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現役第一數據帝!若無傷病他或已聯盟老大
2017年10月10日23:58
一字眉跌宕起伏的前半生
一字眉跌宕起伏的前半生

  他因為形象特異而被球迷戲稱“一字眉”,他身長七尺卻擁有後衛一般的技術,他一度被視作聯盟的未來,但頻繁的傷病卻成為了他成就輝煌的最大阻礙。《他說》之第53期――安東尼-戴維斯。

  五口之家

  1993年3月11日,我出生在一個五口之家。除了父親老安東尼-戴維斯和母親伊蘭妮爾-戴維斯,我還有兩個姐姐,其中安托萬妮特和我是龍鳳胎,而大姐萊莎也是一名出色籃球運動員。我們一家住在芝加哥南部的恩格爾伍德。

  暴力街區

  恩格爾伍德是全美知名的暴力街區,這裏的謀殺率居高不下。不過,我並未受到太多幹擾,這裏的人們個性簡單,如果你在某方面表現出色,他們會鼓勵你,希望你收穫成功。我家後院有塊籃球場,常有人過來和我一起打球,但並沒有人企圖傷害我或是騷擾我。

  初遭冷遇

  打小開始,我就喜歡籃球。我參加各種比賽,包括AAU聯賽,八年級時,一個叫普爾曼的球探組織了一次“全明星賽”,成員全部遴選自芝加哥地區的八年級生,但其中並沒有我的名字。這並不奇怪,當時我只有5尺9寸高,大約130磅重,而且還帶著一個護目鏡,看上去貌不驚人。

  私立高中

  後來,我進入當地一所名為遠景憲章高中的私立學校上學。芝加哥的公立學校很糟糕,一個班通常有3、40個孩子,老師只能採取放羊式管理,佈置完任務就讓孩子們自己去做。而遠景憲章高中一個班級只有10到15名學生,老師能更多進行一對一的指導,因此我的學習成績一直不錯。

  默默無聞

  遠景憲章高中的教學質量不錯,但籃球環境並不理想。在高三之前,我們都只有一套兩面穿的隊服(主場作客各用一面),以及各式各樣的球鞋,看上去完全不像是一支正規的籃球隊,也沒有太多的關注。支撐我們不懈努力的,只是我們對於籃球的熱愛。

  窮街陋巷

  就在我一邊努力提升自己的球技,一邊內心深處卻不免感到沮喪時,一支名叫“窮街陋巷”的AAU球隊找上了我,希望我能加入他們。雖然我本來不想再打AAU的比賽,但經過一番掙扎之後,我還是接受了邀請,在我看來,這是一次很好的曝光機會。

  刮目相看

  三年之後,當普耳曼再次見到我時,他被嚇了一跳。當時有人打電話給他,說AAU的“窮街陋巷”隊有一個天才值得關注,於是他來到了比賽現場,再次見到了我――雖然還是那麼纖瘦,但卻比之前高了將近1英呎,因此他甚至沒辦法將眼前的這個少年和三年前那個安東尼-戴維斯聯繫在一起。

  一夜成名

  這場比賽,我給普爾曼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此時的我,在球場上早已鶴立雞群,加上一雙長臂,總能輕鬆封掉對方的出手。不僅如此,作為一名大個子,進攻端我能既控球組織,還能射中三分,簡直就是一個怪物。於是,普爾曼製作了比賽集錦,名字就叫窮街怪獸,上傳到了互聯網上,第二天,我的名字就傳遍了全美,我的命運也從此迎來轉折。

  熱門新人

  接下來的日子裡,我逐漸成為了聞名全國的頂級高中生,每場比賽,技術台兩邊都各有三、四個媒體記者對我進行全程報導,而各大高校,也紛紛向我拋出橄欖枝。其中第一個找上門來的就是哈佛大學,但給我留下最深印象的,還是肯塔基大學的約翰-卡利帕里。

  卡利帕里

  當時幾乎所有來招募我的球隊都跟我說,“來我們這兒吧,你會成為先發,你會成為球隊核心。”而卡利帕里全然不同,他當時在我家客廳里和我面對面時,說的是:“嘿,孩子,你是芝加哥頭號高中生,你是麥當勞全美明星隊成員,但在肯塔基,你要憑藉自己的努力去贏得一切。”

  肯塔基

  於是,為了繼續提升自己,不斷追求卓越,我加入了肯塔基。在卡帥的幫助下,我打出了完美的大一賽季,以62.3%的命中率場均砍下14.2分10.4個籃板和4.65次封籃。在我的幫助下,肯塔基贏得全國冠軍。而我本人,更是囊括了四強賽MOP、伍登獎、奈史密夫獎等七項年度大獎中的六項,成為了名副其實的全國最佳大學球員。

  狀元秀

  2012年夏天,我參加了NBA的選秀大會,毫無懸念地被新奧爾良黃蜂(如今的塘鵝)在首輪第一順位選中,成為狀元。同年7月,我頂替受傷的佈雷克-格芬入選美國男籃奧運代表隊,並最終隨隊奪得了一枚寶貴的金牌。我的人生,也從此翻開了新的篇章。

  我是安東尼-戴維斯,這是我的前半生。

  (熊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