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鐵路外交”衝破日本和西方的政治阻撓
2017年12月29日17:25

  新浪美股訊 北京時間29日 俄羅斯衛星網報導,中國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同時在亞非拉歐四大洲修建高鐵的國家。這是接受“衛星”通訊社和廣播電台調查的專家們在對2017年度中國“鐵路外交”的成果及其新年展望進行總結時表示的。專家們把具有戰略重要意義的中國鐵路項目與蘇伊士運河以及巴拿馬運河相提並論。

  日本在亞洲與中國“鐵路外交”進行競爭時敗下陣來。

  2018年中國“鐵路外交”在亞洲的重大挑戰之一是參加鋪設“吉隆坡――新加坡”高鐵線項目的招標。按照新加坡《海峽時報》(Straits Times)的數據,可能將於近期宣佈招標,現在該項目鐵路用地規劃已近尾聲。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Lee Hsien Loong)在接受《海峽時報》採訪時指出,“擁有高鐵系統的日本人、韓國人和中國人,都在積極為本國利益遊說。要決定哪份合同更好將是一件極難的事情。”觀察員們注意到,中國高層領導人在北京與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總理談判時探討了包括鐵路項目在內的基礎設施問題。

  李顯龍還指出,為了開展新項目,最好創建一個三方財團,但“他還沒有看到過中國人、韓國人和日本人聚在一起的情況”。

  中日韓三國的公司是此次招標的實際競標方,但不會在這裏逐個列出名稱。但專家越來越經常提到中鐵國際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鐵國際集團”)。2015年,該公司在印尼招標中戰勝日本公司,贏得修建雅加達-萬隆高速鐵路的權利。這是整個東南亞次區域的首個高速鐵路項目。俄羅斯科學院遠東研究所專家維克托・帕福利亞堅科認為,贏得此次競標提高了中國公司參加修建吉隆坡-新加坡高鐵線項目的機會。

  “馬來西亞、新加坡也許將製定類似的招標條件。當然,修建價格將起到重要作用,但競標中也存在政治因素。我指的是馬來西亞和新加坡都有中國僑民和中國人居住。中國僑民在政界極富影響力,僑民代表在馬來西亞和新加坡兩國都長期擔任相當關鍵的經濟職務。中國在亞洲的影響力只會不斷上升,因此,我認為,馬來西亞和新加坡方面在選擇高鐵承建夥伴時也將考慮這一點。”

  中國交通運輸部管理幹部學院教授張柱庭(Zhang Zhuting)這樣形容中國在上述領域的競爭優勢:

  “首先,我將這樣的競爭定位為各國企業之間的競爭,而不是國家之間的競爭。其次,中國的企業在國外建設鐵路或高鐵方面的優勢有三點。第一,經驗優勢,目前為止,只看中日韓三國企業,在修建高鐵的曆史和里程數量上,仍然是中國企業佔據優勢。第二,中國的企業擁有成套的技術優勢,中國的鐵路建設不是單一的,而是成套的,包括土建、基礎設施和製造業等方面。第三,我認為,中國還具備一定的地理優勢,採用中國高鐵,未來可以同中國的高鐵網連接,建成泛亞鐵路,實現互聯互通,拉動經濟,促進就業”。

  2017年年底,中國和巴基斯坦之間由中國還是日本來對卡拉奇環形鐵路進行現代化改造的議題最終塵埃落定。起初,巴基斯坦方面出現與中方項目報價高昂有關的問題、與中國留作法定資本的金額有關的問題,以及與中國勞動力使用有關的問題。現在項目價格協商為19.5億美元。此前日本政府審議了對項目進行金融支持的問題,日本國際協力機構(JICA)甚至對這個項目的技術部分進行了研究。但巴基斯坦一年前知會日本方面,打算與中國合作。一些觀察員稱巴基斯坦方面的這項決定與中國把對中巴經濟走廊的投資額從450億美元追加到600億美元有關。

  據預計,2018年中國將著手在南亞實施另一個新的鐵路項目:日喀則―加德滿都。這發生在尼泊爾政府批準中國工程師的技術建議,中國公司贏得吉隆-加德滿都鐵路建設招標之後。11月中旬,中國專家們起草了項目預測評估報告。尼泊爾基礎設施和交通部鐵路司發言人普拉卡什・布哈克塔・尤帕德哈亞亞(Prakash Bhakta Upadhayaya)指出,中國工程師們撤銷了許多技術保留條件,尤其是考慮到地區多山和地震活動度而橫亙在項目途中的地質保留條件。他指出:“我們缺乏資源和勞動力,因此中方為我們提供了獲得專家信息的良好機會。此外,中方還使我們相信,他們將提供技術支持,如:培養鐵路修建人才。” 他說:“中國準備支持我們。現在該是由我們決定,自己該如何向前推進的時候了。” 《加德滿都郵報》(The Kathmandu Post)援引他的意見報導,尼中雙方任命了鐵路項目協調員。

  中國還將幫助培養“曼穀-河內”鐵路營運人才。這個項目在泰國生態保護部門於2017年11月30日開綠燈後得以順利啟動。項目從2013年10月起開始審議,最終拍板屢次在最後關頭遭到擱置。每次都能找到接口:金融原因、組織原因、技術原因、財產原因、生態原因。但美國和日本的幕後陰謀可能是中國在泰國“鐵路外交”停滯不前的重大原因。這是俄羅斯證券市場和管理研究所專家米哈伊爾・別利亞耶夫的看法。他支持中國《環球時報》的立場,該報也以政治原因來解釋中泰項目曾暫時擱淺一事。

  “中國在各個可能的方向上敷設貿易和交通幹道。中國把鐵路從本國南部邊界延長到泰國和其它東南亞國家。美國和日本都直接阻撓中國‘鐵路外交’,他們在東南亞地區完全不需要中國這個貿易額不斷增加的競爭對手,因為東南亞地區從傳統上來說一直處於他們的強烈影響下。”在此情況下,美日兩國的地緣政治利益卻與中國在“鐵路外交”框架下提供商業服務的那些國家的民族利益背道而馳。”

  泰國總理巴育(Prayuth Chan-ocha)在該國東北部嗬叻府(Nakhon Ratchasima)首個鐵路修建奠基儀式上指出,與中國的共同項目將有助於國家的全方位發展。他指出,得益於這個項目,泰國將形成國際交通港,把柬埔寨、老撾、越南、中國和其它國家連接起來。據估計,250公里的首段鐵路將在2021年開通運行。在項目框架下,一共將鋪設873公里長的鐵路,從而把泰國語老撾和中國連結起來,並將與吉隆坡――新加坡高鐵支線完成對接。

  12月12日,中國中國水利水電第十五工程局有限公司(Sinohydro Corporation Engineering Bureau 15 Co. )結束了中國和老撾鐵路首段隧道的鋪設工作,這段隧道長301米。中老鐵路老撾境內部分從中老邊界開始,直通越南,長達414公里。中老鐵路全段採用中國技術標準和中國設備。建設工作將在2021年12月結束,計劃屆時開通列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