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相愛的父母,才能讓孩子的心裡開出花
2017年09月12日11:22

  文章來源微信公眾號:故事會

  文:劉繼榮

三口之家
三口之家

  女兒出生後,我與妻約定要對彼此更好,反正相愛又不會使人發胖,儘管那滋味頗像蛋糕上的糖霜。我堅信:只有相愛的父母,才能讓孩子的心裡開出玫瑰,才會知道如何喚醒幸福。

  由於我經常出差在外,妻幾乎是獨理家事,真正不易。她天生愛笑,女兒也常常隨她笑得手舞足蹈。小小的家裡,充滿著風鈴般悅耳的笑聲。陽光如金線閃閃爍爍,悄然編織著繽紛的瓔珞,幸福似乎就安然臥在膝頭打盹。

  但這次回來,我卻發現家中的笑聲變少了,妻沉默,寶寶也變得安靜。畢竟孩子曾在母親身體內居住十個月,她們有特殊的默契,母女二人的喜怒哀樂是串聯電路。

  我心有不安,再三詢問緣由,可妻總是岔開話題,顧左右而言他。平日吃米吃麵,我們都有商有量,多少矛盾和分歧,在溝通面前灰飛煙滅。今日這種局面,著實罕見。於是,我這樣大大咧咧的人也開始留意生活中的蛛絲馬跡。我享受家庭賜予的安樂,也願意努力打開家人的心結。

家庭
家庭

  女兒生日那天,我終於發現端倪。小朋友穿新衣,戴小花冠,宛如一朵皎潔的鈴蘭。奶奶笑模笑樣地問:“這衣服誰給買的?”寶寶驕傲地回答是媽媽,奶奶皺眉搖頭:“這衣服穿著顯老。”我笑得咳嗆起來,一個四歲的小女孩能老到哪裡去?接著,老人家又嘮叨自家孫女太瘦,沒有面子,別人家孫子都肥白胖大,長勢喜人。說得寶寶十分沮喪,沒能一口氣吹滅蠟燭。她又找到鐵證,怪當初母乳不足,孩子氣虛。此時,妻已笑得勉強,寶寶也噘起嘴。一餐飯吃下來,我心中漸漸明白。

  老媽新近退休,自告奮勇過來幫忙照看孫女。但老人家儼然育兒專家,對妻頗多指摘,弄得她左右為難,連帶小人兒也學會了察言觀色,想方設法替媽媽打掩護。我愛老媽,也希望她開心,但這並不意味著需要另外一個媽媽去隱忍,也不願孩子在這種氛圍里成長。

  我找了個私下相處的機會,委婉提醒老媽不要越界。她不以為意:“我這不都是為孩子好嗎?當媽的可不能這麼玻璃心啊!”我鄭重回答:“玻璃心有什麼不好?世界上所有的心都應該被小心嗬護,輕拿輕放,而不是被隨意拋擲風吹雨淋,更不可以用為你好的名義弄疼別人的心。”

  老媽忽然大笑起來,原來她根本沒聽,一直在盯著看肥皂劇呢!我瞭解老媽的性格,知道多說無益,第二天就開始了行動。從早到晚,我嘮叨不停:媽,不要逗寶寶講家鄉話;媽,不要帶寶寶去跳廣場舞;媽,不要給孩子買這種太便宜的化纖衣服……老媽終於忍無可忍,幾近崩潰:“你有完沒完?”

  我笑道:“我這不都是為孩子好嗎?當奶奶的可不能這麼玻璃心啊!”她恍然大悟,指著我笑,從此收起了對妻的挑剔。

  家裡恢復了舊模樣,妻不再困窘,對老媽也親近了許多,為她的頭疼腦熱尋醫問藥。女兒也放下戒備,給奶奶講幼兒園趣事,還像模像樣地為她敲背捏肩。

  奶奶感慨道:“先前怪人家玻璃心易碎,根本是自己刀子嘴傷人,多虧你提醒我。”

  我稍加留意,發現身邊的刀子嘴還真不少。我與妻都屬於偏瘦體型,而且怎麼吃也不胖。大概女兒也遺傳了這種基因,弄得妻走到哪裡都有人發難。偶遇中年發福的老同學,還未及敘舊,就開始當街大呼小叫:“你看孩子瘦得像根香菜,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後媽呢,好好學學廚藝吧!”路人側目,妻尷尬萬分。寶寶笑靨如花地回答:“我將來要當模特的,可不想長成阿姨這樣。”老同學瞠目結舌,好半天才驚詫道:“這小嘴伶俐得不饒人啊,螞蟻大點就知道護著你媽了!”說完急急忙忙告辭了。哼,看看誰才是玻璃心!

