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院士曾14次赴戈壁參與核試驗 被譽為核盾將軍
2017年12月04日02:24

  原標題:“核盾將軍”程天民

1980年8月,程天明(後排正中)在核試驗現場。
1980年8月,程天明(後排正中)在核試驗現場。

  週一有約

  日前,2017年吳階平醫學獎頒獎典禮在廣東省中山市舉行,90歲的中國工程院院士、陸軍軍醫大學教授程天民獲吳階平醫學獎。

  作為中國防原醫學的主要開拓者和領軍人,他從全面研究防原醫學到集中研究復合傷,從研究核武器損傷到貧鈾彈傷害,為國家醫學核防護工作作出了卓越的貢獻,被譽為“核盾將軍”。

  同時,他還是位精通書畫詩歌的藝術家。熟悉他的人說,他打通了科學與藝術的“任督二脈”。

  參與14次核試驗

  聚光燈下的程天民,身著西裝,滿頭銀髮,但風骨不減。他感慨道,自己曾經曆過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深知新中國來之不易。

  “當看到自己國家的原子彈、氫彈爆炸成功,蘑菇雲騰空而起時,我們在現場激動無比。”程天民說,可當看到死傷的效應動物,他便憂心忡忡,“不研究防護救治,怎麼能行”。

  1964年10月16日,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已初步研究了放射病的年輕教師程天民立即上書原總後勤部,請求參加核試驗。第二年,他就以學校參試小分隊副隊長的身份出現在戈壁灘核試驗現場,正式從病理學領域邁入防原醫學領域。彼時,防原醫學領域在我國幾乎處於空白狀態。

  37歲至50歲,不顧核輻射危險,程天民先後14次奔赴戈壁灘參加核試驗。他在詩中寫道:“大漠黃沙磨利劍,衛國安邦斬長鯨。”後來,他主編了我國第一部《核武器損傷及防護》。

  程天民將自己擅長的病理學專業知識與防原醫學結合起來,開展防原病理、創傷病理等方面的研究,巧妙運用病理學知識解答防原醫學問題。

  喜望群星耀滿天

  當初,程天民提出選擇復合傷研究方向時,有些學者說“單一傷都沒有搞清楚,復合傷太難了,搞不了”。但程天民堅持搞這一“別人不搞、少搞、後搞”的研究,並做到世界第一。他說:“由此我領悟到,科學研究要切實提高質量,要充分體現特色。”

  1986年11月,程天民由時任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任命為第三軍醫大學校長兼任校黨委書記。他像搞研究一樣辦大學,提出“以質量取勝,以特色取勝”的辦學戰略思想,確立全校以軍事醫學為重點和特色,著力培養高質量人才。

  此後,第三軍醫大學斬獲了3項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建成3個國家重點學科,走出了3位中國工程院院士。

  雖已90歲,程天民仍將滿腔熱忱傾注在人才培養上,“培養出德才兼備、超過自己的學術領軍人”成了他最大的心願。

  他一直對自己“約法四章”――不當蓋子、當好梯子、修橋鋪路、敲鑼打鼓。他先後培養出粟永萍、曹佳、餘爭平、史春夢等國家傑青、長江學者、973首席科學家等優秀領軍人才。

  瞭解程天民的人都認為,之所以他能取得如此大的成就,與其深厚的人文修養是分不開的。

  各種藝術愛好伴隨了程天民的一生,書法、繪畫、詩詞、篆刻、攝影、京劇,他樣樣精通。

  他曾利用自己既懂病理學又懂繪畫的優勢,為《病理解剖學》繪製了大量真實而生動的彩色圖譜,在研究論文和學術報告中也多輔以圖表,生動簡明地展示研究結論。

  他的書法繪畫作品曾與歐陽中石、範曾、劉大為、沈鵬等當代書畫巨匠的作品一同出版。此外,他還為《第三軍醫大學校歌》撰寫歌詞,曾登台演唱自己創作的京劇《大道康莊三醫大》。

  頒獎典禮上,獲獎後的程天民現場賦詩:“老來喜迎新時代,獲此殊榮受嘉勉。正道夕陽逢盛世,猶存丹心吐芳菲。老有所為所不為,初心不改國為先。待到日落西山時,喜望群星耀滿天”。

  或許,這就是他一生的寫照。

  (本版圖片除標註外來源於網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