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性愛不是件容易事 前蘇聯宇航員:用手解決
2017年09月10日09:30

  隨著長期太空旅行越來越接近現實,想要成為宇航員的人可能會想知道:太空性愛是否真能成為現實?在美劇《無垠的太空》(The Expanse)第一季中,當人工引力發生故障時,兩個主角正正忙著”親密接觸。當時這對夫婦優雅地漂浮在空中,但他們的宇宙性愛被一個小故障所幹擾,直到重力回歸,他們將床壓塌。事實證明,在微重力環境下進行性愛要比這複雜得多。“

  美國宇航局、歐洲航天局以及其他機構都拒絕涉及太空性愛問題,官方似乎從未表達過自己的立場。不過,也有可能是迄今為止沒有人進行過太空性愛所致,這是個很充分的理由。然而事實上,這將是個非常棘手的問題,而且太空性愛並非完全是不可能的。

  在空間站上呆了6個月的宇航員可能或不知道這一點。但是我們其他人呢?在即將到來的太空旅遊時代,我們能享受到假期性愛的歡愉嗎?更重要的是,一旦我們開始對宇宙進行殖民,我們還能繼續繁衍人類物種嗎?

  雙人探戈

  首先要做的是,你必須能夠控製暈動病。美國宇航局的波音KC-135 Stratotanker被用於進行微重力訓練的“拋物線飛行”,這類訓練也被稱為“嘔吐彗星”。這有助於人們適應微重力環境,就像參加“嘔吐彗星”任務的飛行員們那樣。當宇航員被送到國際空間站的時候,他們也已經習慣了失重狀態。

  在美劇《無垠的太空》第一季中,太空性愛看起來比實際要容易得多

  但是,在地球上空盤旋的情侶們是否真的能像《無垠的太空》中描述的那樣,優雅地進行太空性愛呢?不完全是。在國際空間站上,你在失重狀態下漂浮,而空間站保持通風的持續小風會帶來額外的挑戰。你不僅要緊緊抓住你的伴侶,避免被小風推開,還要應付被風吹來吹去的情況。

  美國宇航局臨床諮詢顧問、科學家基拉・巴卡爾(Kira Bacal)表示“如果你想在某種推力或拉力環境中做某些事情,保持擁抱的姿勢可能就要花很多力氣。”就像發明家、作家梵娜・邦塔(Vanna Bonta)發現的那樣,即使是簡單的親吻也可能是一種挑戰。邦塔曾與丈夫參加“拋物線飛行”,並努力進行接吻試驗。她的解決方是穿上2suit,這是連在一起的太空服,這樣情侶們就可以在太空親熱了。不幸的是,邦塔已經於2014年去世,而2suit也始終處於原型階段。

  找個房間

  在國際空間站上,兩個人想要避免被分開,可能需要將自己隔離在專供睡覺的小空間里。這種緊密的契合可能是有益的,可以讓參與者們以牆壁為助力,這樣他們就不會被分開。此外,這樣的空間也可以提供隱私保護措施,因為這裏的門是關閉的。但是這樣的空間里,通風是否足夠支援2個人粗重的呼吸?

  巴卡爾說:“如果你身處較小的空間里,你就不會有太多通風。因此,二氧化碳水平會不斷上升。頭痛可能被賦予新的意義。”二氧化碳並不是在性愛期間產生的唯一物質。你的身體也會變熱,汗水也會不停湧出,重力對此毫無作用,而且國際空間站上沒有淋浴。美國宇航局的Skylab上有淋浴,但效率非常低,淋浴可能要花兩個半小時。

  在國際空間站上,宇航員們會用濕毛巾來進行類似於“貓浴”的事情。這是可能的清潔方式,因為宇航員需要在國際空間站上堅持鍛鍊,但這也是非常艱巨的工作。這些還只是身體上的併發症。當涉及到太空任務時,性愛可能會擾亂團隊的動力。此外,女性宇航員相對缺乏,世界各地的500多名宇航員中只有10%到12%是女性。據推測,這500多名宇航員中有許多都是同性戀,但迄今為止只有薩利・萊德(Sally Ride)公開承認自己的性取向。

  在拍攝紀錄片的時候,邦塔與丈夫穿著2suit在G-Force One上體驗零重力

  巴卡爾表示:“如果你是3人團隊中唯一的女性,你的處境可能非常特殊。三人到底需要保持什麼樣的關係?或者,如果那兩個傢伙在一起,你會成為‘那個奇怪的女人?’要想成為宇航員們,他們不得不放棄很多東西,並被賦予使命。有一種真正的感覺,那就是你要做的任何事情都是為了完成任務,這不會碰觸可能終結職業生涯的行為。因此,鑒於其可能引發潛在的公共事務災難,我認為任何做這事的人都會非常謹慎。”

