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單平台6萬名“會員”刷單千萬 培訓1小時就上崗
2017年11月11日16:04

  11月10日上午,李競在給一家網店的某商品刷單後,將截圖發給店家。不到1分鍾,他就收到兩個微信紅包:一個是刷單費用的返款,另一個是刷單的佣金――3元。

  該商品的銷量也由0突然漲到20多。

  “雙十一”來臨之際,李競這樣的刷手群體“生意火爆”。重案組37號(微信ID:zhonganzu37)調查發現,在多家刷單平台,商家任意派單,刷手接單後,付款購買商品,與商家假聊、寫好評,商家再通過寄空包裹等形式完成運輸。每完成一單任務,刷手可獲得幾元的佣金。

  真正蒙在鼓裡的,則是以“銷量”“好評”作為購物參考的消費者。

  有平台6萬“會員”刷單上千萬

  “做刷手是想賺點零花錢”。身為高中生的李競說,自己把這個作為學習外的“副業”。

  兩個月前,他註冊了“51刷單網”開始刷單。該網站自稱是專業為各電商網店刷單的平台,首頁的中間區域有“最新任務”的發佈。每一條任務包括發佈人、發佈要求、佣金等項目。

  點開一個盆栽的刷單任務,佣金達到10.3元,是一般刷單佣金的3倍。

  李競說,可以隨意選擇任務來接單,但有的對刷手有一定要求,比如淘寶用戶等級等。

  商家對刷手也提出了諸多要求,如“貨比三家後再進店,每家店舖瀏覽3分鍾以上”、“瀏覽完後需要進行假聊,詢問養護知識”等。

  類似這樣的刷單任務,每天都有上千個。截至11月10日晚11時,51刷單網首頁的數據顯示,該平台可接任務1899單,任務總數超過1140萬單,會員總數超過6萬人。

  該平台客服人員張穎說,之前做刷單都是分散在各個QQ群、微信群,單子少,商家也不好聯繫。而51刷單網商家很多,每天放單量都是按秒更新,刷手不愁沒單,商家也不用擔心銷量衝不上去。

  一個多月前,她繳納299元正式成為一名客服兼刷手,“平時做接待,拉到刷手或商家入駐可以拿10%的提成,沒事也可以自己刷單。”

  臨近“雙十一”這幾天,張穎幾乎一整天都盯著手機,哪怕是接弟弟放學的間隙,“要刷單衝量的商家太多了,有點兒忙不過來。”

▲“Yes!淘”上,商家發佈刷單任務。網絡截圖
▲“Yes!淘”上,商家發佈刷單任務。網絡截圖

  “Yes!淘”也是一個專門的刷單平台。商家入駐後發佈刷單任務,“威客”(刷手)付款並拍下商品完成交易,商家在平台上確認交易後,支付貨款和佣金。

  網站首頁有3個統計榜單,分別為“推廣獎勵信息”、“最新任務信息”、“每週發單排行”。前兩個榜單滾動顯示,排行榜則按名次排列。截至11月10日晚11時,排行第一的發單量為507,前十名都超過340單。

  “刷手”培訓1小時就能接活兒

  11月8日,重案組37號註冊“Yes!淘”網站發現,不需要提供身份證等相關證件,在該網站註冊一個賬號後,綁定個人淘寶賬號和手機號碼就可以成為“刷手”。

  該網站專門設立了“Yes!淘瀏覽器”。客服人員介紹,刷手從註冊到接單都需要通過平台的網站進行操作,為避免被查,所用瀏覽器也有所限製。

  商家也一樣,在網站註冊賬號後,也需要綁定淘寶賬號才能進行刷單信息的發佈。客服人員說,綁定賬號除了方便登錄,還可以直接讓刷手和商家對接,成為一條龍服務。

  相比而言,註冊51刷單網的審核和手續更為嚴格。

  客服人員一般會讓刷手先交入駐費,其中成為刷手需交199元,成為刷手兼客服需交299元。

  付款成功後,客服才告知刷手有實名驗證環節,淘寶賬號、支付寶賬號、身份證正反面照片、手機IP定位截圖、手持身份證的視頻、一張生活照,缺一不可。

  儘管平台聲稱對每個人的信息都會“絕對保密”,但已交完199元入駐費的王琳還是不放心,最終放棄了做刷手的打算,“誰知道他們會不會用我的信息做違法之事”。

▲51刷單網上,刷單的佣金金額明碼標價。網絡截圖
▲51刷單網上,刷單的佣金金額明碼標價。網絡截圖

  商家入駐51刷單網需交納的費用也分兩檔,300元和500元。前者的商家不能進總群,只能通過總群的“主持”尋找刷手,既要付刷手佣金(3元到6元/單不等)也要付主持佣金(1元到6元/單不等)。而500元的商家可以在總群以“主持”身份發佈刷單信息,既可以為自己刷也可以替別人刷賺取佣金。

