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路”上面鋪“金磚” 中建八局寫傳奇
2017年09月13日12:59

  原標題:“絲路”上面鋪“金磚” 中建八局寫傳奇

  9月3日,金磚國家領導人廈門會晤在廈門舉行,在給中國帶來了新的發展機遇的同時,會議主場館――廈門國際會議中心進入了世界人民的視線。然而,大家在驚歎金磚會址“高顏值”的同時,誰也不會想到,這個工程的改建時間只有六個月。

  時間回到2016年10月,當中國將成為金磚國家領導人第九次會晤的主辦國,並將地點定在了廈門的時候,中建八局的一群建設者,正在為G20杭州峰會的完美謝幕歡呼,並準備“好好地休息一段時間”。

  四年,他們完成了將大國風範、中國元素、江南特色,完美集於一身的G20杭州峰會主會場――杭州國際博覽中心的建設任務,這期間的如履薄冰、不休不眠、神經緊繃,只有他們自己清楚,然而就在他們以為“終於可以回家過個年”的時候,金磚峰會主會場――廈門國際會議中心改建工程擺在了這個團隊的面前。

  這是政治任務,他們明白。金磚國家領導人第九次會晤是今年最重要的兩場主場外交活動之一,同時也是中共十九大召開前主場外交的“收官之作”,中建八局作為隸屬於世界500強企業中國建築股份有限公司的國有大型骨幹施工企業,結合國家戰略擔起央企責任、堅守央企信念、貢獻央企力量,他們認為自己責無旁貸。

  於是,杭博原班人馬立刻南下,風塵仆仆從杭州直抵廈門。借助在G20杭州峰會主會場建設中成功運用的總承包管理經驗,6個月後,他們將廈門國際會議中心“脫胎換骨”。

  “為廈門這座‘海上絲綢之路’戰略支點城市鋪上‘金磚’,我們累並快樂著。”中建八局總承包公司副總經理、金磚會址項目副總指揮張曉勇如是說。

  位於廈門環島路上的國際會議中心總建築面積14.3萬平方米,改造面積3萬平方米,聽起來就是個“小打小鬧”的工程。

  然而,從2016年12月1日到2017年5月30日,改造時間只有6個月,要將一個商業展館轉化為重量級外交舞台,還要處處呈現精雕細琢、匠心獨運。“這是我幹過的最難的三萬平米。”中建八局總承包公司金磚會址項目總包項目經理毛登文說。

  廈門國際會議中心已建成近20年了,現在回頭想把圖紙找全,基本就是天方夜譚。項目部剛入場時面臨的就是,“沒有確定的圖紙,也沒有敲定的設計方案”。按照張曉勇的話說,就是憑著經驗“猜著拆”。

  今年1月底,設計方案終於敲定下來了,然而留給中建八局這個團隊的時間只有4個月了。這4個月他們要完成一樓五國大會議室的東長廊、迎賓長廊、迎賓廳、西門廳的新建,以及工商論壇、雙邊會談、小會議廳以及二樓主會場、國宴廳等的改造。

  “所有工作只能交叉進行,這是唯一保證工期的方法,”然而困難接踵而來,位於會議中心西南角的五國大會議廳,是個三層樓高的新建會議廳,說是新建,其實並非真正意義上的新建,而是將原區域的三層樓拆除、打通後的新建,而且新建部分增加了觀海平台、茶歇區,相當於原面積的兩倍。“等於在一個被切下一角的蛋糕上,再嵌入一塊更大的蛋糕,”毛登文如此形容。項目部根據施工現場,向外拓深,完成了三層高的主體結構,在保證會展中心建築整體協調的同時,讓大體積的“鑲嵌”成為可能。

  “改建的難度真的遠遠高於新建”,項目部好不容易拿到的幾張原圖紙,卻和現場情況存在著很大的差異,拆改的時候,動不動就鏟斷水管,接下來就是爬管道、找水閥、解決漏水等一系列規定動作。

  “水管還好說,電線呢?這可是涉及生命安全的事。”記者問。

  “是啊,所以接下來項目部對原建築進行三維掃瞄,生成模型,利用點雲文件,製作各層平面佈置圖,指導改造施工。”中建八局總承包公司項目強電負責人包誌偉介紹。

  細節之中的大國風範

  這是一個中國向世界展示風采的窗口。

  “我們深知責任重大,”中建八局一公司金磚會址項目裝飾項目經理柴道琦說,“所以,在裝飾過程中,我們把‘匠心’運用在每一個角落。”

  廈門國際會議中心的東西兩側各有一條迎賓長廊,是整個會場的“門面”,也是各國領導人步入會場的地方。長廊融入了廈門市花鳳凰花和廈門傳統建築山牆的造型,取名“丹冠飛羽”,由48樘“幾”字形銅梁組成,造型獨特、氣勢恢宏。“幾”字形內部為鋼架結構,外部包裹銅板,“為確保銅板準確定位、精準銲接,項目部無數次進行放線測量,糾正偏差,最終結構偏差控製在2毫米以內,遠遠高於設計標準。”柴道琦說。

