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不堪校園貸壓力失蹤 父母已還20餘萬
2017年11月02日14:04
  校園貸的影響還在持續,仍然有不少“校園貸”的潛在受害者還在苦苦的尋求幫助,銅川的梁師傅就是其中一位。
  校園貸的影響還在持續,仍然有不少“校園貸”的潛在受害者還在苦苦的尋求幫助,銅川的梁師傅就是其中一位。

  原標題:不堪“校園貸”壓力 兒子失蹤 銅川父母苦尋不得見

  校園貸的影響還在持續,仍然有不少“校園貸”的潛在受害者還在苦苦的尋求幫助,銅川的梁師傅就是其中一位。

  “校園貸”逼兒失蹤 銅川夫婦苦尋半年

  在約定的見面地點,《都市快報》全媒體記者見到了銅川市民梁師傅。他的妻子躲在遠處不肯露面,天空淅淅瀝瀝的小雨令這夫妻二人的內心更加悲涼,他們唯一的兒子22歲小梁已經半年沒見過了。

  梁師傅:“今天我們五點多就出發,坐第一班車來西安,在這等了幾個小時,他又說不見面。”

  為創業大三生借“校園貸” 畢業後家人已還二十萬

  小梁去年七月畢業於西安的一所高校,從大三開始,就和同學合夥在外面創業做生意,勤工儉學,梁師傅是支持的,可讓老梁沒想到的是,兒子沾染上了“校園貸”。

  梁師傅:“我給他還的錢,我一筆一筆都記著,到現在二十多萬了,(但)現在借了多少,還剩多少,我一概不知,兒子也不給我說,只說最後一次最後一次……”

  記者瞭解到,因為沾染校園高利貸,梁師傅父子倆的關係一度很緊張,加上討債公司的騷擾,從半年前開始,剛剛畢業的兒子突然不告而別。

  梁師傅:“一直見不到人,躲著不見我們,前不久的一天,我估計他是實在揭不開鍋了,給我打電話,說要二百塊錢,我這才知道他這個電話號碼,才聯繫上。”

  記者從梁師傅的手機上看到,幾乎每天都有催債的電話和短信打來。其中黑龍江的一條信息上說,“謹記!全款加上門費,還要現金,不要起衝突,別逃,我們要的是錢,別逼我們。……”而這樣的短信,除了梁師傅夫婦倆,他們的親屬幾乎都被騷擾過。

  梁師傅:“只要是兒子手機上的通訊錄的親戚朋友,挨個打電話。”

  對於一個剛走出校門的大學生,美好生活還沒開始就背上了一身看不到盡頭的債。小梁所承受的壓力可想而知。

失聯半年又爽約 慈父苦等“躲債兒”
失聯半年又爽約 慈父苦等“躲債兒”

  今天,記者也試圖再次電話聯繫小梁。

  記者:“如果一會打通電話,好好勸勸,儘量見面,起碼確定孩子是安全的。”

  梁師傅:“喂,你在哪,你看我跟你媽大老遠跑來,下這麼大的雨,你就不能見我們一面嗎?”

  小梁:“你們回去吧。”

  記者:“你好,我是電視台的記者,你現在需要怎樣的幫助。”

  小梁:“……(電話斷線)”

  梁師傅:“我的父母,兩位老人都八十多歲,短短時間都離開了人世,就是知道他(小梁)校園貸的事,他媽剛做了手術,我也才做了檢查,心臟不好,還有其他問題,跟著急上火有關。”

  兒子小梁的躲避讓夫婦倆已經冰涼的內心雪上加霜。但可憐下父母心,氣歸氣,雖然結束了採訪,梁師傅待在跟兒子的約定地點久久不肯離去,抱著一線希望在回銅川前能見他一面。我們在希望小梁盡快站出來跟家人勇敢面對的同時也希望這家人能早日走出校園貸的陰霾。

  律師:希望當事人用法律維護合法權益

  陝西洪震律師事務所律師:“根據最高人民法院2015年最新頒布的司法解釋,約定的利息在年利率的24%以下的受法律保護,如今相關部門已經全面叫停校園貸,但校園貸的受害者依然存在,對於明顯超出法律規定,不合理的高利貸,我們建議當事人勇敢的拿起法律武器,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記者楊蘇劍 王喜民)

  來源:都市快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