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狂言君:韋迪發力「老頭」休息
2017年12月05日18:07
詹韋
詹韋

  點擊‘狂言君侃球’可快速關注微信號:kuangyandoggy

  但凡賽場上出現大比分,地板俠必定異常興奮。“打,打,往死裡打。”以爵士對陣巫師為例,半場打完,便是慘烈的64-30。至於最終比分,定格在了116-69,整整47分的大屠殺。這充分證明一點,紀錄的誕生都是因緣巧合,並非你想破就能破。

  歸根結底,牆子的缺陣,對於巫師影響莫大。少了戰場司令官,原先的悍將、鬥將、猛將、闖將,萬將歸一,統統變成鐵匠。收官盤點,巫師的整體命中率為令人髮指的28.8%。這一幕,令全場6投1中的鐵童盧比奧,看的淚流滿面。

  “有生之年,能看到一支球隊以團夥的形式加入鐵神幫,真是太好了。”

  霍伊博格賽前說了,“我曾與韋迪交流,希望他能留在公牛,出任第六人。”這樣的說法,類似於明明自己長得像小灰灰,卻要求對象長得像蒙嘉慧,結果自然雞同鴨講,負分滾粗。所以說人還是得認清自我,拜託,真以為自己是洪興十三妹?

  離開公牛後,韋迪一轉身,便投入了安達的懷抱,小日子過的有滋有味。不僅從賽季之初的頹靡中走了出來,如今更是一口氣連贏11場。今兒對上公牛,對上自己的家鄉球隊,要說沒情緒,那必然是假的。君不見韋迪自後備登場後,目射精光,打的格外賣力嘛。

  韋迪發力,鍋福再發力,阿King樂的輕鬆。畢竟老漢打球的原則始終只有一個――――大腿多了朕抱腿,大腿沒了朕當腿。上半場確立優勢後,下半場偷偷懶,散散步,多好。考慮到只用三節便幾乎打爆公牛,向來愛把阿King當牲口使的盧指導,額外開恩,只讓他打了34分16秒,還不到35分鐘!簡直太夠意思了。

  這樣的福利,要珍惜,可不是每場比賽都能這麼輕鬆的喲。

  騎士東岸老二的位置越坐越穩,奈何抬頭遠望高居榜首的塞爾特人,仍忍不住一聲歎息。在騎士渾渾噩噩期間,綠衫軍早已發力猛衝,領跑了不止一個身位。過去在騎士眼裡,東岸賽區就像龜兔賽跑,哪怕打個盹兒,但凡覺醒,便能輕鬆超越。可如今時畢竟不同往日,騎士是兔子,那個綠油油的傢伙,同樣是隻兔子。兔子對兔子,哪有簡單超車的道理?這不,塞爾特人又把小鹿給放挺了。

  其實綠衫軍的這場比賽,沒什麼好多說的。四句話足以概括――――

  字母天賦第一;

  結局依舊歎息;

  單挑鬥不過你;

  全憑團戰給力。

  非要說的細一點兒,便是從開場到收官,字母哥無時不刻都在瘋狂衝擊塞爾特人禁區,令綠衫軍內線壓力山大。只是每每當分差拉近一點兒,歐弟總能站出來,一通操作,重新擴大領先。關鍵時刻碩大的心臟,冷峻的殺氣,還真是像極了當年的老大。有了這樣一把尖刀,再搭配賀福特、塔圖姆乃至斯瑪特。一場堅實的勝利,就是這麼敲定下來的。

  波書記與哈政委依舊雙雙缺席,紐約依舊處於無政府狀態,球隊自然一片混亂,毫無戰鬥力可言。也多虧溜馬末節心慈手軟放水,如若不然,多半也要鬧出慘案。黃蜂隨著獲加復出,總算找到贏球感覺。比賽臨近結束前,霍師傅弧頂一個虛晃,一個加速,便將白魔獸晃翻在地。這一幕,有力的證明魔獸再老,也是正版行貨;白魔獸維斯域再白,也只是山寨精仿。

  作為活塞教練,大雲根迪看著村夫今兒排出的陣容,心中一萬頭羊駝同時咆哮。“娘希匹,昨兒放水,今兒全軍出擊,幾個意思?”還別說,有的時候你真得佩服村夫神機妙算。作客主場背靠背,棄一場收一場,還真被他成功實現了戰略目標。更有意思的是,昨兒輸雷霆三分,今兒就贏活塞三分,不多不少,收支平衡。

