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星光——名筆論語(曾肇弘)
2017年12月18日03:00
有「長青樹」之稱的李麗華,縱橫影壇數十年,成績斐然。(黑白圖片)

【星島日報報道】(作者曾肇弘,中文系畢業,遊走於城市的大街小巷,沐浴於文學與電影之間,在科技年代努力尋找前人的足迹。電郵:ericwstsang@yahoo.com.hk。)

我沒有刻意計算或比較過,但感覺上今年演藝界不少人離開了,隔一陣子便突然在報章或社交媒體收到某位熟悉藝人的死訊,叫人好生難過。趁一年將盡,便寫一下其中幾位我印象較深的藝人,向逝者致敬。

今年芸芸已故藝人中,影齡最資深要數三月辭世的「長青樹」李麗華,台灣金馬獎與香港電影金像獎總算及時在她生前頒發「終身成就獎」。李麗華由上世紀四十年代於上海出道,戰後南來香港,後來又赴台灣拍片,縱橫影壇數十年,當紅的女星也換了好幾代,但她依然屹立不倒,穩坐首席女星的寶座,這項紀錄即使不是絕後,也肯定是空前,殊不簡單。不過,她告別影壇時原來還未到六十歲,相比今天圈中很多藝人早已「登陸」,甚至如羅蘭、胡楓、謝賢,年過八旬依然活力十足,李麗華未免太早息影了。

李麗華之所以獨一無二,還有的是她那份母儀天下、Larger than Life的天后架勢與派頭。在她眾多的代表作中,我特別欣賞她演繹一些工於心計或強勢跋扈的女性,如《武則天》、《迎春閣之風波》的角色,可謂不作他人想。她一出場便散發着亮眼的明星光芒,這大概就是上一代影迷所懷念的「星味」吧。

從京劇刀馬旦搖身一變成為武打女星,五月在美國病逝的于素秋,活躍影壇的時間雖然不及李麗華長,但也拍了超過二百部片,非常多產。不過奇怪的是,粵語不靈光的她,拍攝粵語片竟然多過國語片,最深入民心自然是她與曹達華合作的多部武俠片、神怪片,兩人經常飾演師兄、師妹。而觀眾都知道,于素秋絕大部分的粵語片都是在「做口形」,對白是有專人在拍攝現場即時替她配音的,這個堪稱世界電影史上相當有趣的個案。

其實同期李湄、唐若菁、洪波等外省演員也拍過粵語片,他們說粵語並不比于素秋好,但也是真人發聲。于素秋不用真聲,始終有礙她發揮演技,而且她拍的粵語片,質素也頗參差,所以我對她印象較深的作品,是她罕有主演的一部國語時裝片《溫柔鄉》。片中她飾演林黛的情敵,不用舞刀弄槍,而是施展女性嫵媚去爭奪張揚歡心。或許因為她說回國語,演出自然得多,造型也富時代魅力。

比起「阿姐」級的李麗華和于素秋,數月前過身的韓國才,認識他的人恐怕不多。武術指導出身的他,雖然沒有小生的標準外貌,但上世紀七十、八十年代憑着扮演小人物,也紅過一段日子。他是桂治洪導演的愛將,其中《香港奇案之二:兇殺》的一段《臨村兇殺案》,便由韓國才主演一個來自新界鄉村的啞巴,飽受欺凌,結果走投無路,悲劇收場。全段以黑白拍攝,當年頗獲好評。後來他演過不少當時流行的光棍、功夫喜劇,記得他在徐克的怪雞片《地獄無門》飾演小偷,展露其靈活身手和諧趣演技。

說起來,今年離世的藝人中,有多位皆曾効力邵氏。除了李麗華、韓國才以外,秦萍也是邵氏一手培訓出來的新星,不過拍了數年戲便息影嫁人,但她早前逝世時也引起不少影迷懷念。方逸華更不用說,她仍是歌星時已為多部邵氏電影擔任幕後代唱,後來她退出歌壇,迅即成為邵逸夫身邊的紅顏知己與得力助手。

下筆之際,又驚聞井莉與江漢逝世的消息。井莉是邵氏性格演員井淼的千金,上世紀六十年代末加入邵氏,憑處女作《船》一炮而紅。之後,武俠片大行其道,形象宜古宜今的她,依然備受器重,星途可算順遂。特別是楚原導演的作品,不論是時裝文藝片,抑或改編古龍小說的新派武俠片,井莉幾乎都是御用女主角。

我記得第一部慕名接觸的邵氏電影,是張徹導演的《刺馬》,片中井莉與丈夫的義兄狄龍在溪澗私會,狄龍赤裸上身輕撫她的一幕,令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從此記住了井莉這名字。後來看多了她的作品,她的演技未必特別出色,但比起邵氏一眾濃妝艷抹的女星,她那份清麗脫俗的氣質就顯得格外可貴。

至於江漢,我最初認識他是電視台的甘草演員,母親說他昔日很受歡迎,後來我終於有機會看到他年輕時拍的《雷雨》、《故園春夢》,他確實是青靚白淨的北方帥哥。資深影迷都說江漢的代表作是武俠片《我來也》和續集《我又來也》,可惜我到現在仍沒看過。

江漢來自左派演藝家庭,早期拍攝國語片,後來更兼拍粵語片,跟白茵、苗金鳳合作最多。文革時,為了緊跟政治路線,他也參演了一部樣板戲《沙家浜殲敵記》。十年浩劫過後,左派電影一蹶不振,江漢再受注目的演出,大概是他轉戰麗的拍攝電視劇《人在江湖》,與陳觀泰飾演的兄弟了。

除了上述幾位,今年過身的影人還有歐陽珮珊、方華、魯芬、曾守明、梁蘭思、潘壘、陳自強……奈何篇幅有限,恕我不能一一寫下去。縱使他們已經不在人世,惟幸留下很多精采的作品,教我們在光影里再三回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