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通戰略投資商湯科技、摩拜
2017年11月16日04:57

  李娜

  儘管被博通和Apple“干擾”,但高通在新興領域的投資項目並沒有因此放慢腳步。11月15日,高通宣佈對9家中國公司進行風險投資,其中包括人工智能公司商湯科技、智能共享單車公司摩拜單車。

  高通副總裁兼高通創投全球董事總經理QuinnLi表示:“高通正在加速5G技術在終端側的佈局,提升芯片的AI計算性能。高通戰略投資商湯科技將助力其在AI研發領域更多投入,雙方的合作將打造整合解決方案,降低手機等終端設備廠商部署AI技術的成本,縮短研發週期,進而推動整個終端設備產業的快速升級。”

  商湯科技聯合創始人、CEO徐立博士則表示,隨著雙方資源的整合,將更加充分發揮商湯科技原創AI技術在高通Technologies芯片平台上的優勢,讓更多的終端設備受益於AI技術,加速終端智能化生態的發展。

  而對於摩拜的投資,高通創投的董事總經理沈勁曾在第一財經技術與創新大會上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人工智能和物聯網將是前沿科技中最熱門的領域。他認為,人工智能在IoT領域有很廣闊的應用場景,而在此前,高通和摩拜以及中國移動已聯手進行多模技術測試。

  在此前的合作中,高通將面向物聯網應用的LTE-IoT調製解調器應用在了摩拜單車智能鎖上,通過連接以及衛星定位與導航功能,用戶可更加精準地找到單車、加快開鎖速度,並持續監測單車狀態。

  此外,在9家公司中還有無線連接市場供應商創通電子、面向終端側的人工智能解決方案供應商耐能、無人值守便利店運營商零號元素、創新教育解決方案供應商美科科技、結合AI和VR/AR技術的內容提供商奇幻科技、“全沉浸式”英語學習環境供應商愛樂奇,以及農業大數據和智能化服務公司奧科美。

  高通稱,所有注資款項來自高通於2014年宣佈的1.5億美元中國戰略投資基金。

  AI催生更多垂直應用

  從“移動互聯網”到“互聯網教育、互聯網醫療”,再到如今風口上的“前沿科技”,高通在投資方向上也在找尋更適合自己的機會。

  沈勁告訴記者,電腦、手機有這麼大的規模,實際上把很多的核心技術都規模化、小型化、低成本化,使得它們可以被今天的無人機使用、VR使用,這些技術現在延伸到前沿科技,有代表性的就是五個方面:VR/AR、人工智能、物聯網、機器人和無人機。

  “數字擺在這兒,今後的五年將會有85億部智能手機走向這個市場。今年實際上是在智能手機上面體現人工智能的第一年,R11S就用了高通的人工智能技術,比如做圖片處理,包括刷臉的身份認證,很多旗艦高端手機從今年開始都會有人工智能的能力。這些能力首先會反映在照片攝像處理方面,然後會表現在你的智能人工助理的能力方面,也會幫助你管理內存、管理你的店員,當然通過手機還可以管理周邊的智能家居。”沈勁說。

  從某種意義上,過去智能設備的性能很大程度上取決於芯片的計算能力,但如今,智能手機、鏡頭、機器人、IoT等設備需要實時處理海量的數據,AI算法在終端的應用,也將成為促進終端設備智能化發展的全新推動力。

  商湯方面表示,“算法+芯片”的協同正在重新定義終端智能化生態,而商湯是中國最大的人工智能算法供應商。從這個邏輯上看,高通投資看重的是商湯的算法能力,以及未來在垂直領域的爆發力。高通有能力撮合這些投資對象相互合作。

  比如,在被投資的公司中,有一家叫奧科美的公司,已經建立了全國最大的農場管理網絡,並為產業管理機構提供基於大數據的智能化產業服務。

  而此前高通在以色列也投資了一家類似的公司,創業的項目就是將人工智能技術運用於全球十幾個農場。“目前這家公司已經採集到了5000多個農場的數據,因為有了如此大的數據量又吸引了很多買手,包括生鮮電商、超市的買手。很多農業資源也聚集在這家公司的平台上。現在這個平台上已經有超過100億的交易量,有了這樣一個數據平台,這家公司就可以迅速推進其在人工智能方面的發展。”沈勁說,農業、安防這樣的垂直市場存在大量的機會。

  中美經驗不能盲目複製

  自2015年開始,高通創投將其投資重點擴展至前沿科技,專注於在人工智能、物聯網、VR/AR、機器人等領域的投資。

  目前高通在中國管理近40家投資組合公司。在談到會選擇什麼樣的投資對象作為標的時,沈勁對記者表示,高通會投資那些能夠看得比較清楚的公司和領域。

  “我們比較聚焦,很多的風投沒辦法那麼聚焦,因為聚焦,所以我們在輪次上還是比較靈活的,雖然70%是A輪,但是在Pre-A輪有一些投資,在B輪、C輪也有一些投資。並且,高通會投資那些我們作為產業鏈的上遊能夠看得比較清楚的公司和領域。”沈勁說。

  沈勁認為,大部分風投關注的是離消費者比較近的那一塊,比如說遊戲,或者應用商店,這都是在產業鏈中處於比較下遊的一端,而在上遊的這一端高通的洞察是比較清晰的。

  “大家說今年是VR嚴冬,誰也不敢投VR了,突然這個行業從炎熱的夏天進入到刮涼風的冬天,變化真的非常快,但我們還是保持著樂觀,這主要在於技術上需要有一些突破,需要有閉門工作的沉澱過程,這不是說行業不行或者是方向不對。我們還會投VR公司,這是一種逆向性的操作。”沈勁同時強調,投資不像炒股票,它需要基於對行業的判斷和基於所有信息做出的投資選擇。

  對於目前估值已經很高的企業,沈勁強調,會關注5年、7年以後還有沒有潛力、是否能夠成長為獨角獸的公司。“可能有些公司現在的估值已經是獨角獸級別了,但要看它在以後能不能成為十倍、百倍的獨角獸公司。”

  此外,對於中美人工智能,沈勁認為有很大的不同。他說,在人工智能領域,中國很少會參照美國。首先,人工智能的基本原理大家都比較清楚了;其次,人工智能在中國有更多的應用場景。比如以下兩個應用場景在美國比較薄弱:第一是安防,安防是商湯、Face++等中國公司主要的收入來源,但在美國安裝鏡頭比較麻煩。第二是互聯網金融。中國線下金融機構的發展較為薄弱,而互聯網金融剛一出現,就需要用戶“刷臉”――也就是完成身份認證,確保人們使用的是自己的身份證,這些公司的第二個收入來源就是線上的身份認證。

  如果論收入,中國這兩個應用場景已經超過了美國。而第三個應用場景是手機,美國有Apple公司,但它很多東西是不對外開放的。沈勁對記者說,中國能為這些創業公司在手機方面的應用提供更好的環境,IoT方面的應用也是如此,特別是深圳有很多智能硬件公司,它們產品的功能主要是連接,不管是Wi-Fi還是3G、4G的連接,都加入了人工智能技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