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誌】姚明一生之敵正式退役
2017年09月03日17:05
昔日霸王
昔日霸王

  阿瑪雷-斯塔德邁爾,最終還是退役了。

  一年之前,斯塔德邁爾宣佈告別NBA,加盟以色列球隊。他在《球員論壇》上發表了一篇名為《這不是再見》的文章,滿含深情的吐露了自己的心聲:

  14年NBA職業生涯,我經歷了許多偉大的籃球。我有機會和童年偶像一起打球。我對於永遠地改變比賽起到了幫助。我也從球迷那裡感受到許多的愛。

  我在紐約和鳳凰城感受到的愛和興奮?沒有任何東西能夠超越。我會把這些帶到我職業生涯的新階段。

  雖然我可能從NBA退役了,但是我沒有對籃球說再見。我的下一步是在以色列打球,歐洲最好的球隊之一。這並不是為了在海外賺錢,這是一次精神之旅。

  對我而言,這是一次成為一名更好的丈夫和父親的機會,幫助我帶領我的家庭到達一個正確的地方。在那裡打球,並讓自己繼續成長,這是一種恩賜。

  彼時的斯塔德邁爾真正意義上的告別了曾經馳騁著的NBA聯盟,那一年的他,34歲。

  也許他曾經那飛天遁地的小霸王的形象早已模糊在我們的腦海中,很多人還在疑問:他還沒有退役麼?

  這位曾經從姚明手上搶走最佳新秀的得分機器,對籃筐有無限熱情的得分機器。他的籃球之路正如告別時的坎坷黯淡,並不平坦順遂。

  斯塔德邁爾出身貧寒。媽媽卡瑞自幼過著困苦的生活,每年春天,她跟著人們撿橘子;到了落葉的季節,她就隨父母搬到紐約,接著流浪。她一般在地裡幹活,但也經常因為偷雞摸狗的小事而被警察逮捕。卡瑞說,一開始偷東西是覺得好玩,偷些零用錢花,後來便成了習慣。爸爸哈澤爾是名橄欖球場地維護人員,兼任他兒子所在橄欖球隊的主教練。他高大強壯,對年幼的斯塔德邁爾嗬護有加。

  A.史杜達米亞十二歲時,父親找到了一份運貨車司機的工作,家裡的光景漸漸好了起來。然而一切的幸福隨著父親哈澤爾的突然辭世戛然而止。

  幸福的家庭就這樣破裂。母親在牢獄里進進出出的,竭盡全力地撫養幾個孩子,哥哥哈澤爾二世浪跡街頭,有時A.史杜達米亞和弟弟馬文無處可去,幸得當地巡警伯尼-希耶斯的照顧,兄弟兩人就常跟他呆在一起,。

  少年時代的A.史杜達米亞酷愛橄欖球,他一直夢想成為偉大的接球手,成為NFL的大明星。然而,希耶斯建議A.史杜達米亞放棄橄欖球,因為他覺得A.史杜達米亞身高與爆發力,更適合在NBA大放異彩。14歲時,他許下諾言:有朝一日,要成為一名NBA巨星。

  生活的坎坷對於一個年少的孩子來說負擔實在是太重了,斯塔德邁爾拚命的努力渴望掙脫週遭陰暗的泥沼,儘管困難重重,但斯塔德邁爾最終兌現了諾言。

  2002年,斯塔德邁爾第一輪第九順位被鳳凰城選中,來到了讓他騰飛的地方。在這裏,他也最終遇到了一生的摯友史提芬-拿殊。

  2004-05賽季A.史杜達米亞和拿殊組隊,帶領球隊得到隊史最佳的62勝20負的戰績。斯塔德邁爾賽季場均拿到26分,在2005年1月2日對陣拓荒者的比賽中,得到了職業生涯最高的50分。當年西岸決賽對陣馬刺的比賽中A.史杜達米亞表現驚為天人,面對鄧肯他場均砍下37分,儘管球隊五場比賽中敗給了對手,但他的才華已經掩蓋不住了 。

  與此同時,他與拿殊的默契與日俱增,彼此間的擋拆成為了最令聯盟膽寒的殺器。他慢慢的接近拿殊,一個側掩護,然後滑開,拿殊的傳球到了,對手的防守沒來得及就位;僅僅這一個瞬間,斯塔德邁爾已經在移動中溜開了腿,一個加速或者一個跨步中投――這是那些年太陽最高效的殺招,終極錯位。

  他們重新定義了籃球比賽。在他們之前,中鋒位置上更多的是像沙克或者卡爾-馬龍那種類型的球員。A.史杜達米亞曾經說過:我們沒有那樣的身高體型,但是我們有速度。邁克-德安東尼決定打小球,其他球隊沒有為此做好準備。他們沒有為“7秒以內的進攻”做好準備。

  他也從不吝惜對史提芬-拿殊的讚揚:

  我很感激史提芬-拿殊。在他來到太陽隊之前,我們已經擁有一套不錯的核心陣容,我、祖莊遜、馬利安和巴博薩。當我們得到拿殊之後,我們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他讓每個人都受益。當你擁有一位傳球第一的控衛,整場比賽都是空位出手機會。我不知道史提芬-拿殊是如何傳出那些球的。在場上打得興奮的時候,你不會去在意一次漂亮的傳球。但是當我有機會觀看錄像回放時,我會告訴他:“那個傳球太棒了!”

