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消委起訴小鳴單車,押金能退嗎?代理律師這樣說
2017年12月19日11:13

  來源:南方都市報

  關於某些共享單車,押金打水漂的問題,終於等到,消委會放“狠招”了!

  12月18日,共享單車公益訴訟全國第一案獲法院正式受理,小鳴單車將走上被告席!

  廣東省消費者委員會就“小鳴單車”拖欠消費者押金、資金賬戶管理不規範等系列問題提起公益訴訟。

  據悉,目前全省已接獲對小鳴單車超3萬件投訴,投訴內容大多針對押金逾期退還的問題,經銀行核實小鳴單車押金並未委託第三方監管。

  省消委會提出判令被告

  1,立即停止拖延退還消費者押金的行為。

  2,對消費者押金實施專款專用、即租即押、即還即退、第三方監管等措施。

  3,對新註冊消費者採用免押金的方式提供服務等訴求。

  目前,此案由省消委會公益訴訟律師團成員――廣強律師事務所陳北元律師、廣東金輪律師事務所方圳斌律師共同進行代理。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已受理此案。

  那麼,問題來了,這官司一打,199元押金是不是就有戲了呢?

  這個,還不好說。

  律師陳北元:

  消費公益訴訟核心在推動規範經營 不能解決個體賠償問題

  關於省消委會提起的共享單車公益訴訟全國第一案,作為本案訴訟律師團成員,廣強律師事務所陳北元律師向記者表示,省消委會發起此次公益訴訟的目的,並非為個別消費者去解決退押金的問題,而是維護不特定消費者主體的合法權益。並希望通過司法判決,推動共享單車經營者進行規範化經營。即此次的公益訴訟不具體涉及到錢的問題,也不能將所有問題都解決。

  據悉,自2013年的新民訴法確立了公益訴訟製度後,同年修訂通過次年實施的新《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四十七條對消費公益訴訟的起訴主體做了明確規定,“對侵害眾多消費者合法權益的行為,中國消費者協會以及在省、自治區、直轄市設立的消費者協會,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另據最高院2016年發佈的審理消費民事公益訴訟司法解釋第十三條明確,“在消費民事公益訴訟案件中,請求被告承擔停止侵害、排除妨礙、消除危險、賠禮道歉等民事責任的,人民法院可予支援”。

  據瞭解,目前在消費民事公益訴訟實踐中,公益訴訟原告人發起的多是停止侵權之訴而非賠償之訴。專家分析稱,公益訴訟製度設計目的就不是為了個體利益,而是為了規範市場主體。

  [走訪]

  小鳴單車

  廣州辦公地已無蹤影 聯繫多次未接聽

  針對公益訴訟的被告方小鳴單車,南都記者昨天也嚐試聯繫。根據公開資料顯示,小鳴單車的經營管理方為廣州悅騎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查詢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可得知廣州悅騎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登記狀態為“在營(開業)企業”。2017年10月18日其住所由廣州市增城區新塘鎮荔新十二路96號12棟109號3樓變更為廣州市天河區五山路141號之二1611房(僅限辦公用途)。

  南都記者於下午6時許走訪五山路該地址發現,與其他同樓層企業正常開業不同,位於一角的1611房已經關閉,門鎖無人。玻璃門上貼著的紙張被撕下,門口無任何有關“小鳴”的信息。據所在樓宇的物業安保人員介紹,該公司早已搬走,已達幾個月之久。而據此前媒體報導,該公司至少在10月底就已經搬離。

  根據之前綜合信息,記者得知小鳴單車還有一處辦公地點,位於尚德大廈3層,和“凱路仕”公司共用一間辦公室。記者隨後又走訪該樓宇3層,相關辦公地只有一處顯示為“凱路仕”的公司(廣州凱路仕自行車運動時尚產業股份有限公司),該公司仍在營業,但記者未見到工作人員。南都記者曾於11月份走訪過該公司,工作人員表示小鳴單車早已搬走,目前和“凱路仕”沒有關係。

  南都記者同時就公益訴訟問題電話諮詢小鳴單車公關方,對方表示自己目前已經離職,具體情況不清楚,而記者多次致電此前為小鳴單車實際控製人的鄧永豪,均為無人接聽狀態。

  [觀察]

  “挪用押金”或已成“公開的秘密”?

  早在四個月前,南都記者曾通過實測七家一線共享單車平台的押金退還情況,摩拜、ofo、哈囉(hellobike)、優拜均在申請押金退還當天到賬,小藍則用了2天,小鳴用了10天,酷騎則遲遲未退還。如今,小鳴、小藍、酷騎等多家共享單車的押金已經無法退還,公司則多“人去樓空”。即使有部分公司宣佈由另一家共享單車拜客接管運營,但拜客則告訴記者,即使合作也只負責車輛運營維護,不負責“押金退款”等問題。

  按照交通部的共享單車新規,共享單車的押金必須“專款專用,即租即押、即還即退。”但從幾家資金困難的企業均遭遇押金退還難的現狀看,以及業內人士接受採訪時透露,共享單車“挪用押金”幾乎是公開的秘密。即使現在能實現押金秒退的摩拜、ofo,在上個月遭遇“挪用押金數十億”的質疑時,兩者公開聲明均強調“保障用戶押金安全”,但也沒有正面回應押金使用狀態。

  此外,共享單車押金目前並沒有明確的政府監管方,國家和銀行機構對於共享單車沒有監管賬戶的明確規則,也尚未收到具體哪個部門監管的文件。廣州市交委就向記者證實,由於沒有上位法授權,目前交委對於共享單車的押金管理只能約談為主,督促平台做好押金管理,暫時沒有剛性的行政管理手段保護用戶押金安全,在此背景下,共享押金更多是依賴於開戶行對資金的監管。其中,摩拜、優拜開戶行是招行、ofo是中信、小鳴是華夏銀行。

  而銀行同樣有其他業務需求。有業內人士向南都記者透露,“專款可以定義為‘不出賬戶’,有些企業可能與銀行達成協議,設立監管,但購買銀行內理財產品。”此前接受採訪時,有媒體透露摩拜CEO王曉峰曾說過“用押金購買理財產品”。

  ofo的銀行託管方中信銀行向南都記者透露,其押金使用狀況簽訂保密協議,不便透露,而小鳴宣傳的託管方華夏銀行廣州分行負責人則表示,“廣州悅騎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註:小鳴單車是該公司的主營產品)在華夏銀行開立的結算賬戶性質為一般存款賬戶,未與開戶銀行簽訂任何資金監管協議,故我行無法對其進行資金監管。”

  出品:南都采編指揮中心

  采寫 南都記者 餘毅菁 馬輝 蔡輝 吳筍林 魏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