  隨著裁判一聲哨響,比賽蓋棺定論,村夫拿起手中的排名表,嘴角微微上翹。

  “我呢,也就是為西強東弱,做了一點微小的工作罷了。”

  大帝伊比攜丞相西蒙斯,尚書列迪克,上將軍考文頓,坐鎮主場,殺氣騰騰,本以為料理太陽是件輕鬆愉快的事情。萬萬沒想到,反被烈日灼心。要說發揮,大帝22分12籃板,西蒙斯20分8籃板7助攻,列迪克25分,考文頓10分6籃板5助攻,都屬正常,可為什麼還是無緣贏下比賽呢?伊比百思不得其解,猛一抬頭,發現布卡正朝著自己笑。

  “大膽刁民,見到朕如此嬉皮笑臉,該當何罪?”伊比大怒。

  “你是帝,我也是帝,為何不能嬉皮笑臉?”布卡反問。

  “放肆,朕乃大帝,你是什麼帝?”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鳳凰城刷子帝,簡稱刷帝。”

  沃倫一如既往的強勢,這也罷了。德文-布卡這廝,全場爆砍46分,費城便Hold不住了。更要命的是,布卡能突能投還能瓷,打出了為所欲為之為所欲為。有道是黑到深處自然黑,同理可證,刷到深處自然Carry。布卡原本的想法很單純,刷一場高分。可刷著刷著,居然刷贏了……

  不誇張的講,布卡這等表現,無愧刷子屆的楷模。

  “你們知道,為什麼咱們王朝勇,總能在落後20分的不利局面下,觸底反彈,絕處逢生嗎?”王朝勇與塘鵝之戰完結後,卡爾得意洋洋的反問記者。

  記者們議論紛紛,面帶疑惑,心想卡爾究竟是什麼意思。興許是看出了記者們的疑惑,卡爾補充了一句。

  “因為我與德安東尼是師兄弟。他學的,是正統兵法,叫說揍就揍,瞬間暴走;而我呢,學的是暗黑兵法,叫公子獻頭,一波帶走。其中的區別在於,他火的爆發,是毫無徵兆的,可能在第一節,可能在第二節,也可能在第三節;而我王朝勇呢?上半場先送人頭,下半場一波爆發,直接帶走。其中的區別,各位不妨自行感受。”

  如卡爾所說的那樣,半場落後整整20分,第三節突然發力,進而末節將比賽收走。這種套路,已經不止出現了一次兩次了。而縱覽本場比賽,兩個花絮,不得不提。

  其一,比賽臨近結束前,勝負已分,百無聊賴的表妹戳了戳杜蘭特,問道。

  “武哥,你是巨星嗎?”

  “當然是,怎麼了?”

  “太好了,我也是,咱們一起下去吧。”

  其二,王朝勇贏則贏矣,居里又扭到了自己的腳踝,十分揪心,雖說沒有結構性的損壞,但腳踝腫的像個蘿蔔。

  願人人無恙,願聯盟健康。

  最後還是老規矩,講個八卦。

  塘鵝輸則輸矣,霍樂億卻有極其亮眼的表現,全場34分6籃板,論得分,還比居里更勝一籌。賽後回到家中,霍樂億疲憊之中,帶有幾分甜蜜。突然,門鈴響了。

  打開後,靚仔一臉誠懇的站著門口,見到霍樂億,納頭就拜。

  “看在大家都是金裝四大財子的份上,拉兄弟一把。兄弟也想為重回巔峰,為孟菲斯立功呐。”

  看著靚仔一臉懇切的樣子,霍樂億猶豫了片刻,轉身,從保險箱內拿出一個罐頭,往杯子裡舀了一勺,用熱水泡開溶解,涼了涼,一飲而盡。然後,露出了一本滿足的表情。

  “這什麼玩意兒?興奮劑啊?”靚仔瞪圓了雙眼,問道。

  “無知,進口的,高檔貨。”霍樂億白了靚仔一眼,彷彿在打量一隻土鱉。“這可是太平洋對岸生產的精煉奶粉,舀一勺,衝一衝,喝一杯,龍精虎猛,連神仙都能幹掉。”

  “我靠,中國貨效果這麼好?”靚仔的眼睛瞪的更大了。

  “那當然了,老哥我近來的表現,大家可都是看在眼裡的。”說罷,霍樂億將這精煉奶粉罐兒,得意的在靚仔面前晃了晃。

  奶粉罐兒的正面,一隻碩大的狗頭,散發著奪目的光芒。

  長按二維碼識別,關注狂言君公眾號狂言君侃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