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元時代的悲哀】球員已無視職業道德...
2017年09月08日13:49
迪比利的罷訓事件引發了歐洲球壇關於職業道德的大討論
迪比利的罷訓事件引發了歐洲球壇關於職業道德的大討論

  隨著各路資本的不斷湧入,歐洲球壇也開始了全面進入「金元時代」的步伐。金錢的不斷注入在很大程度上幫助車路士、曼城這些足球世界中曾經的「配角演員」實現了脫胎換骨,這些球隊也逐漸走到了舞台的中央,擁有了和傳統豪門抗衡的力量。當我們熱衷於討論歐聯、英超、西甲等賽事為何能夠持續火爆時,資本在其中起到的助推作用也不應被忘記。

  但所謂「陽光之下,必有陰影」,金錢不斷進入歐洲球壇,帶來的不僅僅是更火爆的球市和更多的關注,許多足球世界中的負面因素也在資本的刺激下逐漸膨脹,改變著這項運動在歐洲球壇的發展進程。

  越來越多的球員開始選擇無視職業道德,正是金錢衝刷歐洲球壇帶來的消極影響之一。

今夏巴塞花費1.05億歐元引進了20歲的迪比利
今夏巴塞花費1.05億歐元引進了20歲的迪比利

  今夏這個瘋狂的轉會期,讓我們見識到了金錢的力量:巴黎聖日耳門直接砸下2.22億歐元違約金,硬生生把尼馬從巴塞手中搶下,而這個新的轉會費記錄竟然比前記錄的二倍還要多;上季在摩納哥大放異彩的19歲前鋒基利安麥巴比,以先租借後買斷的方式加盟大巴黎,買斷費用高達1.8億歐元;而失去尼馬的巴塞則以1.05億歐元敲定了迪比利的轉會,這名前多蒙特小將也才剛滿20歲。

  在天價轉會費頻頻出現的同時,一個奇怪的現象也突然進入人們的視野:往年僅零星出現的罷訓、詐傷事件在今夏突然爆發,迪亞高-哥斯達、迪比利、大衛斯-山齊士、卡利尼奇、巴爾德-基達都選擇了使用罷訓的方式向球會要求轉會,而向利物浦提交轉會申請後並未如願離隊的古天奴在宣稱自己背傷未癒不能出戰的情況下,竟然一回到巴西隊陣中就生龍活虎了起來。這些球員都是今夏轉會市場中的「緋聞男主角」,除去哥斯達公開了與球會、教練產生矛盾,其他的幾人身上除了轉會傳聞,似乎都沒有必須離開球隊的理由。

迪比利在接受《每日體育報》採訪時承認自己為轉會而罷訓
迪比利在接受《每日體育報》採訪時承認自己為轉會而罷訓
迪比利在專訪中坦承:「我當時很平靜,這是多蒙特和巴塞之間的事,我必須保持耐性,所以我就離開了訓練。」
迪比利在專訪中坦承:「我當時很平靜,這是多蒙特和巴塞之間的事,我必須保持耐性,所以我就離開了訓練。」

  在這幾名球員中,迪比利是做得最徹底的。多蒙特剛剛在2016年夏天以1500萬歐元的價格簽下迪比利,並給了這名當時僅有19歲的法國球員主力前鋒的位置。在今夏巴塞準備求購這名法國新星的消息傳出後,多蒙特就給迪比利設置了一個高達1.5億歐元的轉會費金額。此後巴塞幾次提出略低於這個金額的轉會報價,都被多蒙特方面一一拒絕。而此時迪比利的表現就出現了變化,他先是在訓練中與隊友爆發衝突,隨後就在個人社交媒體上清除了自己「多蒙特球員」的標籤,最後他乾脆直接缺席了球隊的訓練,甚至玩起了「人間蒸發」的把戲,關閉了所有聯繫方式,讓多蒙特無法取得和他的聯繫。

  得知球員去意已決的多蒙特最終放棄堅持,同意與巴塞商議迪比利的轉會事宜。最終,多蒙特接受了巴塞用1.05億歐元轉會費外加總值4000萬歐元的附加條款的報價,迪比利如願以償加盟了加泰羅尼亞豪門。

古天奴也是夏季轉會市場上的飽受爭議的球員之一
古天奴也是夏季轉會市場上的飽受爭議的球員之一
《獨立報》報導巴西隊醫稱古天奴處於「最佳狀態」之中
《獨立報》報導巴西隊醫稱古天奴處於「最佳狀態」之中

