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維亞特職業生涯:美國或回歸 未來不知去向
2017年09月28日11:26
科維亞特被法國小將dingti
科維亞特被法國小將dingti

  在18個月的時間里,科維亞特已經從為紅牛登上領獎台,而淪落到被小將頂替、在紅牛二隊坐冷板凳的地步。為此,歐洲媒體為您梳理了他動盪的旅程。

  機遇和天賦(2010-2013)

  在職業生涯早期,科維亞特作為一名有潛力的新星而被紅牛看中。2010年,在飲料巨頭的支持下,他完成了個人首場單座車比賽。在雷諾方程式2.0比賽中的成功表現將他帶入了GP3和歐洲F3的賽場,他和紅牛的年輕車手塞恩斯攜手為MW阿登車隊征戰。賽季中,由於列卡度升入一隊頂替韋伯,紅牛二隊在2014年出現了明顯的空位。儘管達-科斯塔仍是首選,但在對陣馬格努森和範多恩時的表現平平讓馬科將其與俄羅斯人做了權衡。

  此時,科維亞特在GP3中的連續奪冠、以及他的比賽態度都給紅牛留下了深刻印象,最終他贏得了紅牛二隊的席位。同年,他最終還獲得了GP3的總冠軍。

  躥升的俄羅斯新秀(2014)

  在澳州站的F1首戰中,科維亞特闖進了排位賽Q3,並在正賽中成為當時最年輕的積分獲得者。在隨後的馬來西亞和中國站,他也都已第10名完賽。然而在接下來的比賽中,他卻只有在英國和比利時的兩站獲得了積分――當然,他的退賽主要是因為機械故障。

  紅牛原本選擇讓科維亞特在2015年繼續留在紅牛二隊,但由於華迪爾轉投法拉利而在一隊留下空缺。在明確表示不用法國車手維爾涅(Jean-?ric Vergne)後,紅牛別無選擇,只好將俄羅斯人升入了一隊。這並不是紅牛真正想要的情況,只是由於華迪爾的決定被迫為之而已。

  頻頻得分卻難以正名(2015)

  科維亞特與紅牛的合作開始得並不順利。在澳州的揭幕戰上,因變速箱故障,俄羅斯人根本沒能發車。2014年,紅牛一直是梅奔的主要競爭對手,但在2015年,由於糟糕的底盤以及和雷諾的持續衝突,車隊成績明顯退步了。在這種情況下,俄羅斯人頂著壓力在之後的18場比賽中有14站都拿到了積分,其中在匈牙利站還獲得第二,登上了領獎台。該賽季結束時,他的排名高出隊友列卡度一位,積分也多3分。儘管一些爭議問題影響了澳州人的成績,但問題還是出現了。

  科維亞特只是偶爾閃光,並且還有一些重大失誤――比如在奧斯汀的撞車以及在日本排位賽上的翻車。在從GP3到紅牛二隊再到紅牛一隊的連續短短兩年時間里,他看起來就像是個太想努力卻無法證明自己的車手,反而使自己處境更艱難。

  在中國站橫衝直撞(2016)

  2016賽季,科維亞特同樣起步糟糕,在排位賽中也處於困境。在中國站,他曾有短暫的絕地反擊――在正賽之初與華迪爾發生碰撞後,俄羅斯人最終堅持以第三名完賽。而賽後,在接待室中,獲得第二的德國人怒斥了科維亞特。儘管後者嘲笑了華迪爾的抱怨,但還是為自己贏得了“魚雷”的綽號。兩週後,在俄羅斯站,本土作戰的他又兩次撞到了華迪爾。

  相比列卡度,紅牛一直擔憂科維亞特的速度(在中國站表現最為明顯),同時他們還擔心冉冉升起的維斯塔潘會被競爭對手挖走,於是,在西班牙大獎賽前,車隊將荷蘭小將與之交換了。事實證明,這對紅牛來說是最佳時機。

  在紅牛二隊重新出發(2016)

  回到中堅車隊,科維亞特更為掙紮。在八場比賽中,他只獲得2個積分(西班牙和英國站的第10名)。與隊友塞恩斯的出色發揮相比,俄羅斯人則經常無所作為。低穀出現在德國站,他含著眼淚困惑於在Q1沒有速度。很多人深深地同情他,認為他真的需要休息來重建動搖的信心。從夏休期歸來的科維亞特似乎又充滿了活力,但在後面的比賽中他也只獲得了2分(新加坡站的第9名)。

  急速墜落的2017

  令許多人感到驚訝的是,俄羅斯人保住了他的參賽席位,並在澳州和西班牙獲得了積分――而且後者還是在排位賽糟糕、發車順位不理想的情況下獲得的。然而,此後,他的成績卻一落千丈。儘管相比塞恩斯,他的單圈速度已經可以被接受,但其比賽風格常常受到質疑,特別是在奧地利和英國的撞車。在銀石內鬥後,他好鬥的言語更是得罪了不少人。

  或許新加坡站的情況最能敏銳地捕捉到二者不同:塞恩斯進入了Q3,遠離了麻煩,並最終收穫第四名;而科維亞特則是上牆退賽。儘管賽況確實很危險,但只有他是自己撞了牆。積分榜上,西班牙人以48-4領先。即使有可靠性的問題,這也說明了他的不穩定。

  接下來會怎樣?

  如果讓科維亞特停賽是一種讓其休息並幫助他職業生涯的方法,那這種選擇未免有些奇怪。自從被降入二隊,俄羅斯人就一直被視作第四人,而塞恩斯則在努力要超越維斯塔潘或列卡度。西班牙人的狀態和抱負,以及引擎交易,最終促成了其2018年被租借去雷諾;理論上,如果2019年列卡度或維斯塔潘離開紅牛,那塞恩斯將是補缺的不二人選。加斯利被認為已接近二隊席位。那科維亞特會怎樣呢?

  紅牛沒有直接作出選擇,而如果本田想要將鬆下信治(Nobuharu Matsushita)塞進來的話,那麼超級駕照規則將迫使其屈從。這並非不合理,因此,科維亞特仍是紅牛二隊明年的重要選擇。但為什麼呢?他在紅牛的前景幾乎為零,在經曆了最近一段令人沮喪的日子後,下賽季紅牛二隊將更換本田引擎――除非出現不可思議的轉機,否則他將可能阻礙車隊的機會。

  得益於時機和天賦,科維亞特晉陞得太快,而環境、狀態和未能做出貢獻最終導致其摔落。加斯利的超級方程式賽程,意味著科維亞特將很可能在奧斯汀重返賽場,但長期來看,他又該何去何從呢?

  (月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