“丹冠飛羽”的迎賓長廊
“丹冠飛羽”的迎賓長廊

  曆史上的海上絲綢之路造就了福建獨具特色的“海絲”文化,經過迎賓長廊,步入入口大堂,六根異型石柱映入眼簾,柱面石材雙曲造型與吊頂竹節弧形雕刻鋁板相互延伸,彰顯著“一帶一路”下中國開放包容的胸襟。不過,由於異型,各石材銜接關係非常複雜,項目便針對性地根據施工節點對異型鋼架進行銲接,並在過程中持續檢查施工精度。同時為了追求最完美的視覺效果,他們從材料種類、顏色搭配、肌理效果到紋路方向,都進行了精細調整。“我們不僅要保證柱體紋路,還要保證與地面的紋路和諧統一,那段時間我們就跟得了‘強迫症’一樣,將342塊弧形板鋪在地上進行預排版,有瑕疵不行、紋路不對不行、顏色略有差池不行。”物資工程師王宇峰說。然而,也正是他們的“強迫症”,成就了入口大堂海天融合的驚豔場景。

迎賓大廳內海天融合的驚豔場景
迎賓大廳內海天融合的驚豔場景

  五國大範圍會議室是金磚峰會最重要的場所,正上方的五瓣吊頂花燈十分搶眼,直徑9.3米,重量卻只有180千克,裝飾工程師孫銀勃解釋,“燈罩使用的是新型高透光輕型納米碳纖維板,這種纖維板非常輕,由北京化工大學研發,在全國範圍內第一次被運用在燈具上。”

  德化瓷作為宋代名窯之一,千年來一直被作成藝術品或瓶、罐、杯、盤等日用品,而在五國大範圍會議室的主背景牆上,德化瓷被做成了金磚五國國花的造型,“貼”在了牆上,“把宋代名瓷當‘瓷磚’,我們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柴道琦說。既然是第一次,項目部尤其謹慎,派專人到德化瓷生產地,考察當地土質,考察廠家工藝,還要嚴格規定德化瓷采土的位置、深度。“最關鍵的是,德化瓷在燒製過程中會有收縮,稍微控製不好,就會報廢。”中建八局一公司的裝飾團隊便進行多次燒製試驗,通過對火候、濕度、溫度的控製,確定德化瓷的收縮率,保證了瓷製品的出材率和拚接的精確到位。

“德化瓷”上牆
“德化瓷”上牆

  會議室四周牆面的上部,“飄揚”著一條“五彩斑斕”的銅板,紅、藍、綠、橙、黃分別代表中國、俄羅斯、巴西、南非、印度。除了顏色,這一圈銅板還有不同的紋飾,營造出了豐富的層次感。項目部對“銅板彩繪顏色、紋樣圖案、蝕刻面積”反複對比、反複確認、反複調整,最終實現了“雕樑畫棟奪天工”的效果。

  最微小的失誤也不能出現

  如果把裝飾工程比作“衣服”,那麼,安裝做的就是“血管和神經”。

  “現在你已經看不到我們的工作成果,但我們所做的一切,決定了會議中心的功能。”中建八局總承包公司的項目機電經理張濤說。“最關鍵的是,本來就紛繁複雜的安裝工作,還碰到了改建工程。”

  舊址的消防、電力、排水等系統的管線因為時代進步皆需更替,原先一根手指粗的地方要安裝胳膊粗的管線,這本身就很令人頭疼了,再加上安裝空間狹小,無法容身大型設備,項目安裝團隊只能人工摸索管線佈局,一次次測量,一次次繪圖,管線終於被排布的有條有理,為整棟建築的正常運轉打下了基礎。

  然而,張濤心裡明白,管線的排布合理只是第一步,在這個國家級會議工程裡面,國家的正常安裝標準已經不適用了,如果在會議期間出現任何――哪怕是最微小的失誤,後果都是所有參與者的“不能承受之重”。

  所以,為了保證空氣,他們採用具備靜電除塵和紫外線消毒雙重淨化功能的空氣淨化系統,站在建築內,不會有任何異味。

  所以,為了保證供電,他們配備了從3個變電站傳來的高壓,同時備有移動柴油發電機,即使廈門全島停電,國際會議中心也會正常運轉。

  所以,為了保證聲音,他們在會議室鋪設了5層岩棉,普通建築物一般為兩層,G20峰會會址也才設置了3層,5層岩棉能達到的效果就是,在主會場門緊閉的情況下,場外即使發生高達120分貝的響聲,會場內也不會聽到任何動靜,同時,他們在空調機房和空調出風口安裝了“消音器”――消聲靜音箱,打造了一個真正“針落有聲”的空間。

  ……

  總之,一切都是最高標準。

  “廈門金磚峰會終於召開了。”張曉勇說這句話的時候多少顯得輕鬆了一些,然而這“輕鬆”的背後是什麼,只有他和他的團隊清楚。

  “現在的願望是什麼?”記者問。

  “回家過個年,陪陪家人吧。”這個回答脫口而出。

  算起來,四個春節了,三個在杭州度過,一個在廈門度過,這個團隊的確承受了太多――

  每次買好票準備回家都因為工作取消行程,光退票費就幾千元的毛登文;

  妻子帶女兒來工地探望結束,連送女兒到火車站時間都沒有的柴道琦;

  一天簽上百次自己的名字,負責安全的胡煒煒;

  為了完成項目節點,沒有時間給小升初的女兒輔導功課的鄧湘卷;

  早與女友決定結婚,卻因為工作太忙一再拖延的朱文傑;

  打壞了一部手機,每天通話至少三小時的王宇峰;

  在外地廠家盯著材料生產,一盯就是連續40多個小時的趙龍;

  負責項目四五百扇門的施工,對所有的門種如數家珍的“門神”李超;

  邊熬夜邊喝紅牛,現在再也不想看到“紅牛”兩個字的王小翊……

  然而,說到對自己工作的評價,大家異口同聲――做這個項目是“真的辛苦”,但終究,“以後要是經過廈門國際會議中心,我可以很自豪地跟朋友說:這是我幹的。”

  來源:央企頭條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