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門遁甲》袁和平:“新鮮感”是當今武俠電影的最大剛需
2017年12月14日11:27
《奇門遁甲》
《奇門遁甲》
影片概念設計圖充滿了天馬行空的想像力。
影片概念設計圖充滿了天馬行空的想像力。

  今日在內地公映的《奇門遁甲》是袁和平導演,徐克編劇、監製的奇幻武俠片。兩位幕後主創一個是華語電影的功夫之王,一個是武俠電影的特效大師,《奇門遁甲》算是各取所長,將動作與特效做了很好的結合。影片講述一個妖孽橫行的時代,為了世間安危,江湖神秘組織“霧隱門”挺身而出,與“天外來客”展開鬥爭。電影的故事和世界觀是來自徐克的,充滿著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很多情節設計都腦洞大開,再加上袁和平的動作設計,整個視覺上給觀眾一種很新鮮的愉悅刺激。

  拋去動作、特效、想像力這些視覺層面的部分,《奇門遁甲》在故事上存在明顯短板。它特別像34年前徐克導演的《新蜀山劍俠》,都構建了一個龐大的世界觀,有著無與倫比的特效技術與想像力做支撐,唯獨在故事上顯得有點淩亂,很多劇情邏輯存在漏洞。儘管如此,《奇門遁甲》仍然是今年年底最具娛樂性和想像力的華語大片。記者採訪導演袁和平,聊一下這部奇幻巨製的腦洞、動作特效是如何實現的。

  腦洞

  中國武俠VS天外來客

  片名“奇門遁甲”究竟是什麼意思?袁和平表示,“‘奇門遁甲’包括很多東西,天文地理、奇幻異術,我們會去挑精髓的東西來表現。”而到了電影中,導演袁和平與監製徐克,將這一腦洞不斷擴大,做成了一個“中國武俠大戰天外來客”的故事。國產奇幻片類型不外乎以各種妖為題材,基本都是傳統的法術,但《奇門遁甲》卻以本土武俠文化為底子,再結合玄幻類型,試圖打造一部國產超級英雄奇幻大片。

  影片中隨處閃現出的天馬行空的想像力,讓觀眾驚歎之餘,還有著強烈的喜劇效果。“霧隱門”成員中,每個人物所具備的神奇技能讓人腦洞大開。其中最讓人跌破眼鏡的是柳岩飾演的一個叫大鼻毛的角色,不得不佩服徐老怪對觀眾思維認知的顛覆能力,讓這麼一個性感的身體去演繹兩個反差如此大的角色。

  動作特效

  真3D+1000個特效鏡頭

  1982年,袁和平導演就拍過一部《奇門遁甲》。對於這兩部的關係,導演袁和平稱:“只是名字相同而已,整個內容都不一樣了。那時候特效還不成熟,用土方法做特效,現在技術很先進了。”35年過去了,電影的特效技術不可同日而語。不過,在這部奇幻武俠片中,導演還是實地搭建了很多場景,據袁和平透露,最大的景搭了一個月。之後把每個角度的故事板畫下來,通過實景與電腦特效相結合的方式,增加影片的質感。整部影片都是用3D技術拍攝,特效鏡頭超過1000多個。片中出現的“三目怪魚”、“赤目”、“九天玄鳥”等怪物都十分逼真。

  對於影片的動作設計,導演袁和平一直追求一種新鮮感。“通常我的每部戲都要有新鮮感在裡面,比如龍門石窟有場戲,人站在佛像上是怎麼表現動作的,這些都要去設計,這樣動作看起來才會比較新穎。”

袁和平
袁和平
“八爺”袁和平(圖)和“老爺”徐克再度攜手打造武俠新世界。
“八爺”袁和平(圖)和“老爺”徐克再度攜手打造武俠新世界。

  [角色解讀]

  ●伍佰(老大)

  霧隱門中的大哥,代表“幻”,在片中的絕招是會幻術,能易容,並且有很強的預知能力。這是伍佰繼17年前的《順流逆流》之後,第二次與徐克合作,演這個角色之前,伍佰曾問過徐克,這個老大要怎麼當。徐克說你在演唱會上是什麼樣子,在這部電影里就是什麼樣子。然後,伍佰就照做了。

  ●大鵬(諸葛青雲)

