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奴世代!韓劇《今生是第一次》5大寫實劇情貼地引共鳴
2017年11月02日16:32

乍聞韓國有線電視台tvN的小清新佳作《今生是第一次》收視跑出,頗不以為然,事關劇情又玩番早年《浪漫滿屋》的合約婚姻,兼被指劇情雷同早前熱爆的日劇《逃避可恥但有用》。

不過比起前者的童話式浪漫與後者探討的日本女性價值,《今生是第一次》更貼合都市男女實況,也道出了新世代港人最愁的一段:「做三十年樓奴,還是任人魚肉的租客?結婚還是一世單身?」劇中五大看點及金句,令都市人極有共鳴。

金句一:二十歲、三十歲,這種負責時間概念的部分,是在大腦外圍的新皮層

劇集金句:「二十歲、三十歲,這種負責時間概念的部分,是在大腦外圍的新皮層,因為是三十歲,今年四十了⋯⋯把時間精準到分秒的種族,在地球上只有人類。攻擊只屬於人類的弱點,然後讓人花錢,讓人為了情感而花錢,那是人類進化過程中,得到的新皮質災難。」—《今生是第一次》南世熙

女主角尹志浩(庭沼珉飾)的三十歲人生有着大部分都市女性的足迹:十多歲時用以功讀書考間好大學為目標;二十出頭大學畢業,決定為夢想打拼,在電視台覓得編劇助理一職,滿以為可以大展抱負,卻只淪為編劇前輩的打手,這才發現現實原是硬壁處處,哪有自由去追的空間?

沒有際遇、沒有家底、沒有運氣的她跌跌撞撞落得一身內傷;直到三十歲,才猛然醒悟自己被自己的夢想反噬,一事無成。

這時來了一個叫男主角(南世熙,李民基飾)的物體,怪語論盡人類是因有新皮質才衍生時間概念,並提醒女主角她被她腦中「三十歲」的界限限制了,想深一層時間根本不存在,為何要受不存在的東西約束?女主角於是得到當下的治癒,並在感動之際突襲偷鍚了男主角一啖。

金句二:「有時也會感覺到,家人是世界上離我最遠的人。」—《今生是第一次》尹志浩

不時聽聞有子女在父母的資助下上車,但也不時聽聞有人因父母偏心將房產留給其他兄弟姊妹,引起家人不和。這個案也發生在女主角志浩身上,父母為她與弟弟在首爾買了房子,但父親重男輕女,樓契一直只寫弟弟名字,供款就由身為長姊的她肩負。結果有天她回到家,發現遊手好閒的弟弟已經娶了妻,而弟婦還懷了身孕,弟弟明言不欲與她同住,而她也擔心弟婦生產後,自己會淪為一個保姆兼打雜,唯有黯然離開那個叫家的地方。

金句三:無榖一族迫住做租客

「既然世界不會變得更好,理所當然地我的人生也不會變得更好,有可能我們不是為了更好的明天,而是為了避開更壞的明天,而活着。」—《今生是第一次》尹志浩

比起「明天會更好」這樣的雞湯,女主角志浩一句「我的人生也不會變得更好」的消極心底話,飽含了對冷漠世道的深刻反擊。經歷夢想被扼殺、被弟弟迫遷,最慘是手上的三百萬韓圜保證金只夠她租一間無窗無廚無廁的危樓單位﹗以為跌到谷低?突然又有貴人出手相助,介紹了怪房東南世熙給她,就這樣幸運地租到了一間房,不過條件是要幫房東餵貓及做垃圾分類。

金句四:獨身樓奴兼貓奴

「我是不婚主義的,在這個世界上只有這個房子、貓咪、還有我自己,只有這三樣我可以承受的,除此以外需要耗費精力和金錢的事情,都沒有必要去做。」—《今生是第一次》南世熙

背負了三十年房貸的南世熙眼中只有供樓與貓咪,他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收了志浩做租客,後來又因為她是異性兼且曾偷吻過自己,為免衍生情感瓜葛而選擇不再租房給她。

在閒聊過程中,無榖一族志浩認為做一世樓奴好空虛,但男主角便以極現實的一句反擊:「在韓國有比不動產更加可靠的東西嗎?」這句也十分貼合香港社會實情,雖然大家口講樓價離地,但卻以追求上車為人生目標,只因沒有甚麼比磚頭更可靠。

金句五:男人講金唔講心

「在韓國辦一場婚禮要二億七千萬(韓圜),養一個孩子的話就三億(韓圜),需要投入如此巨額費用的事情,跟一個連拉麵碗是塑料袋還是泡沫塑膠都不知道的女人怎麼過?」—《今生是第一次》南世熙

南世熙在面對母親質問他為何要向相睇女生提出「妻子要交房租」的丟臉言論時,以以上這一句反擊。其實在香港也一樣,一場婚禮動輒二三十萬,養大個B就四百萬,樣樣都是錢。結婚生子代價太大,單身數字於是年年增長。腦袋硬邦邦的電腦怪男南世熙既要供貴樓,又要面對母親迫婚,唯有直說:「對我來說,比起好女人,我更需要按時交租的好房客。」於是想到跟女主角協議結婚,一個求棲身之地,一個想要好租客兼完成父母之命,各取所需之下,終於走在了一起。

延伸閱讀:大解謎!好女仔點解冇拖拍

延伸閱讀:黃伊汶陳國坤從戲裡演到戲外:「謝謝帶給我陳真這個超級可愛BB」

Related Articles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