  人們聲稱已經有了微重力相愛體驗,但是他們的故事並沒有受到核實。1999年被稱為《天王星實驗》(The Uranus Experiment)的一系列色情電影中,包括了在“嘔吐彗星”上拍攝的微重力性愛場景。然而,這些場景顯然都是精心設計的假象。在其中一個場景中,女演員西爾維婭・塞恩特(Silvia Saint)的馬尾辮整齊地披在背上,而不是像在微重力環境中那樣漂浮在頭上。《Packing for Mars》作者瑪麗・羅奇(Mary Roach)說,在另一個場景中,有一段錄像僅僅是顛倒拍攝的結果。

  1989年,據稱詳細描述了美國宇航局在異性戀伴侶間進行微重力性愛實驗的文件被發佈到alt.sex Usenet上。它也被證明是假的。執行STS-75航天飛機任務的成員都是男性,而且直到1996年才起飛開始任務。

  自我保護

  不過,幾乎肯定太空中會發生點兒什麼,比如自慰。你可能已經瞭解,男性宇航員很難在太空中勃起,因為血液在微重力環境下運動受到很大限製,但這並不一定是正確的。首先,我們已經知道女性宇航員的月經是正常的,這似乎表明身體內部的流體流動仍然可以正常進行。

  正如退休的美國宇航局宇航員邁克・穆蘭尼(Mike Mullane)在2014年接受《Men's Health》雜誌採訪中所說:“有幾次,我從睡眠週期中醒來,發現自己的下半身堅挺得可以鑽透骨頭。”因此,對於男性或女性來說,重力絕非太空性愛的巨大阻礙。

  宇航員中很有可能存在自慰現象。研究表明,健康的自慰有助於降低女性患宮頸感染的風險,同時也能降低男性患前列腺癌的風險。官方絕不會證實宇航員的自慰行為。美國宇航局和歐洲航天局都沒有回應記者的置評請求,國際空間站前指揮長克里斯・哈德菲爾德(Chris Hadfield)也禮貌地拒絕了談論。

  到達火星需要至少6個月的時間。在那裡的微重力環境下,性愛可能比在微重力環境下更有可能,因為這個紅色星球有更大的重力,儘管只有地球上的38%

  但是羅奇成功從退役蘇聯宇航員亞曆山大・拉韋金(Aleksandr Laveykin)那裡得到了答案。1987年,拉韋金執行Mir-EO2任務時在太空中度過了174天時間。在《Packing for Mars》中,當朋友問他在太空中如何進行性愛時,羅奇分享了拉韋金的回答。他說:”有可能用手解決。當你睡覺時,它也會自動發生,這是很自然的事情。”

  美國宇航局宇航員羅恩・加蘭(Ron Garan)在2015年的Reddit問答節目Ask Me Anything中說:“我知道,地球上人類身上發生的事情同樣也能在太空中重現。”

  物種生存

  美國宇航局正計劃在本世紀30年代將人類送上火星。初創企業Mars One以及SpaceX首席執行官、癡迷於火星的巨頭伊隆・馬斯克(Elon Musk),都在尋求在這個紅色星球上創造永久聚居地。我們可能很快就會擁有脫離這個世界的殖民地了,但這裏有個值得一問的問題:我們能不能創造出新的人類?

  我們從對老鼠的研究中得知,在微重力環境下受精是可能的,就像在1G(地球表面重力)環境下,至少在哺乳動物實驗環境中是這樣的。但是,在微重力環境下分娩可能並不那麼順利。在涉及老鼠的研究中發現,微重力阻礙了發育平衡。另一項研究顯示,暴露在微重力環境下的老鼠胎兒死亡率更高。

  太空會對成人身體造成損害,包括肌肉和骨骼密度損失以及激素變化等。我們不知道這些如何影響發育中的胎兒,但由斯洛博丹・塞庫利克(Slobodan Sekulic)領導的塞爾維亞研究人員猜測,在懷孕後期的微重力可能會抑製胎兒的肌肉骨骼發育。而這一切都沒有考慮到與太空居住有關的最基本健康問題之一,即輻射環境。巴卡爾說:“宇航員也被認為是輻射工作者,沒有人會允許孕婦在三里島核電站工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