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錯車——辰來之筆(李辰安)
2017年12月19日03:00
尊尼特普在《東方快車謀殺案》中雖非主角,但扮死屍都特別有型。

【星島日報報道】(作者李辰安,從事創作二十年,開拓城市感覺派文風,與讀者一起懷舊,穿越香港時空找尋生活新旨情。)

當真相大白時,已沒有人理會這是否犯罪,抑或邪惡,同謀者樂不可支的共聚一堂,開香檳舉杯慶祝。 

這是一個荒誕的場景,如果你不知克莉絲蒂是誰的話,是無法想像的。「係呢,克莉絲蒂個名好熟,時裝界名人?」不是,我說︰「她是旅遊達人,以坐火車豪遊歐亞而聞名於世。」對於偶然看過兩三本赤川次郎推理小說的張小玉,今次老遠從加拿大回港,竟然點名要看《東方快車謀殺案》,卻又似乎對此經典偵探小說一無所知,真有點奇怪。但我可沒有柯南道爾的幽默感,以主觀當邏輯的去推理,究竟張小玉看這部電影的動機是甚麼,雖然我好想張小玉話︰「我新相識嘅男朋友話鍾意睇,所以我陪佢去。」

「其實,我係因為套戲有尊尼特普,所以悶悶哋,不如睇套戲。」唉,看來張小玉今次返香港之「六人約會」,又是食白果而回。不過,問題不大,好容易又過十年,正如大家大學畢業返學校影相當日,距今幾個十年,但回想起來好似是上幾個聖誕假之事。那一年的張小玉就是閒來去圖書館借赤川次郎小說解悶的人生美好時光,所有人忙於畢業搵工,準備Interview,唯有張小姐愛理不理,不時與閨密(其實是大學宿舍同房)透露︰「反正隨時有機會出嫁,到時我都懶得返工,醒來又是一天,去洗洗頭、美美容,行完街六點鐘剛剛好夠鐘去中環接老公。」

其實,張小玉勁有才華做女作家,事關以上全是她腦海中幻想出來的上世紀八十年代時尚港女(香港女士之簡稱)的生活情節,很不幸,這只是創作而非現實,張小姐後來很努力工作,並取得專業資格,但錯過香港樓市最低谷入市,猶好她錯過出嫁最好時機,於是她毅然告別這個令她不太開心的城市,去了加拿大定居。

我是好意的提醒張小玉︰「尊尼特普在戲中並非主角,嚴格地說,他是扮死屍。」熟知《東方快車謀殺案》的小說迷都知道這列豪華火車死的唯一一個人,表面富商,其實黑幫,他雖然是受害人,可是經過克莉絲蒂筆下的層層布局與設計之下,這個慘被殘忍謀殺的「富商」,其實不值得同情。張小姐對劇情不太感興趣,認定尊尼特普「做鹹魚」都有型過人,所以照原定計畫,飯聚完之後,一於去睇戲。

席中比較少說話的師兄,不知是否啤酒效應,忽然接上話題︰「對,睇明星好過,《東方快車謀殺案》拍過N次,結局係人都知。」張小姐好認真打斷話柄︰「我唔知噃。」師兄失言了,之不過他的原意是批評二〇一七年版之《東方快車謀殺案》變成簡尼夫伯納(戲中扮演八字鬚神探)的自編、自導、自演的個人Show,然而,這位「三棲」電影人無法超越一九七四年上一次拍的同名舊作電影,結果得啖笑。

老實講,我大略看過小說,感覺甚是痛苦,書中交代一車十三個人之背景與關係,已經教你眼花繚亂,走入戲院看兩個小時的濃縮版電影,你認真就頭暈了,我包保張小玉散場時只記得一個扮死屍的尊尼特普,其他發生甚麼事情也不會知道。到底十二個來自不同背景關係的人,合謀這個富商,在神探揭發之下,十二個殺人犯最終還可以開香檳慶祝,繼而逍遙法外,這是甚麼道理?竟然從沒有人批評過這是「妨礙司法公正」,這又代表甚麼心態?

張小玉依然如三十年前的一派純真迷茫少女氣質,她眼中的世界總是開派對的開心熱鬧,她總是感覺最表面化的一面。我跟師兄看《東方快車謀殺案》就不一樣了,從小說到電影,覺得我們的世界似乎愈來愈庸俗,不值簡尼夫伯納「玩弄」電影之行為,他連原著的角色都自把自為改頭換面,小說中的神探竟變成飛天俠的娛樂觀眾,這是很哀傷的事。

飯聚之後,我跟師兄再談片刻,我不禁問︰「其實我同你是否都要考慮去加拿大呢?」真的,香港一路走來,有點像一列東方號快車,車上的公義、正義,有如小說家筆下的天馬行空,隨時而任意改變,神探從伸張正義的執法人員,轉身變成決定一切的大法官,為甚麼沒有質疑呢?師兄答︰「這是偵探小說讀者心態使然,大家都以為是讀者,預先知道前因後果,結果人人未審先判,擺得上網,更可以變成公審。」對,這個年代還需要有偵探嗎?不必了,這是一個福爾摩斯都可以失業的社會,破案太老套,在資訊化年代,通過社交平台搞個競猜誰是兇手的遊戲便可,重點是誰是兇手沒有答案,結果由網友以留言方式產生。

當然,人工智能的高速發展也把偵探世界的美好環境破壞了,據聞AI的辨識人面能力,就快高到「化咗灰都認得你」之境地,加上「天眼」滿街高高掛,每一個角落都可以被監拍,就算不計社交平台這個大殺傷力武器,他日出現的智能偵探,可以教警隊大幅精簡人手,福爾摩斯除了領救濟金之外,唯一可能是去投靠做醫生的華生,例如幫手做個登記護士。

我和師兄都曾經很自負,讀書時看過不少書,自認是宿舍的智多星,從德國橋牌,到金庸小說、現代偵探小說,都無一不熟,無一不精,看看當年那邊廂的如張小玉,可說虛無縹緲得很,這樣的大學生都是一心等嫁,她沒有甚麼值等我們羨慕,不過,今天相比之下,張小玉就是活得比我們好。

我說︰「如果我是張小玉多好,幾十年如一日的無所謂,活在自己的感覺良好之中,我嘛,睇套戲都可激出一身汗,想多幾想就勞氣兼心跳,真係煩。」師兄點點頭,「其實係你庸人自擾之,面對現實,不必有如《東方快車謀殺案》人物那麼複雜,簡簡單單,記住一個尊尼特普,當睇戲就算啦。」係囉,我又何必擔心福爾摩斯呢?你看簡單的張小玉,這麼多年都「無老」,幾難得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