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多年憶“師說”:一句教誨 難忘師恩
2017年09月10日02:50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9月10日電(記者 張尼)“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老師不經意的一句教誨、一次鼓勵,都可能讓你印象深刻,甚至對你產生深遠影響。又到一年教師節,畢業多年後,老師當年對你說過的話,哪些讓你記憶猶新?

喬俊峰接受記者採訪 中新網記者 旦增桑周 攝

  “作業沒寫完,到外面站著去”

  ――老師說過的狠話鞭策著我

  “小時候我特別淘氣,從小學到初中,老師對我最常說的話就是‘作業沒寫完,到外面站著去’,印象太深刻了。”如今已經27歲的喬俊峰迴想起兒時的經曆仍然記憶猶新。

  喬俊峰說,小時候班上的男生多,大家都喜歡玩,挨罰也是家常便飯。他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被初中政治老師拿著戒尺打手板。

  “那次考試,全班只有幾個同學回答對了,剩下人都答錯了,老師讓所有答錯的人站起來打手板,真疼啊!”喬俊峰說,自己上初中的那個年代,學校里還有體罰,老師們手裡的戒尺規格不一樣,有的是竹板,打在關節上生疼,但學生們也明白,那是因為老師恨鐵不成鋼。

  老師的懲罰在喬俊峰身上還是起了作用。上高中以後,因為意識到了升學的壓力,喬俊峰學習勤奮了很多,最後終於通過努力考入了山西大學計算機專業。本科畢業後,他又順利考入了事業單位,如今一直在山西太原工作。

  “現在回想起來,很感謝當年那些老師鞭策我,老師說過的狠話起了作用,讓我能順利地考入了大學,包括後來順利考入工作單位,都和當年的經曆有關係。”喬俊峰說。

  

王崗 中新網記者 張尼 攝

  “都在一個教室上課,其他同學都考走了,就你留下了”

  ――挺後悔當初沒努力

  今年已經51歲的王崗,仍然清晰記得自己當年高考時的經曆。

  讀高中時的王崗學習並不用功,高考時因為成績不夠,只考取了一個中專。而高考結束後,班主任的一句話至今烙印在他心裡。

  “高考過後,我抽時間和班主任劉老師見了一面,當時老師對我說了一句‘都在一個教室上課,其他同學都考走了,就你留下了’,那時候是挺後悔當初沒努力的。”王崗說。

  據王崗回憶,自己的同班同學里,有人考取了北京師範大學,而自己當時如果多考20多分也能上大學了,“那時候英語基礎太差了,成績老在個位數徘徊,哪怕最後多考20分,結果就會不一樣了。”

  中專畢業後,王崗一直留在老家山西臨汾工作。高中畢業後的近三十年時間里,他還一直和劉老師保持著聯繫,兩人關係很好。

  1995年,王崗的兒子出生了。王崗說,自己的孩子從小就很爭氣,大學時考入了蘭州大學,今年又被保送到中國科學院大學繼續讀研。

  “我也沒有刻意去逼孩子學習,但是平時生活中會潛移默化地引導他,可以說孩子現在也彌補了我沒有上大學的遺憾。”王崗說。

  今年,為了能和孩子在一個城市,退休的王崗和妻子一起來到北京。他在一家單位做起了保安工作,收入雖然不高,但他覺得日子很快樂。

  “最想說的是,謝謝老師對我的關心,祝老師身體健康。”王崗說。

  

陳爽接受記者採訪 中新網記者 旦增桑周 攝

  “不要著急,考不好也沒有關係”

  ――這些話對於當時的我來說是很有力量的

  在北京女生陳爽的記憶里,初中一位數學老師給她留下的印象最為深刻。

  “帶我們的時候,那位姓趙的老師已經快退休了,是個特別慈祥和藹的老爺爺。我當時的數學成績不是很好,但是老師一直很耐心,每次都鼓勵我,讓我特別有動力,有時感覺如果考不好就對不起老師。”陳爽回憶說。

