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馬去接班C.朗?他不介意成為朗拿度
2017年11月17日14:42
尼馬去皇馬的可行性高嗎?
尼馬去皇馬的可行性高嗎?

  尼馬與皇馬的流言傳了有一陣了,如果這樁轉會能夠實現,那將會是球壇歷史上最重磅的交易之一。種種消息或許不是空穴來風,而尼馬和皇馬不是沒有實現這筆轉會的理由和條件。

  加盟巴黎僅僅幾個月,尼馬一定被媒體折磨的很煩。來到法甲後,他在場下受到的壓力比在巴塞時多了很多。在巴塞有美斯和比基等人的庇護,有好朋友幫他解圍,有訴說心事的對象。但到了巴黎,他成為了所有媒體聚焦的中心人物。既然選擇離開美斯做老大,那他就必須付出相應的代價,美斯和C.朗拿度哪個不是活在聚光燈下,哪個不是麻煩纏身?

  在新聞記者會上,他不堪重壓哭了出來,巴西媒體為他找藉口:他哭是因為想家了。但在巴塞這麼多年,他可沒因為想家哭過。

在新聞記者會上哭了
在新聞記者會上哭了

  《馬卡報》先透露皇馬將尼馬視為第一目標,而且已經準備了2億歐元的轉會資金。之後還報導稱卡斯米路將尼馬的情報傳達給了皇馬,他在巴黎過的不開心。隨後西班牙EL Chiringchito爆料尼馬在巴黎的合約中也包含2.2億歐元違約金。雖然法甲不承認違約金,但也不排除球員與球會之間私下的君子協定。

  那尼馬轉會皇馬究竟是徹頭徹尾的捏造還是確有跡象呢?這恐怕不是西班牙媒體坐在電腦前腦袋上亮個燈泡就胡亂敲出來的。無論是英國媒體還是西班牙媒體,都不會憑空編造新聞,他們也許會捕風捉影,但得到的消息都是記者親自詢問相關人士或調查出來的。拿轉會消息來說,有些轉會球會確實在操作,但轉會市場瞬息萬變,也許上一分鐘兩傢俱樂部已經達成了協議,但下一分鐘另一傢俱樂部就摻和進來把交易攪黃了。

  那些報導了卻沒有最終實現的轉會有很多,但也有很多在媒體報導時被球迷視為垃圾、廁紙的消息最後都成為了現實。比如今夏尼馬的轉會,比如占舒利和巴塞的轉會。《世界體育報》的封面已經打出「今日宣佈占舒利」的大標題,但幾分鐘後就改成了「占舒利不會來」。球迷一看,這不胡編亂造嗎,但事後占舒利本人也證實,他確實接近加盟巴塞,一切變故都是在那天早上突然發生的。這樣的情況連球員都始料未及,更別說媒體了。

「占舒利日」改成了「沒有占舒利」
「占舒利日」改成了「沒有占舒利」

  尼馬轉會皇馬到底有沒有可行性?毫無疑問是有的。尼馬離開巴塞的原因就是想要去其他球隊扛大梁,但他為什麼會選擇巴黎?因為巴黎給的起轉會費和工資。假如有一支英超球隊能夠給尼馬提供同樣水平的工資,那他有什麼理由去法甲?

  來到法甲之後尼馬如履平地,和西甲相比,聯賽水平確實差得多,今季巴黎奪冠一點懸念都沒有。《每日體育報》稱尼馬在法甲已經失去了動力,能讓他興奮的就是歐聯賽場,這說得通。簡東拿的疑惑也是很多人的疑惑:「一個在巴西和巴塞踢球的25歲球員,為什麼會來法甲與甘岡和亞眠這樣的對手比賽?」童言無忌的小球僮在問尼馬為何要離開巴塞的時候他說是為了讓法甲變好,不過這也就是騙騙小孩子了。

簡東拿的疑惑
簡東拿的疑惑

  為了自己的理想,為了世界第一人的目標,尼馬會一直待在整體水平較低的法甲嗎?當皇馬真的向他拋來橄欖枝,他是無法拒絕的。皇馬擁有最大的舞台,而且他兒時的夢想也是為皇馬踢球。雖然有前巴塞球員的這個身份,但他不會把這當做拒絕皇馬的理由。皇馬也許給不了他比大巴黎更高的年薪,但來到皇馬商業開發方面顯然會更成功。

尼馬的夢想是為皇馬踢球
尼馬的夢想是為皇馬踢球

  對於皇馬來說,引進尼馬不會讓C.朗拿度不舒服。如今兩人的位置並不重合,C.朗拿度已經不再是翼鋒踢法,現在的他更接近中路,能夠與尼馬共存。而在媒體曝出相關消息後,皇馬並沒有否認和闢謠。反而是幾位皇馬球員在被問到這個問題時,都一致表示了對尼馬的歡迎。「願意看到最好的球員在皇馬踢球」,拉莫斯、卡斯米路和施華路斯都沒對尼馬的巴塞身份有絲毫排斥。況且C.朗拿度與尼馬的關係不錯,如果能合作多拿幾個歐聯,那C.朗拿度也是接受的。

  親近皇馬的《馬卡報》一直在為皇馬買尼馬造勢,這其中一定會有獲利的一方,要麼這件事是真的,要麼就牽扯到了其他利益。他們憑空造謠,還拿著謠言去問皇馬球員的可能性又有多大?

  皇馬球員表態歡迎,親皇馬媒體宣傳造勢,皇馬可能確實動了買尼馬的心思。另外一種可能就是皇馬在警示C.朗拿度,《馬卡報》在9月份的時候透露C.朗拿度希望得到媲美美斯尼馬的年薪,不過皇馬暫時不會考慮。於是皇馬放出尼馬的消息,穩住C.朗拿度。

《馬卡報》曝C.朗拿度要求加薪
《馬卡報》曝C.朗拿度要求加薪

  如果皇馬真想買尼馬,那人們都可以理解。C.朗拿度32歲了,是時候找到一位夠份量的球員來接過天皇巨星的大旗,而引進尼馬是最直接的,既可與C.朗拿度一起完成時代的交替,又能打擊一下作為競爭對手的巴塞。只是皇馬引進尼馬就要接受他的一切,包括他的高工資,他的經理人老爸。而尼馬本人,他也許不會過多在乎老東家的感受。只要能夠成功,他不介意成為第二個朗拿度。

  (簡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