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帥:我去中超?絕對是假新聞!
2017年09月26日15:05
安帥否認要來中超執教
安帥否認要來中超執教

  現任拜仁慕尼黑教練、前巴黎聖日耳門教練安察洛堤日前接受了法國媒體《費加羅報》的專訪,兩支球隊即將在歐聯小組賽中狹路相逢。

  安察洛堤對這項賽事可以說是非常瞭解,在他的球員生涯中曾2次觸碰到歐聯冠軍獎盃,而作為教練同樣帶領著不同的球隊3次登上了歐洲球會最高領獎台。這位58歲的意大利人在接受採訪時顯得風趣幽默,他先是詢問記者能否聽得懂自己的法語,然後就用法語接受了全程的採訪。

  下面是採訪全文:

Q:您現在已經58歲了,無論是作為球員和教練您都取得了無限的榮譽。您覺得自己是一個幸福的人嗎?

  是的,我覺得自己很幸福。我很喜歡自己現在所從事的職業,我很喜歡現在的自己。其實討論這個話題多少有些複雜。我很感激自己能夠當上一名主教練,但是我也知道外界有存在很多質疑我的聲音。我現在在慕尼黑執教,我能與球員一同交流,我和助教們一起工作,我們準備訓練課、比賽,這些都是我非常享受的。

  足球就是我生命中最大的樂趣這項運動對我來說不太像是工作。有剛才提到的那些事情作為理由,我並沒有感受到太大的壓力。不過我這個人把足球和個人生活分得很清楚,任何球場上的問題都不會讓我睡不著覺。這些年我知道自己都經歷了什麼,以我現在的經驗來看,很多事情都是可以被理解的,都能找得到解決辦法,所以沒有什麼事情會讓自己感到驚訝的。

Q:您在來到拜仁慕尼黑之後,最大的發現是什麼?

  在拜仁,這裡有兩位對足球理解非常深刻的主席,所以他們非常在乎對更衣室問題的管理。那種曾經征戰過綠茵賽場的主席,對球員在場下的各種反應非常重視。除此之外,慕尼黑是一座非常漂亮的城市,市民們對你都非常尊重,你可以去電影院看電影,去餐廳吃飯,不會受到任何打擾。我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語言,我跟著一位專業的德語老師學習德語,一週要上三堂課,但德語的語法實在是太複雜,我學英語和法語時都沒有遇到這麼大的麻煩。

Q:您帶領的拜仁即將在歐聯賽場上迎戰老東家巴黎聖日耳門,您對此有怎樣的感受?

  我對此非常期待。現在這支巴黎聖日耳門與2013年我離開時相比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他們在各個方面都有了明顯的提高,特別是球會加大了投入,球員在歐聯賽場上的經驗也更加豐富了。現在的PSG是一支名副其實的豪門球隊。我很高興自己能夠重返王子公園球場,能夠與那裡的球迷團聚,能夠再次見到泰亞高-施華、拉比奧特、莫達、華拉迪和J.柏斯杜尼這些熟悉的面孔,我們之間的關係非常密切,我很想念他們。我與球會主席納賽爾依舊保持著聯繫。

安察洛堤
安察洛堤

Q:您在巴黎留下最美好的回憶是什麼?

  應該是在經歷了很長一段時間的等待後,我們再次拿到了法甲聯賽冠軍。我在這裡執教時確實留下了很多非常美好的回憶。我覺得自己給這傢俱樂部帶來了一些幫助,特別改變了這裡的精神面貌。當然現在的巴黎聖日耳門又成長了許多。在我離開巴黎前往皇馬執教時,我與球會可能發生過一些問題。但總的來說我還是非常想念巴黎,我很高興自己能重新回到這裡。

Q:如果您現在能改變自己執教巴黎時的一件事,你想要改變什麼?

