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中能把你讀笑、又讀哭的8句詩
2017年12月07日22:29

◆◆◆ ?◆◆

國學知識

名句背後的喜怒悲歡...

來源:中國書法家論壇、儒風大家(rufengdajia)

李白: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

想像一下,一個男人從24歲起開始仗劍遠遊,去了成都、重慶、揚州,又去了河南、湖北、陝西、山西。中國溜了一大圈,轉眼就是18年,比王寶釧寒窯18年還苦。

王小波說:走的那一年,是我人生的黃金時代,我有很多奢望,我想愛,想吃,還想在一瞬間變成天上半明半暗的雲。後來我才知道,生活是個緩慢受錘的過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逝,最後變成像挨了錘的牛一樣。

那年,李白42歲了!他很失敗,還大病過一場!他像一頭挨了重錘的牛!那天,也許像你一樣,剛送完孩子去學校,吃完街邊攤,找朋友喝悶酒。突然接到大唐李隆基總裁電話:“小李呀,快到碗裡來。”

皇帝讓他去當翰林。

“我不跟你們瞎玩兒了!”說完,他特別爽。

杜甫:老妻畫紙為棋局,稚子敲針作釣鉤。

寫這兩句詩的時杜教授已經48歲了。他一生勇闖天涯,這些年日子是這樣過來的:學霸落榜,小兒餓死,千里走單騎追肅宗,仗義執言丟官職。

這些事,放你身上一件估計你都扛不住。可這麼多年,妻子一直在家等他!這讓人想起《重慶森林》里一句台詞:每一個人都有一個習慣,我的習慣就是在這邊等阿杜下班,這一句就讓人淚崩!杜甫在成都,過了幾年居家好日子。

大俠喬峰也有句台詞:這裏的生活和平簡樸,白天出去打獵,晚上喝酒聊天,難道你不喜歡!

心安樂處,便是身安樂處!

雷金鋒 攝

魚玄機:別日南鴻才北去,今朝北雁又南飛

魚玄機是個萌妹子,唐代才女。也是唐代正妻鬥小三的犧牲品。被正宮趕出家後,依然心繫夫君,寄詩給丈夫李億,李卻連面都不敢見,這樣的男人讓人說什麼好?真想罰他背《牛津詞典》。

這總讓人想起《霸王別姬》一句台詞:不行!說好的是一輩子,少一年,一個月,一天,一個時辰,都不算是一輩子!

讀這兩句詩,真讓人落淚!

駱賓王:請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誰家之天下!

駱賓王質問的不是別人,而是唐代女神NO.1,就是電視劇《武媚娘傳奇》的主角。

這句詩的意思就是,你不配當皇帝!

要知道,在過去幾千年,世間的道義就是那些手無縛雞之力的文人肩負著,這得多大的勇氣!

劉叉:日出扶桑一丈高,人間萬事細如毛

每天追地鐵、寫策劃、見客戶、打醬油,下班還要臨時開會兩小時,事真多!

人生路上步履不停,可無論我們多麼小心翼翼,人生終會錯過一些事情。

什麼樣的人讓人最佩服?就是那些永遠不會發牢騷,卻一句話把生活說穿了的人――就像劉叉。然後還說一句:野夫怒見不平處,磨損胸中萬古刀。

這麼補刀,補的恰恰好!要不然說,愣頭愣腦的男人、單純的女人最可愛。

雷金鋒 攝

李益:十年離亂後,長大一相逢。

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李益和表弟一起長大,卻在安史之亂後重逢。

世界上最狠的一句話是:這一生,我們不要再見了。結果第二天在菜市場,你又遇見了他。

世界上還有一句話:不久,我們就會重新見面。有人用了十年,有的卻用盡一生。電視劇《潛伏》里的餘則成對王翠平笑著說再見,卻深知再見的那天將非常遙遠。

想一想,李益多麼幸運!

柳宗元:柳州柳刺史,種柳柳江邊

唐代詩人都有一股傻氣,李白曾以為詩寫的牛,大唐帝國就可以給他按下直通鍵;駱賓王以為寫幾首詩,就可以影響大boss。

柳宗元喜歡柳樹,就發動柳州人民天天過植樹節。你種樹,我買單,當翠柳成行、綠蔭展姿、民眾雀躍,他就感覺特別爽。

還寫詩講述自己種樹的各種爽。什麼叫癡,就是全世界人看重的,他覺得一點都不重要;全世界人覺得不重要的,他卻看重得要命。

姚合:不自識疏鄙,終年住在城。

唐代詩歌俱樂部,李白、杜甫晃蕩了大半個中國,高適,岑參也都是去國遠遊,皮日休也跟著大V黃巢創業好幾年。

姚合卻是“從前慢,現在也慢”。40歲才開始當官,寫詩也是小火慢燉、以勤奮取勝。可表明他歸隱之意的“武功體”文風反而因為恬靜的氣質流芳百世。

唐代人都叫他姚武功,他在武功縣寫的這兩句詩,“翻譯”一下也就是:我下一步準備去旅旅遊,找個比較大的城市,去趟燕郊。

原標題:《唐詩中能把你讀笑、又讀哭的8句詩》

編輯:顧浩楠

責編:劉船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