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多歲男子加班後回家猝死,法院這麼判
2017年09月07日20:17

現代快報訊(通訊員 艾家靜 記者 何潔)50多歲的公司員工曾連續加班,某日加班4個多小時後回家出現身體不適,淩晨送醫終告不治。人社部門認定“不視同工傷”,那麼用人單位是否需要賠償?現代快報記者瞭解到,近日,蘇州市虎丘區人民法院依法審理了這樣一起案件,最終認定用人單位須對員工猝死承擔20%責任。

悲劇:一個月僅4天不加班,50多歲男子猝死

文某出生於1965年,上有年逾八旬的老母親,下有幾個剛成家不久的兒女,平時家庭經濟負擔較重。去年3月中旬,文某與一家公司簽訂了為期一年的全日製勞動合同,從事電子產品組裝工作。合同中註明:乙方實行每天8小時工作製,每週工作5天,每週休息2天。

不過,由於所屬行業的工作性質,且報酬也會隨工作時長而增加,因此對一心想多掙些錢的文某來說,加班成了家常便飯。趕上高峰期,一個月裡只有4天不加班,週六、週日也基本處於工作狀態。

到了2016年11月下旬,文某所在公司安排其進行體檢,發現他血液中白細胞水平低於正常值,建議進一步檢查。然而尚未到一個月時間,意外就發生了。12月20日晚上十點左右,文某從公司打卡下班。次日淩晨2、3時,妻子發現他身體異常,遂將其送往醫院,後經搶救無效死亡。

焦點:加班非強製,公司是否需要擔責

之後,醫院出具證明:死亡原因為其他猝死、原因不知。2017年年初,蘇州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出具《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認定文某的猝死不視同工傷。

文某的家屬認為,由於長期加班,且意外發生當日也存在加班情況,所以文某猝死系勞累過度所致。故將文某任職公司訴上法院,要求其賠償50餘萬元。

在法庭上,公司方提出:作為生產型企業,不可避免會因業務季節性波動而導致訂單增多帶來整體用工量增加,公司從未強迫文某加班。且“公司會定期組織員工進行體檢,並在上班期間安排休息時間,亦允許員工在非休息時間視自身情況適當休息,已經盡到了對員工基本的勞動保障義務”。

面對爭議焦點,法庭展開了細緻的調查。本案中,雖然文某的猝死未認定為工傷,但被告公司在履行勞動合同過程中,因存在過錯侵害其合法權益的,文某的近親屬亦有權要求其承擔侵權責任。

判決:公司侵權,承擔20%責任

經法院審理查明,在文某猝死前長達一個半月的時間內,即2016年11月1日至12月20日期間,除11月4日、11月11日、11月18日、11月21日、12月9日之外的工作日均存在2.5小時、4.5小時不等的加班情況;除11月6日的週日外,其餘週六、週日原告也均存在加班情況;文某猝死前一日,也加班逾4小時。按照我國勞動合同法相關規定,用人單位每日安排加班一般不超過一個小時。本案中,在文某死亡前相當長的一段期間內,其工作時間以及延長的工作時間均已超過法律規定的上限。

即使加班系自願行為,但根據被告公司的辯解,文某加班的原因與企業的生產經營需要是密不可分的,且公司對員工的加班行為是知情且同意的,故法院認定公司在文某的加班行為中存在侵權行為且存在過錯。

最終,考慮到引發猝死的原因亦與文某個人身體素質、身心調整及日常生活安排等多重因素有關,具有多因一果性和一定的偶然性,在本案因果關係參與度無法查明確定的情況下,法院根據證明責任分配規則和公平合理原則,酌定由所在單位對文某死亡造成的損失承擔20%的賠償責任,支付文某母親、妻子及子女死亡賠償金等各項損失共計約20萬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