聯賽。英超車路士這些年在轉會市場上就不斷「截胡」曼聯,洛賓、米基爾、杜夫、艾辛、波歷克,都是摩連奴第一次入主車路士時,從曼聯手中截得的「獵物」。車路士老闆甚至還從曼聯球會挖來了首席執行官彼德・簡安。曼聯對車路士的「截胡」雖有不滿,但從不曾見曼聯球會有任何公開的指責,畢竟,車路士的行為都是符合足球轉會的市場規律。去年,比利時中鋒盧卡古原本是車路士的目標,但曼聯中途「插足」,也「截胡」了車路士一回。車路士同樣沒有因此撒潑,因此藍軍人知道,這是市場行為,而不是先到先得。可以說,轉會市場的「截胡」,正式五彩繽紛的職業足球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轉會市場的「截胡」在中超也時有發生。近年來,中超越來越職業化,體現在轉會市場上風雲變幻、驚喜不斷。2016年1月,江蘇蘇寧報價1500萬歐元求購國際米蘭的哥倫比亞中場古亞連,國際米蘭同意了報價,隨即江蘇蘇寧與古亞連就合約細節展開談判。於此同時,上海申花報價1300萬歐元也向國際米蘭提供報價,而申花所給予古亞連的個人待遇都卻不及蘇寧。蘇寧在轉會費以及個人合約待遇上都是優於申花的,但是古亞連最終卻選擇了上海申花。誰又曾看見蘇寧公開撒潑耍無奈了?去年,山東魯能選外援先選中了艾哈邁多夫,然而被上港截胡。你可曾見到魯能臉紅脖子粗地罵街?別人加價、「截胡」不職業,自己在競爭失利的情況下,隨意泄露競爭對手的商業機密,這才是最大的不職業!國安雖然換了「馬甲」,依然擺脫不了官老爺的思維。

  很多時候,球員個人在轉會中起著決定性的作用。換而言之,如果奧巴美楊個人不同意,恒大也不能把刀架在「美羊羊」的脖子上吧?如果只憑先得先得,國安今天和C.朗拿度談轉會,明天報價美斯,後天又與尼馬商談加盟事宜,之後便可以單方面高調對外宣佈:我們已經與「梅羅內」都談過了,他們都是我國安的人了,你們誰也不能「截胡」。如此這般,國安恐怕早已在世界球壇「爭第一」了。「截胡」正是職業足球的標籤之一,不僅無罪,反而令職業足球更加精彩紛呈。自己談不成,卻將矛頭對準競爭對手的「截胡」,是一種不職業、不理智的外行行為,不僅可笑,而且糊塗。

  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硬將競爭對手「截胡」這樣的事件強行貼上「損害國家利益」的標籤,將自己無力競爭的事實美其名曰「維護國家利益」,牽強附會、自欺欺人。且不說競爭對手加價20%是否屬實,單就國安自爆的6000萬歐元轉會費,就已嚴重違背了相關精神。要不,足協先調查一下國安的6000萬報價?

  (雲朵)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