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足聯將歸化門檻提高至5年 謹防魯能借將案例
2017年11月02日10:07
儒西萊就被歸化為亞外

  文章來源:足球報

  記者崔宇報導 10月30日,亞足聯更新了《2018賽季亞冠規則》(以下簡稱《規則》),其中提高了「歸化」的門檻,從原來的入籍1年增加到5年。

  《規則》第28章(球員狀態)第1條(28.1)規定,每個球會可註冊3個非本國(地區)公民或其他協會的球員,還可附加註冊一名非本協會的亞足聯會員協會球員,也就是外援「3+1」政策,如果參賽球員獲得公民身份(比如通過入籍),並希望利用該身份參加本賽事,必須有以下的證明(28.1.1):當屆賽事小組賽開始前,取得該身份超過5年。

  簡單的說,就是歸化球員,必須入籍5年,才能以本國(地區)公民身份參加亞冠,而此前的規定是1年即可;未滿5年的,仍要佔用外援資格;此外,已以該身份參加過亞足聯賽事的不受影響;圈內認為,該規定,一是打擊假亞外及非法歸化,二是和國際足協規則趨於一致。

  「歸化」是提高一個國家足球水平的最快捷方式,在足球水平較低的地區,尤其是亞洲,非常瘋狂,除了卡塔爾,巴勒斯坦、關島、菲律賓、東帝汶等也大肆歸化球員,各種暗箱操作,私自更改年齡和參賽履曆的違規行為層出不窮,嚴重影響了正常的足球秩序,亞足聯也進行過打擊。

  2015年1月,希拉爾試圖幫助巴西中堅迪岡入籍巴勒斯坦,但被亞足聯叫停。而在此前的一段時間,西亞區很多球會的歐洲和南美外援,都突然擁有了巴勒斯坦國籍。當時,由於巴勒斯坦國際地位較低,為了改變這一局面,他們對提出入籍的球員來者不拒,審批手續非常簡單,西亞各球會抓住這一漏洞,大肆幫助旗下南美外援取得巴勒斯坦國籍,騰出非亞外名額。魯能今季租借到巴甲的儒西萊,就是2013年效力阿聯酋賈茲拉期間獲得的巴勒斯坦國籍,而擁有巴勒斯坦國籍的歐美球星,還包括智利人吉文尼斯斯、克羅地亞的沙爾比尼、阿根廷的塔布利亞布埃、巴西的艾達等,這些「亞外」實力超強,但無論是儒西萊還是號稱擁有血緣的吉文尼斯斯和沙爾比尼,都沒為巴勒斯坦打過比賽,也就是說,他們其實是假亞外,今季,為了打擊這一行為,K聯盟就規定,只擁有亞洲身份,無法代表亞洲國家(地區)隊比賽的球員,不能獲得亞外身份。

  2017年1月,亞足聯對東帝汶進行了處罰,除了罰款,還包括驅逐出2023年亞洲盃外圍賽,29場亞足聯比賽和7場國際足協比賽作廢,該國足協秘書長阿曼迪奧被禁足3年,另一名官員被罰款。之所以如此,在於亞足聯認定阿曼迪奧通過偽造文件,非法歸化了12名(共歸化16人)巴西球員,《紐約時報》的文章稱,「巴西球員只需在東帝汶待上一天,就能夠獲得護照,接著代表東帝汶國家隊出場。」

  而在亞冠上,去年9月,亞足聯對阿聯酋的納賽爾進行了處罰,原因是在8強首回合比賽中攻入兩球的蒙迪路・萬德雷亞外資格虛假,萬德雷是巴西人,但他用的是印尼的亞外身份,而亞足聯調查後發現,萬德雷在當年夏天取得的護照是偽造的,登記時的文件也是假的。亞足聯宣佈納賽爾0比3負,而原本的結果是他們3比0獲勝,萬德雷也被停賽60天。

  事實上,亞足聯原本的政策,確實和國際足協不符。國際足協規定,如果「歸化」或「改籍」,必須是以下4種情況中的一種:本人出生在該國;球員父母之一出生在該國;球員祖父母或外祖父母之一出生在該國;球員在該國連續居住5年以上且之前沒有為其他協會球隊出戰過A級賽。

  血緣關係不用討論,第4種「連續生活5年」和「沒有打過A級賽」,是硬標準,而亞足聯此前的1年,顯然不符合。目前,國際足協有意更改這一原則,在年限上收緊,但在A級賽上放寬,10月下旬,國際足協副主席、足球利益相關者委員會主席蒙塔利亞尼透露,將提高居住年限,同時,讓一些僅僅踢過一兩場A級賽的球員擁有改籍的機會,「現在,移民是全球問題,包括足球,非洲、亞洲以及中北美都是如此,在不損害公平、公正原則的前提下,國際足協必須正視並且做出改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