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國關院長:金磚國家合作順應全球化趨勢
2017年09月04日15:17

  在特朗普上台、英國脫歐,民粹主義與反全球化呼聲高漲的國際環境下,新興發展中國家卻選擇擁抱全球化,通過合作尋求共同發展。中國在近年來推行“一帶一路”戰略、建設亞投行並推動金磚機製,以實際行動表現了支持全球化的立場。

  新浪新聞對話北大國關院長賈慶國,討論新興國家如何通過金磚機製,追求更為公平的全球發展。新興國家在追求互利共贏時,又將面對哪些機會與挑戰?

  新浪新聞:您之前說,特朗普的上台是西方民粹主義的上升,英國脫歐也是一個有力證明。在西方國家反全球化呼聲很高的情況下,中國卻倡導合作開放共贏。我們如何理解這一現象?

  賈慶國:其實反全球化的聲音在哪個國家都有,最近西方一些國家內部產生了反全球化,並且這方面的聲音比較強。由於種種原因,特別是全球化利益分配不均,使得西方國家內部有相當一批人反對全球化。在這種背景下西方一些政客出於政治上的考慮做出了一些反全球化的回應,製定了貿易保護主義甚至單邊主義,像美國特朗普政府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了美國曆屆政府在全球化立場上的一些態度。

  美國曆屆政府都宣誓美國主導或引領這個世界,經濟上向更加開放、自由的方向去發展,進一步推動全球化的進程。但是特朗普覺得美國沒有義務去引導或督導全球化進程和承擔更多的責任,而是採取以交易為中心的對外經貿政策。因此特朗普宣佈退出TPP,對推動貿易全球化和投資多元化的做法進行抵製,試圖通過雙邊製度安排來獲得好處。這個在一定程度上對全球化進程起一定的阻礙作用。

  金磚國家的合作順應了全球化趨勢,當然中國和其它金磚國家都希望,通過他們的合作和努力使得全球化的進程對於發展中國家更加公平一些。

  新浪新聞:目前金磚機製對新興國家發展已經起到比較大的推動作用,它未來會往哪個方向發展?王毅外長前兩天在發佈會中提到,前十年主要著力於經濟合作,未來將側重於政治安全合作。您如何看待這一發展趨勢?

  賈慶國:金磚國家之間的合作過去主要是經濟層面,這幾個國家都是號稱經濟比較活躍的發展中國家大國,曾經有一段時間他們經濟增長速度名列前茅。但是金融危機以後,金磚國家的經濟發展非常不平衡,有的國家經濟發展快,有的國家慢。我認為目前來看,經濟上的需求還是第一位的,這幾個國家都希望通過經濟合作來推動各國經濟的發展。

  當然作為經濟合作的外溢方面,金磚國家政府也希望通過加強經貿合作來加強在政治上、立場上的協調,能夠在國際事務上發出更大的聲音。至於安全上,我覺得金磚國家作為一個整體實現合作是有困難的,我們不能對它抱太多期望。五國畢竟不在一個區域,印度和中國、俄羅斯比較接近,但是巴西、南非就離得太遠了。不過金磚國家內部某些國家合作還是有可能的,至少在安全上避免衝突和對抗,加強信任,還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做的。

  新浪新聞:金磚五國屬於不同的五個洲,從地緣上來看,這種世界合作機製是很不容易的。感覺南非和巴西從地緣上看,都是離我們很遙遠的國家,實現這種合作很不容易。能不能從外交或地緣政治的角度談談金磚五個國家要深化合作,他們的共同點和不同點,優勢和困難分別是什麼?怎麼來解決這些困難?

  賈慶國:我覺得首先金磚國家作為一個整體,它的優勢和弱勢都源於它的身份,即發展中的大國。

  優勢在於,作為發展中國家,他們對於發展中面臨的各種經濟、政治和安全方面的問題都有相類似的感受。在這方面他們都有獨特的曆史經驗,他們可以交流並形成符合他們對發展的需求、對國際秩序的期待等方面的機製。在國際社會中存在的相關問題上協調他們的立場,比如說在國家和市場之間關係的問題上。作為發展中國家,他們都會意識到一個強國對於穩定國內的政治,為經濟發展和改革創造良好的環境是多麼重要。

  而劣勢在於,在這些發展問題存在的情況下,又有像民族主義這樣的問題。這些問題交織在一起,某種程度上限製了他們的合作,使得他們的合作面臨很大挑戰。中印關係最近出現的問題就是邊境衝突問題,這跟兩個國家內部民族主義有很大的關係。本來邊境問題需要雙方政府私下務實地處理,但是這個問題變成很強的民族情感問題和政治問題,這就使得雙方處理變得非常棘手,也影響到中印之間的合作。

  所以金磚合作的優勢與劣勢都源自於他們都是同類型國家,面臨著發展中國家共同的問題與挑戰。

  (文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