  但這個話題並未結束。週末聚會時,有位同事多喝了幾杯,得知女兒的早餐大都是牛奶麥片和水果時,他嗤之以鼻,說自己的妻子每日給孩子做愛心早餐,三個月都不重樣。他批評妻太會偷懶,餓瘦了孩子與老公,不善爭辯的妻委屈到幾乎落淚,又被說成是玻璃心,要好好修煉。女兒跳起來,奮力給同事嘴裡塞了一隻油爆大蝦,但仍未阻住他誨人不倦。

  我對這位仁兄說:“多謝教誨,但我女兒的早餐很有營養,你看她長得多結實。另外,我喜歡我妻子這顆玻璃心,它晶瑩剔透,單純美好。我願意當一隻結實的木頭匣子,好好保護這顆心,所以她不必修煉。”

  同事立刻舉杯致歉,原來他並未真醉。

  那天,我們去超市購物時,忽然發現女兒不見了,兩個人心急如焚,到處尋找。幾位熱心的阿姨也跑前跑後,幫忙找尋。最後在玩具區發現女兒時,妻泫然欲泣,幾乎虛脫。阿姨們也鬆了口氣,但立即開始你一言我一語地訓誡妻子,說她疏忽大意,說她不懂照料孩子。

  妻張皇失措,孩子也被這陣勢嚇倒。

  我忍不住開言:“感謝大家剛才的幫忙,也非常感激你們對孩子的關心。但請不要怪罪孩子的媽媽,我也在場,卻沒注意到與女兒走散,要批評就批評爸爸好了。”

  有位阿姨哂笑道:“當媽的不能玻璃心,哪能這樣說不起?再說孩子天經地義是要女人操心的,男人本身就是個需要照顧的小孩,哪能再照看小孩?”

  我非常震驚,現在才深刻意識到,在我不曾留意的這些日子裡,妻承受了多少莫名其妙的壓力。

  我誠懇地告訴大家:“做媽媽是項苦樂兼得的工作,她們幾乎事無鉅細,樁樁件件都要親力親為。但這不等於大家可以隨時把手指向媽媽,將所有過錯都加給她,還不許她委屈。神也不能讓孩子二十四小時不饑渴不跌跤不離開自己的視線……”

  阿姨們竟然聽得很認真,完全沒有剛才咄咄逼人的樣子。

  我繼續說:“養育孩子不是母親一個人的事,爸爸不能缺席,也不可以隱身。如果男人願意當一輩子的小孩,那他就沒有資格做爸爸。”

  忽然,有位阿姨掉下淚來,我嚇得立即住嘴。

  她急切地問我要電話和住址,我愈發緊張,拔腳想溜。她緊緊抓住我的袖子:“小夥子,你還有沒有未婚兄弟?堂兄弟也可以,我女兒學曆高,長得美……”我掙不脫,只能尷尬地笑。接著阿姨們七嘴八舌地問我,有沒有適齡的同事或好友,介紹給自己親友的女兒。她們的態度如此真誠,本覺得荒唐的我,此時頗為感動。因為我知道,這就是這些母親認可我的方式。

  回家後,妻不好意思地問:“老被人說成玻璃心,我是不是太脆弱了?”

  我回答:“世上有許多美好的東西,都是嬌嫩脆弱的。你不必變得更強大,而應當被好好對待。你有你的玻璃心,我有我的木頭匣。有些事不需要獨自面對,因為我們是一家人。”

  “還有我也會保護你!”女兒衝過來,站在媽媽身邊,眼睛晶瑩明澈,笑意盈盈。她從媽媽那裡,學會了像花兒那樣去笑;從爸爸這裏,學到了承擔的勇氣,並且明白:相愛是世界上最好的事情。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