  註冊成為刷手後,上述兩個網站都需要通過培訓。在51刷單網,培訓包括一份模擬試題:為一家淘寶上的銀飾店操作刷單。要求貨比兩家、進店瀏覽寶貝的時間不低於5分鍾、只拍不付、收藏店舖和寶貝。隨後,還會把刷手集中到語音聊天室進行語音培訓。兩種培訓加起來需1個小時左右。

  刷手與商家假聊、寫好評

  刷單的步驟都一樣:商家先發佈刷單需求,符合條件的刷手接單,付款購買商品後截圖給商家,商家最後將商品付款和佣金轉給刷手,即完成一次刷單。

  11月10日,在51刷單網一個群裡,共有1670名商家和刷手。其中,商家身份為“主持”,“主持”不停地滾動發佈刷單信息,刷手看好後跟“主持”私聊。

  為節省時間,群裡約定,“1”代表“是的”、“接單”、“沒問題”等肯定信息;“2”代表否定。

  只要有人發佈信息,後面都會被不同刷手發送的“1”刷屏。重案組37號粗略統計,該群在一分鍾內,不同的“主持”發佈了35條刷單信息。

  “這裏單子很多,也很好做。”廣東汕尾的刷手陳晨說。此前,他通過朋友介紹零散地接過一些刷單任務,但“掙得很少”。平台還是有保障,大家都交了入場費,很少會有刷了單不付或少付錢的情況。

  重案組37號隨機聯繫一個浙江紹興的“主持”。他發來自己店舖一款“韓版長襪”的產品截圖,截圖顯示銷量為“0”。對方要求收藏店舖、收藏店家、瀏覽超過兩分鍾、假聊以及現場拍下產品等。

  按照要求和步驟操作,重案組37號買下這件產品,隨後將交易截圖發給對方。對方通過微信紅包,將購買本金和3元佣金發了過來。整個過程約5分鍾。

  幾小時後,這款產品的銷量已達到34筆。

▲該棉襪在刷單前銷量為0,刷單後銷量變為34。
▲該棉襪在刷單前銷量為0,刷單後銷量變為34。

  為避免被查,“Yes!淘”要求刷手在商品頁面上停留超過5分鍾,還與客服假聊。內容基本由刷手自由發揮,也有商家會標註好聊天內容和問題。

  “假聊過程中,商家和刷手不能出現刷單等敏感詞彙,否則很容易被查到。”客服說道。

  “寫好評”方面,平台的規定不一,大多要求“好評方式”和“追評曬圖”自由發揮。

  51刷單網上一家出售長款會議桌的店舖,則對刷單評價內容寫出了範本――“剛換的新辦公室,長度是量好了買的,公司人都說挺好看的,性價比很高”。

  “發空包”等形式物流造假

  在刷單全程中,物流環節也通過發空包等方式造假。

  “Yes!淘”客服人員說,製造假物流環節常用兩個方案,一是收件人不會收到真正的包裹,“可以設置發件地、收件人、收件地、電話等真實的物流信息,收到的卻是一個空包裹。”這被視為四星安全係數的方案。

  “五星安全係數”則是,收件人會收到真實的包裹,不過包裹中的物品由商家來定。“這種方式安全係數高,但商家所需的成本會更大,商家自己聯繫物流,一般是5-10元一單。”客服說。

  在“Yes!淘”刷單平台,為完成一條龍刷單服務,客服人員還向商家推薦使用“極致空包”網站來發送空包裹。

  重案組37號登錄“極致空包網”後發現,每個空包裹根據不同的快遞企業設有不同價格,涉及17個快遞公司,每個空包價格都在4元以下。

  “發送空包裹時,只需在平台註冊好賬號後,將錢充值到賬戶中,選擇相應的快遞公司,填寫收貨地、發貨地、收件人、發件人信息即可”。工作人員介紹。

  51刷單網首頁也有“飛淘單號網”的鏈接,用於全國空包代發。點擊鏈接進入後的頁面醒目標註著:免費提供發貨、收穫底單及蓋章證明。10多家發空包的價格不一,最低價均不超過2元。

