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智慧城市多是智能項目 沒一座城市可稱智慧
2017年12月18日10:10

  《科學人》最新一期的文章:關於智慧城市,人們不願面對的真相。文章的作者史密斯(Kendra Smith)直接指出:“當前的智慧城市現實是,根本沒有一座城市稱得上智慧。”

  他認為,如果一個城市的運轉,最終追求的是效率、便利、舒適的話,那麼智慧化應該是這個時代所能給出最好的答案。但智能組件無法完美串連,以至於在節奏交錯影響下牽絆彼此的實現,使得集體面對的挑戰升級。

  文章整理了最近智慧城市的重要新聞:比爾・蓋茨(Bill Gates)11月13日宣佈,要在美國亞利桑那州沙漠里買下2萬5千畝土地,從無到有打造一座智慧城市。美國EasyPark公佈了全球2017智能城市索引(2017 Smart City Index),第一名是哥本哈根。

  作者認為,截至目前,我們所謂的智慧城市其實只是智慧項目的個例。無論是匹茲堡費城交通局花費3千萬美元推動能夠自動根據車流狀況調整的智能信號燈系統,還是坎薩斯市政府投資1千5百萬美元打造的智慧照明計劃(該計劃通過內建傳感器在沒有行人與車子時自動關閉街燈來節能省電,預計可以減少兩到三成的電力浪費),這些個別的亮點項目都展現了智慧城市科技的潛力,但卻無法代表網絡相連、點對點的規劃每一個角落街廓、呈現出完整的智慧城市。

  這樣的聲音在智慧城市建設的過程中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到。在倫敦政經學院(LSE)城市計劃中資深研究員、美國的都市分析專業者格林菲爾德(Adam Greenfield)認為,智慧城市這個概念把科技擺在民眾前面,忽略了那些最基本讓我們作為人的基本要素。他對科技沒有成見,甚至他也是先進技術的早期倡議者,但是他認為對所謂智能操作系統、數據分析與算法將是影響我們未來的關鍵這個看法,我們不能忽略目前已經有來自全球各地的疑慮與批判。

  2014年的LSE報導《把智慧城市變笨吧!》,與他的著作《反對智慧城市》(Against the Smart City),認為這個問題不只是智慧城市的修辭學與話術出了問題,媒體無法揭露這是一個大型科技公司的營銷現象,報導智慧城市但是卻沒有辦法批判思考與討論後台政治的種種連動關係,這些也讓智慧城市的“智慧”遮蔽了人們的雙眼。格林菲爾德自己本身也是物聯網社會影響與設計的最早論述者之一,除了不再用鳥瞰的方式、而是用“由下而上”的觀點來重新檢視智慧城市之外,近年來更轉向思考與檢驗哪些“激進的科技”,例如區塊鏈,可以合作形塑城市的未來。

  作者表示,智慧城市不是新的故事,而對智慧城市的批判也已經有其歷史。只是長久以來,這些論述分屬不同的陣營,各自有一套看法與觀點。另作者好奇的是,為何是當下會激發出來?為何現在我們會在社交媒體上聽見越來越多人在關注這樣的意見看法交峰?當《科學人》這樣的推廣科學與技術觀點的科普讀物,都開始反省智慧城市的時候,代表的意義是什麼?

  智慧城市也將面對這樣的轉變。傳統用戶不依賴網絡,需要傳統的服務來銜接這些公民的日常生活──而這些想像就是過去智慧城市主流概念的核心情境。一旦人們遭遇越來越多先進的應用,傳統服務不再能夠滿足大家時,也將帶來智慧城市的改版與升級契機:‘這個時候’我們就需要更包容性的智慧城市概念來引導人們前行。【環球網智能報導 記者 張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