  我想要改變自己在這裡執教時的故事結局。我當時的態度不是特別好,那是因為我想要離開,而管理層希望我能夠留下來。我們之間產生了一些隔閡。那確實是一段比較複雜的時期,我與主席納賽爾的關係也沒有處理妥當。不過這沒關係,我相信時間會解決好這些問題。

  現在我們依舊保持著密切的聯繫,在去年歐聯他們4-0擊敗巴塞的比賽賽後,我給他發過祝賀短信,並祝願他們在次回合一切順利。結果次回合大比數輸了球,我就沒有勇氣再給他發信息了。這場比賽可以說是震驚了整個世界球壇,大家都不敢相信到底發生了什麼。這就像我在2005年帶領米蘭踢得那場決賽一樣。

Q:對於巴黎,您最想念的事情是什麼?

  是埃菲爾鐵塔!我當時住在夏樂宮附近,在那邊能夠充分欣賞到埃菲爾鐵塔的美麗景象,現在離開那裡依舊對此非常懷念。當時我在巴黎的業餘生活和球場生活都很豐富。在這裡的兩年時光中,我徹底愛上了這座城市。我迷戀巴黎的美食,很想念那裡的幾家餐廳。

安察洛堤
安察洛堤

Q:您認為巴黎聖日耳門與拜仁慕尼黑兩支球隊最大的區別是什麼?

  在簽下尼馬和基利安麥巴比之後,巴黎正在尋找屬於他們自己獨有的標籤,而拜仁現在的特點已經很明確了。在經過近幾年的磨礪後,拜仁找到了屬於他們前進的道路,這支球隊的風格也很清晰,這是巴黎聖日耳門現在還不具備的。不過巴黎的水平已經邁向了歐洲頂級,當你花這麼大的價錢買進這麼多優秀的球員時,你需要花一定的時間來將他們融合在一個團隊內,這是他們現在最大的挑戰。

Q:巴黎聖日耳門現在擁有了尼馬、基利安麥巴比、艾維斯,這會令您感到害怕嗎?

  不不不,我並沒有感到害怕。我對他們保持著足夠的尊重,他們現在的這套陣容實力很強,他們的進攻球員如果與拜仁、皇馬或巴塞一隊一做對比的話,完全不會處在下風,絕對是相同水準的。不過我並不關心基利安麥巴比或尼馬某一名球員,我考慮更多的是如何擊破他們的團隊防守,還有限制住他們的集體進攻。巴黎聖日耳門可不止擁有三名前鋒而已。

Q:您的老東家現在渴望拿到歐聯冠軍,您對此的看法是?

  我認為一傢俱樂部有信心拿到各項賽事的冠軍,這是一件好事。但這不能確定你一定就有能力完成這樣的目標。歐洲球壇各傢俱樂部的競爭愈發激烈,除了那些近幾年在歐聯賽場上戰績出色的球隊外,現如今曼城、熱刺和利物浦的進步也非常明顯。

Q:您對今夏轉會期傳出的關於華拉迪想要加盟巴塞的傳聞有什麼樣的看法?

  我不喜歡討論這種事情,特別是媒體的這種報導。在轉會市場開放期間,有很多球員都想要離開,但我不知道他們這麼做的理由是不是只是為了提高自己的薪酬待遇。

Q:您覺得華拉迪也是出於這樣的考慮嗎?

  以我對他的瞭解,答案是肯定的(大笑)。

安察洛堤與華拉迪
安察洛堤與華拉迪

Q:您會一直關注巴黎聖日耳門隊中年輕球員的培養嗎?

  當然,我之前一直關注著拉比奧特,他的水平在今季已經達到了一個新的境界。除他之外,還有另外一個年輕的中場,他的名字叫做……對,恩昆庫。在拉比奧特17歲的時候,他參加了自己一隊的首場比賽,當時的對手是波爾多。在那之後,我們還培養出了金斯利-高文,現在他在我們拜仁。我覺得阿雷奧拉也很優秀,還有現在在里爾效力的那位門將也很有潛力。奧古斯丁現在成為了RB萊比錫的一員。巴黎青訓體系培養出了很多優秀的年輕球員。

Q:您現在還和一些巴黎聖日耳門的球員保持聯繫嗎?

  和部分球員還有聯繫。我經常和希爾萬-阿爾芒互發短信,他當時是我執教巴黎時的第三門將。哎,我老了,現在有很多名字都記不起來了。我還和前體育總監奧利維耶-勒唐有聯繫。我和隊中多位老熟人關係都不錯。

Q:您有考慮過重返巴黎聖日耳門執教嗎?

