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無做大學生好耐啦!——辰來之筆
2017年09月26日03:00

【星島日報報道】(作者李辰安,從事創作二十年,開拓城市感覺派文風,與讀者一起懷舊,穿越香港時空找尋生活新旨情。)

一早就被家人約定周日去尖沙嘴飲茶。我問阿媽,又會去得咁遠?原來有班昔日街坊父老歸來一聚。

好多好多年前我們住在旺角,這是一幢唐樓,隔籬左右都好似一條村咁熟絡,依家四散而居,但係同我阿爸阿媽有聯絡,部分退休遷居內地,今次真係難得整整齊齊食蝦餃。

「嘩,安仔無乜肥到噃。」梗係,為口奔馳,餐餐光顧茶餐廳,點及得你哋喺順德、石岐咁有食神。唯有回應一句,係呀,係呀,Keep Fit呀嘛。嗲得幾嘴,茶過三巡,突然間三叔開腔︰「呢,嗰班大學生呀……安仔,你……」

吓,大學生!你想問啲乜野,晨早流流,我搭咁遠港鐵嚟呢處,講呢啲?即時條件反射彈咗句︰「我唔識(講)噃。」點知三叔話︰「唔係,你同嗰班大學生黐得好埋㗎。」喂,三叔,蝦餃可以任食(我請囉),說話唔好亂講,大庭廣眾,咪令我尷尬啦,況且我真係無咁榮幸識到,更加遑論黐到埋去啲大學生度。「安仔,三叔係話舊時住喺五樓王師奶嗰班大學生。」阿媽心水清,重要時刻提場,我腦海恍如轟了一下,從漆黑中回憶當年之事。

這是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周圍左右唔係有咁多大學生,我自己都未考到入大學,不過,樓下(五樓)一次過來了幾位大學生,這班大學生是精英中之精英,真係唔係講得笑,當年我對他們非常崇拜。原因並非佢哋英文咯咯聲,更加唔係牛(津)、哈(佛)、劍(橋)畢業生,佢哋都來自廣州不同高等院校,有美術系,有體育系,經濟系都有。何以稱之為精英中之精英?且聽我慢慢道來。

阿媽乘機搭腔︰「係嘞,王師奶最初租畀嗰兩個大學生,一個叫阿星,一個叫阿池,我都記得。」等我交代一下,阿星有個本港表妹姓周,由周姑娘(其實都係二十歲出頭)介紹畀王師奶做租客,阿星同阿池合租,後來又來多一個同鄉兼同學叫阿達,三人住在尾房。

上世紀七十年代的香港係無內地專才計畫,而是採取更精英化的、達爾文物競天擇式的抵壘政策,幾位大學生喺內地從不同路線,冒邊防軍真槍實彈狙擊之險,一口氣游水到香港,仲還要有如打War Game咁刺激,成功穿過香港邊境巡查,到達香港市區,始獲得居留香港的機會。

阿星係美術系學生,非常斯文,我好奇怪這位大學生哥哥有乜本事可以游水過嚟香港。阿星話,佢同兩個同學攬住個籃球波膽,在天氣開始轉涼,一個沒有月光的黑夜游過來,不過只有他與阿池成功,另一位同學中途失聯,被抓?還是甚麼命運,唔知,亦唔想知。阿星、阿池有好多同學失敗被抓,判勞改(去遠處省份)有之,坐監(當地)有之,有的失敗過,等機會再來一次,終於成功,例如稍後出現的阿達(年紀較長,又稱達哥)。

阿媽好記得,這班大學生好有品格,無人講粗口不特止,難得是樂於助人,有時某家某戶水電有小問題,達哥自告奮勇幫手,所以成層樓都對佢有好好印象。至於阿星仲有趣,由於寫得一手好毛筆字,畫畫又在行,農曆新年,街坊父老排隊搵佢寫揮春。

我記得阿媽託阿星幫我寫張揮春貼喺檯頭,是「學業猛進」,之不過,呢張揮春幾有祖國特色,因為用簡體字寫嘅。阿池係體育系高才生,主打網球,犀利囉,有一日佢行過維多利亞公園,見到兩位着到成身麥根萊咁款嘅公子,但打到中學生咁水平,忍不住笑吓,兩公子見到,問︰「阿燦(當年阿池個樣幾似廖偉雄),你想幫我哋執波呀?」

結果,阿池以直落姿態,狂數兩位公子,後來公子召來外籍教練,並約定賭一千大元,挑戰阿池,可惜阿池無錢喺袋,只答應「無償比賽」。阿池事後同我講,佢係廣州網球隊代表,得過公開賽第二名,佢同外籍教練較量,「呢位洋人有料到㗎。」係囉,阿池只能以二比一局數壓倒對方。外籍教練好好人,賽後仲請佢食咗個杏仁甜筒(我想起周星馳那部《龍的傳人》,不同者是星爺打士碌架而已)。

阿星閒時畫畫,正職在工廠返工,阿池因為貪人工好,去地盤工作,至於達哥比較游吓游吓,有點懷才不遇之感,只係肯做三行散工。其實達哥識英文,數學有番咁上下,作為經濟系之畢業生,佢唔游水落嚟香港,喺改革開放之後,其實會有好前途。不過時也命也,達哥亦非常沉默寡言。

無幾耐我得償所願入到大學,當時內地學者開始來港訪問,這是上世紀八十年代中之事。除了名氣很大的內地學者之外,也有些比較年輕的學者來到大學,跟我等師長交流,不過,他們比較沒有自信心。香港的大學講師與教授不乏洋人,內地學者跟他們溝通有點困難。本地的學者有些是善意的,有些是比較盛氣凌人,明知內地學者與國際缺乏交流,好多理論未能達標,就顯出有點看不起人的氣燄。我參加一次內地學者主持的講座,台下有位本地講師,有如「教仔」咁挑剔他的內容,問到內地學者話「抱歉,這個理論我未有接觸過。」為止。

阿星無幾耐同佢表妹周姑娘結婚,阿池與達哥亦同時遷出,他們在香港大概都搵到餐晏。我還記得阿池始終得個講字,並無教我打網球,我的校園生活也匆匆而過,到畢業時,香港環境不是太好,有些同學開始北上,做China Trade。這是中港大學生的一次大逆轉。 三叔話︰「我有次去廣州見到阿達,佢依家做裝修,老闆嚟㗎,佢好記得你,因為你做咗大學生。」唔該唔好咁大聲啦,周圍好多人㗎!三叔,乜大學生啫,我無做大學生好耐啦。「阿達問候你。」阿媽回應︰「係囉,安仔,得閒聯絡吓人啦,一場相識。」

我很羨慕阿星、阿池同達哥,佢哋當年在旺角「互勵互助又互勉」之奮鬥生活,真係好似《前程錦繡》一樣,唯一畫風有點不同是,達哥唔似中村雅俊,但個樣似足吳孟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