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鬧僵多年仍受球迷愛戴!他依舊是這的王
2017年12月17日14:23

安東尼和紐約人
安東尼和紐約人

  香港時間12月17日,紐約人主場迎戰雷霆。賽前,球員入場儀式。

  客隊的當家球星是韋斯卜克,但今天壓軸出場的是安東尼。在他的名字被現場DJ唸到之前,全場燈光暗了下來,現場大屏幕開始播放主隊為他製作的感謝影片。

  影片里的安東尼在場上肆意殺伐,在場下面對紐約球迷卻總是滿臉笑意。

  主人公本尊獨自坐在板凳席的末尾,戴著兜帽,靜靜地仰頭看著。

  往事的記憶隨著一幕幕畫面,在現場的兩萬球迷腦中呼嘯而過……

  2011年2月22日,在一筆涉及13人的大交易中,安東尼被金塊送到了紐約人。早已看膩了高原風光的安東尼很早之前就按捺不住對全美第一大都市的嚮往之情。參加球隊的新援介紹會時,安東尼直言自己夢想成真,並毫不掩飾對紐約人前景的看好:

  “在今年就贏得總冠軍?誰知道呢?我覺得我們可能需要一些時間,但球隊無疑正在朝著好的方向發展……”

  這話在當時看來,一點兒都不像狂言。27歲的安東尼,得分能力不說獨步天下,至少能跟任何一位超巨分庭抗禮;而當時的紐約人陣中,比盧普斯、安東尼和斯塔德邁爾的三巨頭核心陣容,在紙面層面上已經具備挑戰熱火和公牛的實力。

  當季,安東尼率隊時隔6年重返季後賽。

  次年,紐約人再進季後賽,雖然依舊止步首輪,但至少從如日中天的熱火手中搶到了一場勝利。

  在03三傑的內戰中,安東尼的表現絲毫不遜詹韋,場均27.8分、8.2個籃板、2.2次助攻和1.2次偷球。

  第三年,安東尼就率隊走上了高峰。2012―2013賽季,紐約人拿到了16年未見的54勝,高居東岸第二――他們上一次取得比這更出色的戰績,還是在1997年。帕泰利克-伊榮位居四大中鋒,巔峰尚在。

  一記封籃毀了這一切。

  首輪,安東尼率隊4-2力克塞爾特人。隨後,加納特和皮雅斯被交易到了網隊,三巨頭時代的綠軍徹底解體。

  次輪,跟東岸新軍溜馬殺至第六戰,安東尼和紐約人尚有機會。

  第四節還剩5分05秒,紐約人92-90領先溜馬2分。安東尼接到球,一個轉身輕鬆過掉今天的隊友、彼時的小前鋒新貴保羅-佐治,殺向籃筐。

  羅伊-希伯特早已靜候,找準時機,奮力起跳,一記遮天蔽日的血帽。

  這一記封籃激起了溜馬全隊的鬥志。他們隨後迅速打出了一波9-0的進攻高潮,終結了系列賽的懸念。

  全場轟下39分的安東尼,輸掉了跟詹韋在東岸之巔大戰一場的機會。隨後,紐約人江河日下。

  而其原因,在那場比賽中也早已初露端倪。

  希伯特的封籃是致命一擊,但溜馬能淘汰紐約人乃至將熱火逼至搶七的根源,是印城五虎的集體爆發。

  次輪第六戰,印城五虎得分全部上雙。其中佐治23分、5個籃板、4次助攻;石樂誌之前的史提芬森25分、10個籃板、3次助攻;“高圓圓”前身希伯特轟下21分、12個籃板和5次封籃。