  相比於迪比利,利物浦的古天奴則使用了另一種方式給球隊施壓。今年1月剛剛同球隊簽下新約的古天奴早已是利物浦陣中核心級別的球員,這名被利物浦從落魄少年培養成英超頂級球員的巴西國腳在上半年還在接受ESPN採訪時稱「渴望留在利物浦,想要成為晏菲路的傳奇」。在尼馬離開巴塞之後,古天奴被認為是巴塞的主要轉會目標之一,他也直接向利物浦提交了轉會申請,但準備在新賽季有所作為的紅軍直接宣佈古天奴是球隊的「非賣品」,拒絕出售。而後古天奴就因「背傷」缺席了利物浦新賽季的3輪聯賽和2場歐聯附加賽。就在紅軍教練高普一面向媒體澄清不會交這名易手下愛將,一面擔心他的背傷情況時,古天奴卻回到巴西參加了國家隊的集訓,並在2場比賽中均後備出場並攻入1球,巴西隊醫也在採訪中爆料古天奴競技狀態正處於最佳狀態。但這名紅軍球迷口中的「小褲子」最終沒能離開利物浦,他也回到了球隊開始參加訓練。

卡利尼奇為了轉會去AC米蘭也選擇罷訓
卡利尼奇為了轉會去AC米蘭也選擇罷訓

  而大衛斯-山齊士、卡利尼奇、巴爾德-基達也都是為了轉會去心儀的球隊才選擇鋌而走險,使用罷訓的手段逼迫高層放自己離開,最終這幾人都成功轉會。短短的一個夏天,就有5名球員先後加入了罷訓、詐傷的隊伍之中,這在以往的歐洲球壇是很難見到的,能被人所熟知的也僅有2009年列貝利為加盟皇馬短暫罷訓,2012年莫迪歷想要離開熱刺時選擇離隊,以及2013年蘇亞雷斯為了加盟西甲豪門巴塞、皇馬而缺席訓練,但最終列貝利、蘇亞雷斯都被球隊留在了隊伍之中,而熱刺在對莫迪歷進行了罰款後,才同皇馬協商出最終成交金額,放走了這名中場統帥。

  罷訓現象突然井噴式地出現,也許正是金錢帶給歐洲球壇的惡果。

  首先,各路資本大量進入球會,讓許多球隊有了揮霍的資本,在擴建球場、訓練設施、青訓梯隊等基礎建設方面提升空間不大的情況下,砸錢買入高水平成名球星或高潛力新星成了球隊發展的最大增長點。而隨著球員身價的水漲船高,球員也逐漸取代了球場、基地等基礎設施,成為球會最具價值的資產,這使得一些相對不那麼「土豪」的球會在與球員對話時不再具備絕對的話語權,甚至成為了弱勢的一方。畢竟如果球員本身態度堅決,最終球隊可能既損失球隊的即使戰力,又將眼看著長時間無法比賽的球員身價不斷下跌,如此看來,強留球員對球隊來說很可能只能換回一個只輸不贏的結果。一些球員也許正是抓住了這一點,才敢和球會公開抗衡。

3年前蘇亞雷斯加盟巴塞轉會費僅9100萬歐元
3年前蘇亞雷斯加盟巴塞轉會費僅9100萬歐元

  另一方面,這些球會在面對更加富有的豪強的挖角時,就很難無視對方提出的遠高於球員本身身價的報價。要知道,2014年差點帶領利物浦奪得英超冠軍的蘇亞雷斯轉會去巴塞的轉會費只有9100萬歐元,短短3年後,後輩迪比利的轉會費總價值就達到了1.45億歐元,這對於多蒙特這種既沒有資本支撐,又有多次出售當家球星經歷的球隊是極具吸引力的。一些球員很有可能正是看到了自己出走的可能性很大,才斷然選擇罷訓,以便推動整個轉會的加速進行。

  無論球員們出於何種目的開始頻繁選擇利用極端方式抗衡球隊,其中或多或少都有金錢因素的影響,這對於球員們職業道德的衝擊無疑是巨大的。如今這種現象也受到了廣泛關注,德國教練路維、球壇名宿波歷克等人也都紛紛表達了對球員罷訓事件的擔憂。

  面對這種有違職業道德的行為不斷發生,我們難免會感到悲哀:一些本屬於足球這項運動一部分的精神會不會就此開始淪喪,如今我們能做的也許只有企盼這些事件不會演變成一種普遍現象。正如多蒙特CEO瓦茨克在接受採訪時所說:「我們從沒想過一名球員會用故意罷訓的方式來迫使轉會發生。對於球會、球員和球迷們來說,我們都希望這只是一個例外。」

  (長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