  上初中的時候,陳爽的性格比較內向,在她看來,越是這樣,來自老師的關注越讓她感受到不一樣的溫暖。

  “在我考不好、心情比較低落的時候,老師總會對我說一些安慰的話語,告訴我不要著急,考不好也沒有關係,這些話對於當時的我來說是很有力量的。”陳爽說。

  雖然這位老師只教了陳爽一年,但是對她的影響卻很大。在老師的鼓勵下,她的數學成績有所進步,後來她選擇了學理科。

  如今,研究生畢業的陳爽有著一份很不錯的工作,而讓她遺憾的是,畢業後和當年那位老師失去了聯繫,“那個年代,大家都沒有手機,沒有留下老師的聯繫方式。”

  “做老師都是非常不容易的,他們帶出一批批學生,每個學生在不同的工作崗位上努力工作,背後都有老師的默默付出。感謝所有的老師,特別感謝趙老師當年一直鼓勵我,讓我沒有放棄。”陳爽說。

張海振本人照片(受訪者供圖)

  “人要不斷開拓自己的眼界,提升自己的格局”

  ――當年老師的一番話至今影響著自己

  “大學畢業的時候,我的老師王宏對我說,人要不斷開拓自己的眼界,提升自己的格局,做事要果敢有魄力。”90後小夥張海振告訴記者,當年老師的一番話至今影響著自己。

  2015年,張海振畢業於山東師範大學傳媒學院。大學畢業後,他先是留在濟南工作了一段時間,後來又考上了老家縣城的有事業編製的工作。

  張海振說,當時自己面臨留在老家還是去北京工作的兩難選擇,而王宏老師得知他考上縣城單位後,給他打了好幾個電話,勸他仔細考慮。

  “記得當時老師說,人從高的地方往低的地方走很容易,但從低的地方往高處爬很難。如果我回到老家混不下去了,再想回大城市太難了。”張海振說,老師的話讓他打消了回老家的念頭,並改變了他的生活軌跡。

  此後沒多久,他接到了來自北京一家單位的offer,並最終決定到機會更多的北京發展。用他的話說,這裏更能開闊眼界,提升自我。

  在北京工作的一年時間里,張海振有機會走了近20個省市,這是他此前沒有想過的。他笑稱,“如果沒有當初老師的鼓勵,也許我現在應該在老家縣城,騎著電動車在各個村里來回奔波吧。”

秦潔接受記者採訪 中新網記者 旦增桑周 攝

  老師讓我站了一回第一排

  ――自那以後,我的性格也有所轉變,開朗了很多

  54歲的秦潔如今已經退休了,但初中時數學老師的一個小舉動,她至今想起來都感動不已。

  秦潔說,因為自己個子長得快,初中時她的身高就比同齡女孩高出不少,每次上體育課和班級排座位,她總是被排在最後一排,這成了她的一個“心病”。

  “我們那個年代,個子高的比較少,因為身高問題,我心裡總是有點小小的自卑。老被排在最後,對於學校組織的活動也有點排斥,那時候就在想,自己怎麼會這麼高呢?”秦潔回憶說。

  當時教秦潔數學的一位男老師似乎看出了這個小女生的心事。於是,有一次在學校組織的活動上,他專門幫秦潔安排了一個給同學送喜報的工作,讓她有機會站到了隊伍的第一排。

  “那次活動讓我特別開心。自那以後,我的性格也有所轉變,開朗了很多,對於學校組織的活動也沒有那麼排斥了。”秦潔說,等自己參加工作以後,慢慢覺得個子高也很好看,變得自信多了。

  “很遺憾,畢業以後和老師就沒有聯繫了。2002年,我從老家安徽來到北京。每次回老家總想去看看他,但是後來得知老師已經過世了。”說到此,秦潔一度哽咽,她說自己很想念老師,這麼多年沒見到他很遺憾。(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