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了魂的AC米蘭 還能用什麼拯救你?
2017年10月23日14:50
對陣AEK雅典 AC米蘭球員滿是無奈
對陣AEK雅典 AC米蘭球員滿是無奈

  2006年9月13日的夜晚,聖西路球場,恩沙基瀟灑的甩頭攻門點燃了南看台,首次代表AC米蘭出戰正式比賽的哥古夫也收穫處子球,在剩下的故事里,卡卡攻入12碼鎖定勝局,接受山呼海嘯般的歡呼。紅黑軍團主場3比0完勝AEK雅典,媒體一度打出標題「踩著雅典望雅典」。後來的劇情我們都知道,逐漸成為夕陽的王朝一代綻放了最後的光芒,在雅典衛城之畔,老男孩們快意恩仇地戰勝了利物浦,捧起第七座歐聯。

恩沙基無數次激情慶祝 也包括對陣AEK雅典
恩沙基無數次激情慶祝 也包括對陣AEK雅典

  2017年10月19日的夜晚,依然是聖西路球場,對手還是11年前的那支AEK雅典。AC米蘭全場「狂轟濫炸」卻毫無亮點可言,在對手門將看似忙碌的身影里是一場尷尬的和波。對比於歐霸盃資格賽時聖西路座無虛席的盛況,這個夜晚大片閑置的看台寫滿了諷刺。一場尷尬的0比0,米拉比利賽後面色鐵青凝視著球場,似乎所有空中樓閣的野心幻想都被打破了。就在幾天之後,面對意甲積分榜倒數的熱那亞,AC米蘭主場再次送上了蒼白的0-0。

對陣熱那亞 AC米蘭眾將更是失落
對陣熱那亞 AC米蘭眾將更是失落

  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從豪擲兩億野心勃勃到四場不勝多方聲討,AC米蘭顯然出現了一些問題。

  夕非今比,小飛機的戰術問題在哪?

  其實看看今季AC米蘭與11年前那支歐聯封王的球隊歷程會有許多相似之處。當時紅黑軍團剛剛遭遇電話門事件,聯賽以負8分開始,在賽季初的聯賽奪冠賠率上,AC米蘭依然力壓國際米蘭排在首位。那樣一支球隊的開局也堪稱完美,前三輪先後擊敗拉素、帕爾馬和阿斯高利,一切看起來都在朝著賠率發展。然而從第3輪到第6輪,紅黑軍團先後被利沃諾、錫耶{和森多利亞逼平,積分上被國際米蘭拉開10分,最終在冬歇期就將全部重點轉移到了歐聯上。

  今季的AC米蘭亦是如此。夏季買了一套正選之後,紅黑軍團奪冠賠率直升三甲,賽季之初他們的表現也確實出色,正式比賽5連勝5場零封,聯賽開局兩連勝。但自從慘敗拉素開始,意甲豪門似乎就迷失了方向,輸森多利亞,輸羅馬、國際米蘭,歐霸盃艱難絕殺列積卡,主場被AEK雅典逼平,聯賽距離歐聯區多達7分,只有樂觀的球迷依然會嚮往「如曼聯故事」。

  是的,AC米蘭出了大問題。不止是在戰術層面,更衣室上似乎也不如表明平靜。這一切,都要從433變陣352開始。但凡玩過FM遊戲的球迷都知道,像AC米蘭今年夏天這樣瘋狂換血可以說是天方夜譚般的,即便在遊戲里想要捏合都需要時間。在蒙迪拿調教球隊的初期,球隊依然打著433陣型,雖然在客戰斯肯迪亞和主場險勝卡利亞里的比賽中有些波折,最終都能拿下比賽。直到羅馬奧林匹克球場的那場潰敗出現,恩莫比尼輕鬆過掉邦路斯將後者的缺點無限放大。「邦路斯不適合4後衛」、「按5後衛買的人為什麼要打433」、「波連尼乾兒子」的言論甚囂塵上。

  急功近利,不止是球迷,媒體,連名宿都開始指指點點。瞭解蒙迪拿的球迷都知道,在費倫天拿時期,構建在流暢跑動之上的傳控433陣型是小飛機所擅長的,那樣一支紫百合也確實打的行雲流水。然而今季的AC米蘭似乎沒了上季的衝勁,意甲場均跑動靠前的拉素、拿玻里和國際米蘭都打出了高於預期的水平,而AC米蘭正變得「懶散」,排在倒數的位置。

  蒙迪拿沒有在波連尼的使用上妥協,「碰瓷型前鋒」成為了紅黑軍團今季最大的驚喜之一。而小飛機在追求自己還是投靠輿論中妥協了,3後衛讓AC米蘭變得進退兩難。小干地的受傷是意料之外的,在與森多利亞一戰中被證明不適合352的邦拿雲度拉和蘇索卻不得不用,戰術模塊陷入泥潭。似乎也只有米蘭打吡的下半場讓人大呼進攻過癮,然而當時的背景是國際米蘭半場攔截不夠主動退守,再加上有著打吡加成。小飛機不斷地試驗前鋒組合,落下「誰狀態好誰放後備」的罵名,基斯爾沒有後備,碧基亞缺乏保護,在與AEK雅典一戰中,蘇索和博囧再次發揮如災難,卡拉布里亞邊路無力,AC米蘭變得各自為戰,無論戰術和精神上,都如一盤散沙一樣。

  或許蒙迪拿幾場失利中的換人值得商榷,本質上他最大的問題還是不夠勇敢,或者說缺乏魄力。他應該背鍋,但鍋並不全是他的。如果一直堅持四後衛會怎樣?沒有如果。

邦路斯身上的希望慢慢變成了失望?
邦路斯身上的希望慢慢變成了失望?