  霧隱門弟子,代表“樂”,擅長醫術,在片中是一名大夫,背負重任,治病救人,是一個典型直男,他有感情,有喜歡的人,但就是不知道怎麼表達內心真實的情感,“感情太複雜了,還是拯救世界比較有意思。”

  ●倪妮(鐵蜻蜓)

  霧隱門弟子,代表“速”,絕招是能變成飛毯快速移動,還可以易容。她表面上看是一位雷厲風行的俠女,但內心卻很溫柔,刀子嘴豆腐心,一直喜歡著大鵬飾演的諸葛青雲,卻壓抑著內心最真實的情感。

  ●周冬雨(小圓圈)

  霧隱門掌門,代表“迷”,是一位身份不明的謎之少女,可以變身成一隻非常炫酷的鳥,絕招是能讓世間萬物獲得重生,片中她將刀宜長失去的手臂和腿重新長了出來,負責給隊友充血,戰鬥力。小圓圈雖然是掌門,其實有點傻白甜,什麼都不懂,但在殘酷的現實面前逐漸變成熟,最後變成真正的“狠角色”。

  ●李治廷(刀宜長)

  霧隱門新加入的弟子,之前是一名捕快,工作做不好,老是抓錯人,笨手笨腳,代表“勁”,武打動作十分勁道,特別是被小圓圈救治之後,更是顯示出了強大的力量。他為人耿直,還有赤子之心,有行動力,遇到喜歡的人雖然不會說什麼,但是會用行動來表達。

  ● 柳岩(花想容/大鼻毛)

  代表“魅”,能夠展現魅惑眾生的氣場,她的功能比較現代,是一台留言機,在她身上可以儲存各種各樣的信息。她還有另一個形象,就是大鼻毛,是一個滿臉褶子,鼻毛外露的醜八怪。

  爺們談

  袁和平:拍吊威亞戲,我不管演員是否恐高

  新京報:怎麼想到拍一個“天外來客”的故事的?

  袁和平:其實這個故事是時刻在想的。我以前拍《奇門遁甲》時,是比較傳統的講玄幻之術、中國民間的把戲等。現在拍的要更宏觀一點。“天外來客”我覺得可行,是另外一種比較宏觀的看法,可以讓整個《奇門遁甲》人物角色出來都很好看。

  新京報:以前拍武俠片,你都是找專業動作演員,這次為什麼都是非專業動作演員?

  袁和平:《奇門遁甲》是一部武俠動作片,但更是一種新鮮的,不一樣的動作片。不一定要找武戲出身的演員來演,找一些新面孔演會比較能體現“新”的感覺。

  新京報:這幾位主演是您親自挑的嗎?

  袁和平:好像都沒有(大笑),全是別人挑給我看,我再來決定。

  新京報:主演們所有的動作戲都是自己完成的嗎?

  袁和平:大部分都是自己完成的,百分之九十多。

  新京報:演員做了多久的訓練?

  袁和平:其實根本沒有時間訓練。就現場練鏡頭,所以我們拍的時間會長一點。前期訓練工作不足,後面的每個鏡頭都花很多時間去給他們練習。

  新京報:拍攝時候吊威亞對於他們來說有難度嗎?

  袁和平:應該有,我們的武行會試給他們看。他們每個人都有點恐高,我的考量是,恐高我不管,我要管你安全,安全了再來做這個動作。因為我拍那麼多年戲都沒有出過安全問題,安全是我很注重的,不管戲如何設計、佈置,恐高歸恐高,安全第一,地上的安全措施也要做好。

  新京報:在片場會跟他們說一些關於拍動作戲的“小竅門”嗎?

  袁和平:動作是沒有竅門的,我會跟他們說為什麼這麼打,這一腳應該怎麼踢。一定是有功底才行,沒有功底很難掌握。比如你的一拳怎麼打出力量,中拳的人會怎麼表現,這些都會有我們武行人來教。

  新京報:相對之前的武俠片,這部《奇門遁甲》最吸引人的地方是什麼?

  袁和平:動作和特效的配合,和“霧隱門”裡面每個人的性格、技能都不一樣。

  新京報:你和徐克導演有過非常多次的合作,他這次有什麼變化嗎?

  袁和平:徐克變化很大了,他每部戲變化都很大。(笑)他不會重複自己,我也不重複的。跟他合作會有很多火花,其實我和他很久都沒有合作了。采寫/記者 滕朝 李桐 實習生 夏秋子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