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死神最近一刻只有兩秒
2017年11月05日11:13

粵警第一個工兵科班出身的排爆專家銷毀炸彈不少於3萬枚

羅勝標正在排爆

羅勝標與排爆機器人“剪紅線,還是藍線?這是電影里拆彈人常面臨的難題,但在現實中,很多土炸彈都是非製式的,製造和使用炸彈的人往往都是就地取材,什麼順手就用什麼。”

36公斤的排爆服在身,邁出堅定的步伐,看著他的背影一步步往前,在場的戰友們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空氣也似乎凝固,沒有人敢多說一句話,直到他轉身面向大家,淡定地一步步走出來,戰友們才鬆了一口氣。

這隻是他從警18年來,100多次直面生死時最平常的一個鏡頭,從業30年來,他還主持銷毀各類廢舊炸彈不少於3萬枚。他就是珠海市公安局特警支隊二大隊副大隊長羅勝標,廣東警界第一個工兵科班出身的排爆專家、首屆“南粵十佳衛士”。

生死一線:命常常被捏在別人手中

排爆是危險係數最高的職業之一,每次排爆就是一次與死神的擦肩而過。

羅勝標告訴記者,自己離死神最近的一次,僅僅只隔三米、兩秒。2003年,珠海山場拆遷,當地居民在一棟舊建築物的樓板上發現了6枚舊手雷,後被確認是日軍侵華時期遺留下來的。接到報警後,羅勝標安全地將6枚手雷轉移到野外爆破銷毀,其中5枚成功引爆,但第6枚,引燃引信後怎麼也不響。在按規定等候15分鍾後,羅勝標上前查看,就在離手雷只有三米時,一個念頭突然閃過他的腦海,“要爆!”他潛意識地一蹲一趴,躲在身邊的一塊大石頭後面,不到2秒,“轟”的一聲巨響,一塊彈片從他下巴邊擦皮而過。“因為不是親手拆彈,穿的不是排爆服,這次如果再往前走一步,估計自己就報銷了”,他邊說邊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還好是輕傷,沒有破相。”

2001年12月14日,湛江、江門發生特大連環爆炸案。案發後,省公安廳點名要求羅勝標參加偵破工作。

接到命令,羅勝標攜帶排爆器材火速趕往湛江。在迅速拆除一枚爆炸裝置後,他又對案發現場20個炸點進行了細緻勘查、取樣,認定了犯罪分子使用的炸藥成分,這一快速準確的判斷為下一步的工作開展提供了充分的依據。

當晚11時,羅勝標連夜對犯罪嫌疑人家中進行搜查,直到第二天淩晨,終於在一輛摩托車座位底下找到了3個製作好的炸彈和重約400克的炸藥。其中有2枚炸彈的外表是用水泥砌成的,可以看到拉線、導線等,另一枚炸彈外表露出的導線連接著一個BP機,明顯是個遙控炸彈。

羅勝標說,“處置遙控炸彈,從邁出第一步起,命就交到別人的手中”,此時如果BP機接到任何一個信息,都有可能被引爆,因此在業內拆除遙控炸彈也被公認為最危險。製定了排爆方案後,羅勝標在戰友協助下將連接BP機的炸彈提起,憑經驗確定了它的連接方式和內部結構,他小心翼翼地將炸彈運送到野外安全的地方併成功銷毀。

在拆除兩個封著水泥的炸彈時,他首先成功將一個水泥包裝的炸彈轉移到安全的地方,然後按照常規方法用水炮擊中炸彈,準備將炸彈分解後查看其結構。但沒料到的是,水炮的威力太大了,直接導致了炸彈的爆炸,無法查明其內部的詳細結構。隨後,他提出了一個大膽的新方法:用雷管引爆10克的炸藥將另外一個炸彈的水泥表層炸開,探明結構,獲取證據。就這樣,經過連續20多個小時的緊張工作,羅勝標終於圓滿地完成了全部排爆任務。

膽大心細:從工兵到排爆專家

1987年,18歲的羅勝標應徵入伍,告別家鄉廣東興寧,來到廣西。新兵訓練後,他被分配去當工兵。他從小就喜歡拆裝物件,現在整天面對各類地雷、炸彈,很快入了迷。按要求,當工兵有三個月考核期,戰友們每天琢磨的就是識雷、埋雷、排雷、挖雷,當3個月結束,如果不能成功挖出真雷,這名戰士就得另行分配,不能當工兵。