  每次刷單全過程完成的背後,平台也能從中獲利。

  在“Yes!淘”上,刷手與商家間的交易並不直接用錢,而是用平台的虛擬貨幣,即“任務點”進行交易。

  商家要發佈刷單任務,必須向平台充值併購買“任務點”,作為支付刷手的佣金。平台規定,普通商家購買一個“任務點”需支付0.8元,成為會員後會有相應優惠,為0.6元。

  刷手無需購買“任務點”,每完成一次刷單後,會得到商家給的“任務點”,但他們要通過平台把這些任務點換成錢。

  按照平台的轉換率,普通刷手每1個任務點只能兌換0.4元,如果成為會員,1個任務點可以兌換0.6元。

  也就是說,平台將1個任務點賣給普通商家收取0.8元,兌換給普通刷手支付0.4元。普通商家花8元購買10個任務點,併發布10點的刷單任務,普通刷手完成後,能將10點兌換成4元。一出一進中,4元差價就落入平台的口袋。

  如果商家和刷手同為會員,1個任務點都對應0.6元。平台賺取的就不是“差價”,而是會員充值費:年卡225元、半年卡120元、季度卡75元、月卡30元、七天卡15元。

▲“Yes 淘!”上可以充值成為會員。網絡截圖
▲“Yes 淘!”上可以充值成為會員。網絡截圖

  51刷單網則並不設置類似虛擬貨幣,交易直接在商家和刷手間完成。平台的獲利方式主要是入駐費,其中刷手為199元和299元,商家為300元和500元。

  刷單最高將罰200萬

  刷單帶來高銷量、多好評的“虛假繁榮”,讓一些商家深陷其中。也有商家發現,當刷單由暗轉明,越來越產業化後,刷單帶來的效益與付出的成本,並不成正比。

  某電商平台商家林華交了500元入駐費後,成為51刷單網的一名“主持”。“新開的C店,你不刷銷量,店舖等級根本提不上去。淘寶規定參加活動的商家必須是一顆鑽或以上等級,銷量和等級上不去,產品再好也參加不了淘寶的活動,局面就更打不開了。”

  如何能升到一鑽的等級?林華說,必須刷夠250單。他算了一筆賬,按比較便宜的每單3元的刷單價格,升到一鑽的費用是251(單)×3元(佣金)×3.6元(郵費)=2710.8元。“要知道我開一個店,保證金才1000元。”

  儘管如此,林華表示,店舖前期基本上都要刷單,不過是力度大小問題,“有些店主想打造哪一個爆款,前期就得把銷量刷起來。”

  也有商家稱,隨著各電商平台篩查刷單技術提高,刷單的要求也越來越高。同時成本也在提高,因為別的商家都在刷,投入也越來越大。相比前幾年,同樣的投入想獲得更好的推薦,“幾乎不可能”。

  此外,刷單的代價也在提高。

  新修訂的《反不正當競爭法》將於2018年1月1日起施行,其中規定,經營者採用刷單、炒信等方式,幫助自己或其他經營者進行虛假宣傳或引人誤解的商業宣傳,情節嚴重的,最高可處200萬元罰款,吊銷營業執照。

  刷單者還可能擔刑責。今年6月,全國“刷單入刑”第一案在杭州宣判。

  25歲的李某通過創建“零距網商聯盟”網站並利用YY語音聊天工具,吸納電商賣家成為會員,收取300元至500元不等的保證金和40元至50元的平台管理維護費及體驗費,並通過該平台發佈或接受刷單炒信任務,一年多非法獲利90餘萬元。

  6月20日,李某因非法經營罪等一審被法院判處五年九個月,並處罰金92萬元。

  “刷單不僅是虛假宣傳,還嚴重擾亂市場競爭秩序。”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說,工商部門和電子商務管理部門也應下“狠手”來治理刷單。今後立法和執法中,也應加強對電商平台責任的要求,包括平台先行賠付、技術監控、巡查製度、數據審核等。而對消費者因刷單產生誤判出現的懲罰性賠償,也應盡快寫到《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