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國關院長金燦榮:金磚給世界經濟帶來信心
2017年09月04日14:34

  08年金融危機後,世界經濟陷入低迷。2009年俄羅斯牽頭在葉卡捷琳堡召開第一次峰會,預示著金磚國家集團正式登上舞台,重塑世界經濟版圖。

  從恢復世界經濟信心,到貢獻全球經濟增長動力,過去十年金磚成果斐然。新浪新聞對話人大國關院長金燦榮,聽他分析金磚的主要貢獻。

  新浪新聞:從2009年金磚四國到2010年南非加入擴容至五國,過去十年金磚在經濟方面對世界的貢獻是非常大的。在您看來,過去十年金磚國家給世界做出的主要貢獻是什麼?

  金燦榮:第一是金磚國家在恢復世界經濟的信心上的貢獻,從2008年金融危機以後,世界陷入信心恐慌。2009年俄羅斯牽頭在葉卡捷琳堡召開第一次金磚峰會,這對恢復信心有一些幫助。金融危機以後,最主要的挑戰要有信心,金磚國家聯合起來信心會強一點;第二,對經濟增長的貢獻,中國和其它金磚國家對於經濟增長的貢獻比較突出;第三,是對全球治理的貢獻,金磚國家成立的金磚銀行和一千億美元的應急基金對全球金融市場穩定和未來金融體系平衡都有一定的好處。原來世界金融都是歐美國家控製的,現在金磚銀行和中國倡導的亞投行也具有比較好的金融帶動性。

  新浪新聞:您剛才說金磚國家在成立之初具有恢復信心的貢獻,但是這兩年南非和巴西因為國內政治,經濟並不是很景氣。另外金磚國家在世界經濟增長方面作用也下降了,是不是不如建立之初對世界做出的貢獻?

  金燦榮:金磚是很新的國家集團,是宏觀經濟政策協調平台,跟西方七國集團和APEC相比確實年輕一點,既然年輕,當然有問題,比如信心不是很夠,信息不夠完善,內部發展也不夠平衡。這兩年就有一個現實問題,經濟發展勢頭中國不錯、印度,俄羅斯、南非、巴西比較糟糕。從政治穩定方面來講,現在巴西和南非比較糟糕。另外金磚成員國之間的關係中印關係比較糟糕。我們需要面臨現實,新生事物本身不完善,現在又出現種種問題,比如國家之間的矛盾,國內之間的治理的問題,經濟發展失衡等等。

  換一個角度講,恰恰需要加強協調合作來應對金磚國家內部的很多問題。比如說中印之間,因為金磚峰會我們才看到在邊界衝突上有了克製,金磚會迫使大家坐在一起至少表面上克製一點。另外南非、巴西經濟比較困難,但中國經濟相對比較好就可以幫助他們。像南非、俄羅斯、巴西,如果沒有金磚一千億應急基金在後面維持,可能國際資本已經攻擊他們貨幣了,這個後備金在幫助他們經濟穩定方面有一定作用。在南非和巴西內部政治不穩定方面,我不清楚金磚國家是否有幫助措施。但是金磚機製在幫助這三個國家的經濟穩定方面是一定有作用的。

  新浪新聞:您剛才提到G7和APEC同金磚算是同類型的地區合作組織和合作機製,跟他們相比,剛才提到的一個劣勢是金磚五國還很年輕、很不完善,那麼它的優勢是什麼呢?比如說這幾個國家很有代表性,都是新興國家,G7和APEC不像金磚是新興國家,新興國家代表一種新興的力量吧。

  金燦榮:簡單地說,他們不太一樣,G7是發達國傢俱樂部,金磚是新興國傢俱樂部,發展性質不一樣,金磚代表了一種新興、年輕的力量。另外APEC和金磚相比地域性質也不一樣,前者是環太平洋這一圈,而金磚代表的地域就太多了,亞洲、非洲、南美都有,所以金磚地域代表性更好一點。金磚的人口代表性也比G7好,因為其人口占了整個世界人口的42%。歐美日加起來9億多人,還不如中國和印度人口相加,中印加起來占人類的14%多。再一個優勢是,金磚是我們自己牽頭,G7是美國牽頭,中國發揮了很積極的作用。美國近些年傾向於將自己的想法加註於自己的盟友,使得盟友也不太輕鬆。以上四點優勢。

  新浪新聞:您剛才提到的金磚國家在全球治理方面主要是經濟領域的治理。那麼在金磚國家內部,未來還有什麼可能的合作領域?比如說中國和印度,和巴西,他們之前有合作,未來還有哪些潛在的領域可以挖掘?

  金燦榮:金磚國家內部合作預計在未來主要還是經濟。

  (文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