羅勝標呷了一口茶,有些自豪地說,“我幹這行,可能有些天賦”。30年前自己第一次挖雷的經曆,至今曆曆在目:因為定位不精確,剛一碰上面的土,“轟”的一聲,地面冒出一陣煙霧,他被嚇出一身冷汗,“炸了,不過是假雷”。“膽大、心細,我們的膽都是被一個個‘詐彈’給‘炸’出來的”,“一開始不可能給你挖真雷,都是假的,但不會告訴你。”他說,每個地雷底下都安裝了“詭計”,只有從雷旁邊挖坑,“見縫插針”先拆除“詭計”,才會成功。經曆幾次失敗後,僅僅一個月他就能成功挖雷,但為了安全起見,教官還沒有放真雷,直到第二個月底有一天教官告訴他,這次挖的是真雷,而且他是全師新兵第一個成功挖真雷的。

這一成績,讓他對拆彈有了更濃厚的興趣,他如饑似渴地吸收各種排雷拆彈的知識,很快他的專業技能和理論水平在全師首屈一指。1990年,他考上了長沙工程兵學院,學的是工兵專業,畢業後回到廣東,被分配到省軍區珠海警備區,是當時省軍區唯一工兵專業的科班生。1997年5月,省軍區擬銷毀退役的數萬枚地雷、爆破筒、炸彈,便點名這個初出茅廬的“工兵”為排爆組組長,他三個月內先後主持銷毀的不同型號、不同國家製式的炸彈就有萬餘枚。

1999年,適逢澳門即將回歸,由於安保需要,珠海市公安局看上了羅勝標,把他從珠海警備區借調到市公安局,自此他就沒再離開過公安戰線一步,成了廣東警界第一個工兵科班出身的排爆專家。

1999年10月24日晚上,珠海“五月花”餐廳發生爆炸。案發之初,專案組一籌莫展,是煤氣爆炸還是炸彈爆炸?專案組無法下結論,可這直接決定著案件偵破方向,於是,羅勝標出馬了。

他仔細辨別被炸爛的每一張桌椅,得出的結論是炸彈爆炸。“氣體爆炸和炸藥爆炸產生的衝擊波是不一樣的,普通的警察看不出來,但對於我這種受過嚴格專業訓練的人來說並不是難事!”果真,隨後警方在爆炸現場仔細搜索,終於發現了爆炸裝置殘留物。這些重要證據為偵破該案確定了正確的偵查方向,同時還為該案與其他兩市曾發生的爆炸案進行串並提供了可靠的依據。

初次試水便出手不凡,令領導和同事們對他這個新來“工兵”刮目相看,這也堅定了珠海公安要留下他的決心。2000年,羅勝標正式轉業到珠海公安局。

不忍親憂:母親至死不知兒子職業

從事這個高度危險的職業,羅勝標雖然信念堅定,但他還是擔心家人接受不了。

他對父母謊稱自己只是一名技術員。直到2007年,羅勝標的名聲越來越大,老家興寧有鄰居拿了一份報導羅勝標的報紙跑到他家,對他父親說你兒子出名了。父親這才知道他是從事排爆工作,而他的母親在2006年就去世了,至死都以為兒子只是一名普通技術員。

羅勝標說,排爆是危險的,但防患於未然責任更重大,每年僅在珠海各種重大活動安檢一般在130~150次,中國航展、首屆金磚五國會議、杭州G20峰會,這些重要會議他一待就是十天半個月,其中僅杭州G20峰會,他前後守在駐地38天。還有些重要安保,有保密需要,不能與外界聯繫,就連妻子也經常無法知曉他的行蹤。

兒子出生時難產,妻子在廣州住院,正好趕上航展,羅勝標無法去病房裡看上一眼,直到一週後,母子順利出院回到珠海,航展也結束了,他才見上兒子一面。儘管有過許多遺憾,但一家人的感情依舊很和睦,兒子也很崇拜爸爸。有一次羅勝標的兒子被他們班主任追著問“你爸是拆彈專家啊?”放學後,他滿臉自豪地對羅勝標說:“爸,你真了不起!”

作為中國頂級拆彈專家,羅勝標還有另一個任務就是培養年輕人。繁忙的工作之餘,他還要帶著徒弟們琢磨各種新式爆炸裝置。

人物檔案

羅勝標,珠海市公安局特警支隊二大隊副大隊長。從警近18年,擔任主排爆手親手排除爆破裝置100多個,參與190多宗涉爆案件的處置,36個爆炸現場的勘查。先後榮獲“全國模範軍隊轉業幹部”“南粵十佳衛士”“珠海市十大傑出青年”“廣東省人民滿意的公務員”“珠海市直機關優秀共產黨員”等榮譽稱號。

文、圖/廣報全媒體記者 陳治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