  新隊長邦路斯,為什麼等待他的是噓聲?

  與雅典一戰中,另一個不和諧的音符是,聖西路漫天噓聲,其中很多是針對邦路斯的。要知道,在三個月前他來到米蘭內洛之時,接待他的是萬人空巷的歡呼。當球隊面臨困境的時候,隊長總是要出來背鍋。而當一支球隊的隊長得不到足夠支持的時候,這支球隊就已陷入泥潭。

  至少從表面上看,邦路斯沒有表現出「世界前三中堅」的水準,與拉素一戰中被恩莫比尼小區級的晃人羞辱,米蘭打吡兩個謎一樣的失位失球,讓意大利國家隊未來隊長遭遇鋪天蓋地的質疑。關於邦路斯的評論是矛盾性的,《米蘭體育報》的賽後評分多是低分,而著名數據網站squakwa卻根據數據將他排進「截止目前五大聯賽發揮最出色的5名中堅」。

  因為球隊防線表現糟糕,邦路斯的每一次失誤,都會被無限放大,沒辦法,他是標王,他還是隊長。沒有BBC相互的協防,沒有半場足夠的保護,這樣的指責顯然是不公平的。但對邦路斯的噓聲還有另一個很大的因素――他是空降隊長。

  很難想像,祖雲達斯未來隊長會空降米蘭城,並且立刻成為了紅黑軍團的新領袖,瞠目結舌的不僅僅是蒙托里沃,還有羅森內裡。按照AC米蘭的傳統,隊長臂章向來是給隊內資歷最老的那一個,一番轉會操作失去位置且球風偏軟的蒙托里沃確實不適合,帶領紅黑軍團走向複興的重任自然落到邦路斯肩上。他有這種氣質和氣勢,至少在歐霸盃資格賽上的轉播鏡頭裡蒙托里沃對他言聽計從,AC米蘭需要這種保險公司早會演講式的激勵,可只有激勵顯然是不夠的。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讓一位死敵的空降球員做隊長,這本身就是一次豪賭。有江湖的地方就會有壓力,當球隊表現不好的時候,邦路斯就成了眾矢之的。人們會說他對不起身價,也會批判他破壞了米蘭的傳統,這一切真的是他的錯嗎?要知道,蒙托里沃作為AC米蘭的上一任隊長,2012年轉會而來,2013年就戴上了臂章――AC米蘭不再是那樣一支AC米蘭,傳統早已消失不見。

  對陣熱那亞,邦路斯一張紅牌更是將自己送上了批判台。

  能拯救米蘭的,並不止是騎士桌

  很多羅森內裡心目中真正配的上AC米蘭隊長臂章的上一任隊長,是岩布仙尼,這就不得不扯到「騎士桌」的存在。這是一個高大上的名稱,很容易讓人腦補出英雄主義的情節。它的成員有巴里斯、馬甸尼、哥斯達庫塔、泰索迪…。一個個名字都是傳奇隊長,都是領袖和名宿。在那樣一段時間里,「騎士桌」控制著AC米蘭的更衣室,或者說是代表了意大利本土勢力和大牌外援間進行抗衡。

  如果打一個不恰當的比方,「騎士桌」就像明末黨爭中的一個黨派,只不過他恰恰代表了忠誠、團結、堅毅,並且維持了AC米蘭長久的繁榮。往壞了說,他們也是小團體,有個人感情,有利益糾葛。他們有足夠高的競技水平,他們有足夠的魄力去領導球隊,他們在的時期球隊成績足夠理想。也正是那個時期,騎士桌塑造了AC米蘭堅不可摧的正義形象,多方利益平衡,皆大歡喜。但也存在著騎士桌晚期和加利亞尼博弈的情節。

  是的,「騎士桌精神」本身是一個很虛的命題,因為那段時光太過美好,所以每當球隊陷入低谷之時,球迷們都會懷念騎士桌有多麼偉大與光榮,總是幻想著騎士桌的主人公能回到內洛充當拯救球隊的英雄。但這現實嗎?顯然不現實,且不說騎士桌成員散落各方,現在AC米蘭的環境也缺乏穩定。試想想,如果紅黑軍團現在順風順水,邦路斯是不是會成為米蘭城新的英雄接受山呼海嘯,可惜的是,現在故事去往了另一個方向。

  如AC米蘭中國行時球迷們唱的《走向新時代》一樣,紅黑軍團現在需要的是新的東西,而不是沉湎過去,有些故事已經寫下了句點,有些故事才剛剛開始,AC米蘭需要著騎士桌精神中剛毅與忠誠的成分,但這些並不足以拯救球隊。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過去的幾個賽季,AC米蘭正逐漸淪為二流,曼城和巴黎的崛起都需要時間,曼聯的複興同樣如此,焦躁和指責改變不了球隊的現狀,就事論事的對症下藥才可以。

  你看,米蘭打吡中,南看台打出tifo「排除萬難達到星星」,歐霸盃看台標語也寫道「黑暗並非瞬間即可過去」。就算是漫長的極夜,他也會終見光明,無論未來是更壞還是更好,是吧,我還是支持AC米蘭。

  (南看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