  在巨星抱團逐漸成風的時代,背靠小球市的溜馬自己培養出了一套多核心陣容。

  而紐約人在安東尼的39分之外,只有兩人得分上雙――伊曼-舒伯特和JR-史密夫。

  初到紐約時的三巨頭早已不攻自破。A.史杜達米亞本以為離開拿殊也能闖出一片天地,卻在打出一陣“虛假繁榮”之後迅速垮掉。前一年對陣熱火的季後賽首輪的“消防栓事件”,更是展示了A.史杜達米亞感人的情商。在安東尼獨力對抗印城五虎的季後賽中,他只打了4場,場均出戰8分鐘。

  比盧普斯因年老被球隊放棄。取而代之的是更老的傑特。40歲的傑特依舊擁有這顆星球上球商最高的大腦(或許沒有之一)。但人老腿先老,那輪系列賽,老傑特實在打不動了,場均出場時間甚至不到15分鐘。

  所以我們能理解,為什麼安東尼會在2016―2017賽季那麼喜歡樸辛基斯。這位小兄弟無疑會威脅他在球隊的獨尊地位。但獨自帶隊太久,安東尼早就羨慕起了巨星之間相互扶持的氛圍……

  在這樣的背景下,紐約人管理層的動盪成了壓垮球隊的最後一根稻草。

  近年來,人們熟知“禪師”菲爾-積遜的荒唐。但事實上,早在安東尼加盟之時,這支球隊的高層就早已混亂不堪。

  唐尼-禾爾什是將安東尼帶到紐約的時任紐約人總經理。由於在這筆交易中動用了太多球隊資產,他很快就被老闆蘭多炒了魷魚。

  在那之後的六年,紐約人換了四任總經理……

  以及五任主教練。

  而這期間在球隊高層坐得最穩的,是2017年夏天嘲笑安東尼訓練影片的主角,史提芬-米爾斯。

  因為作為球隊總裁,史提芬-米爾斯不需要只為球隊戰績負責。他是一位成功的生意人:在擁有安東尼之後,米爾斯幫助紐約人的人氣和市值猛增。在今年7月的福布斯榜單中,紐約人以33億美元的市值高居全美體育隊伍的第七――另一支入選前十的NBA球隊是排在第九的湖人……

  2013年兵敗印第安納之後,安東尼再也沒能率隊打進季後賽。他對單打的癡迷不利於激活隊友;他的傷病拖了球隊後腿;他在場下也不是占士式的完美領袖。

  但在如此混亂的籃球環境中,安東尼又該為球隊的墮落背多少口鍋呢?

  如今回過頭看,叫囂著要先賣Melo再甩樸辛基斯的禪師,只是紐約人管理層的一個典型而已。他是安東尼和紐約人分手的導火索,但並非根源。

  想要賺大錢和名氣的安東尼,遇見了能讓他賺大錢和名氣的紐約人。

  等到他意識到自己更想要勝利之後,紐約人卻仍然只能幫他賺到大錢和名氣。

  一句爛俗的台詞可以解釋大多數巨星和球隊之間的分手:“不是誰不好,只是不合適。”

  所以,2017年4月12日,安東尼最後一次身披橘藍相間的7號戰袍在紐約主場幫助球隊1分險勝76人之後,他決定離開……

  249天之後,安東尼重返麥基迪遜花園球館。在雷霆96-111敗給紐約人的這場比賽中,他18投5中,拿到12分和5個籃板。

  他享受著主場球迷的歡呼,他的妻子、家庭、小弟和生意還都留在這座城市。他和紐約之間,不會被一場比賽切斷緣分。

  紐約黑道一條街,掃聽掃聽誰是爹……

  只是,三巨頭全員出戰的雷霆輸給了樸辛基斯休戰的紐約人,成了安東尼新困局的縮影:

  雷霆勝率仍不及五成,懸在西岸季後賽的邊緣。他苦苦尋求的勝利,在賽季打完三分之一之後,依舊遙不可及。

  紐約還是他的家,他早晚要回家的。

  但他的家人,當然更希望他能帶著家鄉給不了他的東西,衣錦還鄉……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新浪NBA公眾號

  (南安北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