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器換人後操作機器更缺人了 畢業生更願意做銷售
2017年09月22日02:21

  機器換人後操作機器更缺人了

  北京晨報

  機器人換人不是簡單把人換下,而是換上更高技能水平的人,技能人才已出現明顯結構性短缺。

  近日,中國電子學會發佈的《2017中國機器人產業發展報告》顯示,我國連續五年為全球最大工業機器人應用市場。“新華視點”記者調查發現,不少製造業企業在招聘機器人一線操作工時陷入困境。記者近期在粵閩魯等地招聘會上看到,許多招聘機器人維護、操作、編程的崗位,月起薪都在4000元至6000元,高至二三萬元,雖是“急招”“急聘”,但不少企業仍空手而歸。教育部、人社部與工信部發佈的《製造業人才發展規劃指南》中預測,到2020年我國高檔數控機床和機器人領域人才缺口將達到300萬,到2025年,缺口將進一步擴大到450萬。

  難點 工人要懂英文會編程

  “有一名工人第一天上班就把一個價值40萬元的刀頭弄斷了。工人的技術水平達不到機器和企業要求,已經嚴重阻礙了企業發展。”東莞市恩盛機械模具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從事專精製作及超精密加工的製造工廠,過去十年,總經理鄔彬沒有被技術升級難倒,現在卻為招工一籌莫展。

  晉江龍峰紡織公司從2011年開始試點機器換人,新增的2000多台設備都屬於自動化、智能化設備。“操作設備都有PC端,操作指令都有英文,操作工人至少要認識一些紡織英文單詞,會編程、設計等,有的還需要懂一些日語。”公司副總經理衛巍感歎,“這樣的工人太難招了。”

  廣東、福建、山東等地人力資源行政主管部門人士告訴記者,目前能適應“工業4.0”發展需要的技能人才已出現明顯結構性短缺。“機器換人不是簡單把人換下,而是換上更高技能水平的人。”工信部國際經濟技術合作中心工業4.0研究所所長王喜文認為,高技能勞動者稀缺已成為我國製造業轉型升級的攔路虎。

  難招 畢業生更願意做銷售

  記者以“機器人操作”“機器人工程師”等關鍵詞檢索各大主流招聘網站,發現大量招聘崗位長期懸掛。

  中國勞動學會副會長蘇海南認為,勞動力技能提升進程受到產業環境、教育製度、薪酬體系、社會傳統等多方面的影響,“目前合格技工總量少,招聘自然不易”。統計數據顯示,目前,我國製造業規模以上企業專業技術人員占人力資源總數不到10%,特別是裝備製造業規模以上企業人才當中具有研究生學曆高技能人才僅占總數的2%。

  記者調查發現,一方面高技能人才本身就稀缺,另一方面,一些高技能人才投身一線崗位的意願較低。泉州輕工職業學院輕紡工程系的應屆畢業生王小福告訴記者,不少同學寧可穿西裝打領帶去跑銷售,也不願意進車間當工人,他們覺得工人雖然現在“能賺點”,但未來“沒前途”。

  衛巍的企業有自己的辦法。“一開始我們就會和他們說好,新入職員工都要先從車間幹起,根據表現會有相應的晉陞通道。我們企業發展很快,技術工人確實能夠實現與企業共同發展。但一些規模小的企業,晉陞通道比較窄的,恐怕就面臨高技能工人的招聘難題。”

  “大家對進工廠總有一些成見,但我現在的工作環境和作業內容已經說明,我只是另一種類型的‘程序員’,不是坐在辦公室對電腦畫圖,而是對著高端設備寫代碼。”7月剛從東莞市技師學院“中德班”畢業的楊繼添說,他在學院獲得了本科學曆和德國IHK職業資格證書。

  難題 三年填補缺口非易事

  為配合《中國製造2025》戰略部署,有關部門製定目標,到2020年,製造業從業人員中受過高等教育的比例要達到22%,高技能人才占技能勞動者的比例達到28%左右。

  在三年內填補相關缺口並非易事,眾多專家認為,優化強化職業學校對高技能勞動者的培養能力是關鍵。蘇海南認為,當前大多職業院校的教育方法與課程設置無法適應“工業4.0”時代的需求,改革勢在必行。

  東莞市技師學院從2013年開始同德國、英國等國家和地區開展合作辦學,將德國雙元製和英國學徒製本土化,目標是讓學生技術水平達到世界水準。據東莞市人力資源局局長司琪介紹,首屆中德班116名畢業生在數百家企業的爭奪中被一搶而空,具有國際認證的學生起薪高達6000元至7000元。鄔彬在東莞技師學院轉了一圈後表示,這些新模式培養出來的學生,“留得住、用得上”,受到企業青睞。

  浙江師範大學職業教育研究所所長張力躍認為,樹立青年技工職業歸屬感也是擴大高技能勞動力人群重要一環。初中畢業就來到東莞市技師學院學習的陳曉鋒也考取了本科學曆和德國IHK職業資格證書,現在在生產線上操作最先進的放電機。“要操作這些尖端的設備,必須有相當的文化功底。我看的書和圖紙有一部分是外文的,我必須加倍努力。我想讓自己的人生價值在這個崗位上體現出來。”陳曉峰說。

  據新華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