  在足球圈,一切皆有可能。但我現在是拜仁的主教練,我在這個位置上坐的很開心。如果拜仁厭倦我了,我們會握一握手然後彼此說再見。只是目前我還沒有考慮未來的事情,我只關注現在。

Q:您現在已經拿到了各種冠軍獎盃,對五大聯賽可以說都有了足夠的瞭解,您覺得自己在未來還會執教多長時間?

  大概再執教10-15年吧,我覺得這種事情與年齡無關。這是一個每天都能感受到壓力的職位,但每天都能和球員見面,與他們一同參加訓練課,這種感覺我很享受。足球是我的愛好,不是工作,所以我應該會繼續走下去吧。

Q:在未來您有去中國和美國執教的打算嗎?

  我不知道。馬里奧-巴士拿說我已經和中國球隊簽約了,但這個是假新聞。如果我還能留在歐洲,我一定會留下的。我覺得這裡的足球最有競爭力。我覺得你們記者對某種壓力的理解不是特別透徹啊。

Q:我們覺得您現在的壓力似乎也不是特別大……

  在拜仁,我沒有感受到特別大的壓力,因為我從不會讀報紙。你們知道為什麼嗎?我剛才說過我的德語不好啊(笑)!當你有些東西無法掌控時,你就會感受到一種莫名的壓力。在這支球隊我就是負責減輕大家壓力的人。當球員不太高興或是彼此有什麼問題時,我就要及時採取相應的措施。批評聲往往是來自於外界的,我們只要不過多地去關注就好了。

Q:從教練的日常工作來看,您覺得最麻煩的一件事情是什麼?

  管理好球員,讓他們充滿動力,讓他們願意聽從你的安排。最具挑戰性的東西往往與技術或戰術無關,與你的心理因素有關。當你與球員交談時,你要忘記你和他的身份。你與朋友會是一種親切的感覺,教練和球員並不會。這個問題很敏感。私下講,我從不會把自己當做教練,我覺得自己和球員是平等的。我想球員們會理解這個事情的,但教練想要做到這一點卻並不容易。一般情況下,教練都曾是一名經驗豐富的球員,所以他應該知道球員心裡會怎樣想。

Q:您對球員使用社交網絡持什麼樣的觀點?

  我對這種事情不瞭解,我也不喜歡用社交網絡。我管那些社交網絡都叫做「智能手機的孤獨」。球員們在一起時,我是禁止他們在社交網絡上發佈信息的,其他時間不作規定。規則就是規則,我有我自己的解釋。如果他們來問,我會告知他們為什麼這樣做。

Q:上一次,在您做出換人決定後,科蘭克-列貝利用摔波衫的方式發泄了自己的不滿。您是怎樣解決這個問題的?

  每名球員都有他們自己的想法,我想當時列貝利是不理解我為什麼要換下他吧,所以我欠他一個解釋。他是一個非常直爽的大男孩,他想到什麼就會說什麼。我覺得與這種性格的人交流,不存在任何問題。我們兩個當時都比較激動,所以當時的情況看上去有些棘手,但在兩天之後,一切問題都不複存在了。

安察洛堤與列貝利
安察洛堤與列貝利

Q:您覺得自己在15年後會是什麼樣子?

  我感覺自己會在世界的某一個角落,靜靜地觀看足球比賽。我喜歡做這樣的事情。等我回到家時,我會經常打開電視看足球比賽,在這個問題上我的妻子不會過多幹涉我。但我一定不會把自己在球會遇到的問題和煩惱帶回家中的,這是原則問題。

Q:在家庭生活中,沒有什麼是讓您感到厭煩的嗎?

  我和妻子的關係很融洽,沒有出現過什麼問題。我們的生活非常平靜,在一起能感覺到彼此相互需要。每當我要到別的國家去工作時,我都會主動詢問她的意見,她的想法對我來說非常重要。她會說英語、西班牙語和法語,所以去哪裡生活都能夠很快適應。如果你的家庭沒有給你帶來什麼不快的話,你在工作上往往會非常順利,至少我就是這樣的情況。

  (來自 肆客足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