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石剛:臉譜也可以很時尚
2017年12月24日00:34

郭石剛:臉譜也可以很時尚

  郭石剛  80後臉譜愛好者,自幼受父親影響因好奇而學畫。2005年正式拜藝術大師傅學斌為師。作品“二十八星宿”被中國工藝美術館收藏。西城區非遺、臉譜繪製項目代表性傳承人。作品多以工藝臉譜為主,注重臉譜畫工,在不脫離舞台臉譜的基礎上使作品更具觀賞性、藝術性和裝飾性。

  福祿壽喜和四天王,亞曆山大和孫悟空,黑色的竇爾敦只有半張臉……傳統和現代,歷史和時尚,在80後臉譜繪製傳承人郭石剛手裡融為一體,毫不違和。“一開始只是想把傳統的技藝和年輕人喜歡的東西結合在一起,讓年輕人喜歡,但畫著畫著,自己卻放不下了。”郭石剛說。

  從臉譜到工藝臉譜

  說到臉譜,人們往往會第一時間想到京劇,其實臉譜的誕生遠早於京劇,它最早起源於古代巫舞和儺舞中舞者的面具,南北朝時就已經用於戲劇演出。不過,臉譜的發揚和普及,也確實和京劇有關,但郭石剛做的,並不是那種完全照搬舞台演出中的那種臉譜,而是工藝臉譜。他說:“其實工藝臉譜這個詞是我父親發明的,在以前,不論是畫在演員的臉上,還是畫在工藝品上,都叫臉譜。但兩者其實是不同的,畫在臉上,人臉是有表情變化的,做成工藝品,自然不會有表情變化,所以要在原譜的基礎上加以變化,顏色更飽滿,表情更豐富,更工藝化、美術化。”

  郭石剛的家裡,父親、姑姑都是畫臉譜的,從小耳濡目染,也跟著學,但那時候從來沒有把畫臉譜當作未來的誌向。他說:“一開始就是跟著我父親學畫,但並不是特別喜歡。踏上這條路,其實也有些意外。那是2003年,我父親跟我說,不如跟著他畫工藝臉譜,也賺點兒零花錢,就這麼開始了。”

  尋找現代化的靈感

  真的開始後才發現,賺點兒零花錢的想法,並不那麼容易實現。郭石剛說:“主要是年輕人都不太認同,喜歡的人很少。京劇兩百多年的歷史,很多臉譜也同樣是兩百多年來傳承下來的,和那個時候人們的審美情趣是有關係的,但審美總是在變化,我就琢磨是不是可以創新一下,結合年輕人喜歡的東西,會不會讓他們接受呢?”

  之後,郭石剛做了很多新的嚐試。他說:“有一回看到一幅側臉的人物肖像,我就想,平面上可以畫側臉,臉譜這種立體的,是不是也可以做側臉,於是我就做了一對側臉相對的臉譜,做出來效果還不錯。”

  臉譜大多濃墨重彩,儘管也有紅、黑、藍、綠的臉譜,也並非完全是純色。郭石剛說:“我嚐試過把五顏六色的臉譜,變成黑白的,其實就是純用黑色,加上留白,就成了黑白的臉譜。”

  郭石剛還喜歡畫只有一個局部的臉譜,他說:“一開始想到的其實是畫半張臉,另外半張不畫。後來有一回做活動,我發現半張的黑白臉譜比傳統的臉譜更受歡迎,很受鼓舞,開始嚐試做很多變化,比如只畫一個額頭或下巴。”

  看到臉就想往上畫

  不僅在圖案上做文章,郭石剛還在畫臉譜的對象上想辦法。一般畫臉譜,先用石膏、紙做成臉型模具,再往上畫,郭石剛卻在現成的臉上畫。他說:“有一回在路上看到別人背包上掛了一個小小的萌娃掛件,忽然想到,可以在這個上面畫臉譜,年輕人應該會接受吧。”於是,各種背包掛件、手機掛件成了他創作的材料。他說:“到後來,看到臉就想往上畫了。”

  採訪時,郭石剛剛剛完成一套新作品,在拇指大小的亞曆山大面部雕像上,畫上孫悟空、鍾馗的臉譜。其實,除了在各種“臉”上畫,甚至不是“臉”的盤子、羽毛也一樣畫,一把比打火機還小的迷你摺扇上,他也能畫出一幅帶著寫意風格的臉譜。說到未來,他說:“希望這些傳統的手藝被越來越多的人喜歡吧,尤其是我們這種純粹的手工藝,不要說發展,就是維持也挺難的。”

  北京晨報記者?周懷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