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蘇利雲:曾將自己當做廢物
2017年10月17日10:37
奧蘇利雲

  就在官方宣佈上海大師賽重磅回歸之後,奧蘇利雲也宣佈他將參加於11月13日-18日來申城參賽。他即將在英格蘭公開賽中亮相。《貝爾法斯特電訊報》以“奧蘇利雲全新人生觀給他的比賽帶來平和”為題,對他進行了報導。

  “我此刻正在為健康努力。”一盒自製涼拌捲心菜、一盒豆腐香腸、少許鮭魚沙拉、一份鷹嘴豆泥和大量的紅薯,這就是“火箭”正在吃的健康食品。過去他每週通常會跑40-45英里(約64.4-72.4km),但由於腳跟骨刺,他現在已經減少了跑步量。“基本上,我(體重)正越來越大。所以我去找了營養專家,她說我必須減少我的食量。”

  奧蘇利雲不是個半途而廢的人。而桌球則是一項能把你帶入無限可能世界的運動。在過去25年中,他擁有了很多榮譽,而過去幾年,從某種程度上,他已開始回到生活當中。多年來,他頻繁威脅退役成了笑話,但換個角度,那則是一種救贖的呐喊。

  41歲的“火箭”已經是三個孩子的父親,他表示自己還在享受桌球並且會繼續參賽,但他再也不會讓比賽困擾著自己的每一分理智。六年前,他曾接受過心理專家史提芬-彼得斯的治療,以試圖抑制他在球場上的壞脾氣。那時,他的個人生活也是一團糟。他曾與前女友在孩子們的監護權上進行了激烈的鬥爭。

  奧蘇利雲自曝,幾年前在負於亨特利的比賽中,他認為自己受夠了,於是只握了握手就揚長而去。但心理醫生讓他意識到那是一種不該有的消極想法。

  “(彼時)我正在毀滅自我。”他回憶說,“我的大腦告訴我:‘我是個廢物,我不會打得好了,我無法贏得這場比賽,被擊敗,回家。’然後我就像那樣幹(消極比賽)了。史提芬幫我重新規劃了我的信仰體系。就這樣把我一點點帶回現實。不是每次擊球都能很完美的。”

  通過彼得斯的引導,他重新調整了與桌球的關係,並意識到自己並非真想退出,而只是需要一個更健康的平衡。

  因此,過去幾年,奧蘇利雲開始了對各種新領域的探索。他剛剛完成了自己的第二本犯罪小說,他也會為歐洲體育擔任評論工作。最重要的是,他會在生活的日常小事中得到快樂。這也是他減少了參加桌球比賽的原因。

  “我只是按照自己的方式在比賽。”他說,“我們與世界桌球簽了合同,而其中有很多我不認同的內容。基本上,他們擁有你的一切,卻不想給你任何回報,他們還希望你感激,因為你會有機會打桌球。”

  “底線是:我想在巡迴賽中比賽嗎?如果我真想參加巡迴賽的話,那我就會接受這份合同。”

  你也許會認為這是個漸漸愛上這項比賽的人會說出的話。但奧蘇利雲堅稱,桌球對他來說從來就不只是一份工作。“不僅僅是那樣,這是我所擅長的東西,是我能掌握的、足夠接近完美的東西。”

  公平似乎是他在談話中反復出現的詞彙。在今年英國大選期間,“火箭”開始涉足政壇,他公開支持共黨黨魁謝利米-卡爾賓的主張。

  即將參加英格蘭公開賽的奧蘇利雲將不再是賽場的主角,對此,他不出意外地表示自己對紀錄不感興趣。“擁有一份紀錄真的很棒,能在身後留下一串統計數據也很好。但這並不是我的全部。”

  儘管桌球界如今也有很多青年才俊,但都沒人能達到占美-韋特、亞曆克斯-希堅斯或奧蘇利雲等人在巔峰期時所達到的那種文化上的共鳴。

  對這項運動的未來,他表示:“我認為盧卡-佈雷切爾是個天才。賈德-卓林普很棒。但對於一個真正擁有大量追隨者的球員來說,你必須證明你能兼顧娛樂性和贏波。”

  奧蘇利雲衡量自己的成功並不是靠數字,而是憑感覺。過去幾週,他狀態並不好。“(我已經經歷了)三到四周的挫折了。在訓練中被一些我通常不會輸的球員擊敗。自我懷疑開始蔓延。”

  然而,一切似乎又豁然開朗了。一杆令人滿意的擊球,一個完美的親吻,一句悅耳的問候,突然一切不開心都飛走了。當“火箭”在描述這一段時期內真實的感受時,你會意識到為什麼這項運動還在吸引著他。

  “真該死,這是個不一般的遊戲。”他說,“你會感到自己在飛。我正處在那種情況。一切都在進行中。這是個簡單的遊戲。當萬事俱備時,你在比賽中,你會感覺自己在飛……那就像最神奇的感覺。”

  (月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