  史提芬是NBA歷史上最偉大的傳球手和投手之一,而我能夠近距離地看他訓練。史提芬把我的比賽提升到了一個全新的層次,他向我展示了如何成為一名領袖。

  的確,在拿殊的指引之下,A.史杜達米亞可以盡情展示他的天賦。然而對籃筐兇猛的衝擊也讓傷病侵蝕了他。

  在經歷了與馬刺那一屆慘烈的季後賽後,2005-2006賽季前,A.史杜達米亞左膝膝軟骨嚴重損傷,宣佈將接受手術。起初,太陽方面比較樂觀,他們表示,A.史杜達米亞將在二月中旬復出。但他的恢復,顯然要比預計的緩慢不少。在時任球隊主席科朗格洛的壓力下,A.史杜達米亞曾試圖提前復出。3月27日,他在對陣網隊的比賽上登場,但是表現極不理想――他幾乎經歷了一次毀滅性的打擊。

  “左膝看上去沒問題了,另一個膝蓋……好吧,現在到我忍受一些傷痛的時候了。”A.史杜達米亞回憶說。從比賽一開始,A.史杜達米亞的移動就很緩慢。在第一節和第二節間隙,A.史杜達米亞在板凳席邊拚命踩著他的腳踏車,可當他重新回到場上的時候,他再次上籃失手。在第三節中段,A.史杜達米亞已經六投全失,最後,太陽72比110輸掉了比賽。

  比賽後的第二天,A.史杜達米亞宣佈賽季報銷。面對否定的聲音,A.史杜達米亞惟有努力地投入到恢復訓練中。

  2008年10月5日,斯塔德邁爾在訓練當中被鮑里斯-迪奧的手指捅到了自己的右眼,為此他錯過一半以上太陽隊的季前賽比賽。可在眼部受傷、度過了一個毀滅性的2008-09賽季後,A.史杜達米亞面臨著續約、球隊重建和自身傷病恢復等多重壓力。有那麼一段時間,他每天還必須得有22小時都趴著,用以恢復眼傷。“這還算是能受得了的,但搞不好,恐怕我要一直帶著護目鏡了。”A.史杜達米亞說。去年因為受眼傷缺席29場比賽的陰影,對他復出能否恢復水準的質疑還沒有散去。一段時間內,A.史杜達米亞飽受質疑。這一路走來,傷病纏身的他終於感到一絲悲涼。

  最終斯塔德邁爾與太陽隊分道揚鑣,然後拿著一份天價肥約奔赴了大蘋果城紐約。

  一對組合的拆散讓人惋惜,人們常說拿殊成全了斯塔德邁爾,斯塔德邁爾又何嚐不是拿殊集錦中最可靠的搭檔?

  也許人們印象中力劈華山的小霸王是鳳凰城太陽隊時期的斯塔德邁爾,但他職業生涯真正的轉折點卻是在紐約紐約人。

  “沒有哪個巨星願意到紐約重建,除了阿瑪爾-斯塔德邁爾。”

  斯塔德邁爾加盟紐約的決定飽受質疑 ,紐約當時慘淡不堪,連年輸球,是非紛雜,拉利-布朗來了都被趕走了。就在這一片廢墟中,斯塔德邁爾來了。有人說A.史杜達米亞是來撈金的,有人說他是來這座城市尋求關注,還有人說他的合同是毒藥合同。

  斯塔德邁爾就背負著這些默默踏上了自我證明的道路。

  2010年12月,斯塔德邁爾場均30分10籃板3助攻,命中率高達恐怖的54%。全明星前,他場均26分8籃板3助攻。

  那段時間紐約紐約人在斯塔德邁爾的帶領下取得了波瀾壯闊的八連勝,其中不乏強敵勁旅。他與隊友擁抱擊掌,媒體給出了標題:連勝不斷,昔日魚腩紐約人已經今非昔比。

  2010-11季,斯塔德邁爾場均25+8,聯盟二陣。他離開了太陽,得到了大合同,率領紐約人打進了季後賽。

  斯塔德邁爾的表現超乎了所有人的預期。他成為了籃球雜誌的封面寵兒,穿著深藍色紐約人球衣的他,將籃球擁在懷中,目光淩厲,配上赫然醒目的標題:小霸王開啟紐約帝國時代,頓然氣勢磅礴。他成了紐約之王,獲得了搖滾巨星般的聲威。

  這年他29歲,終於要開始證明自己了。然後,金馬倫安東尼的到來,分走了他的表現機會。

  更不幸的是,他又受傷了。

  不同以往,這次受傷讓他失去了更多證明自己的機會。離開紐約後的斯塔德邁爾輾轉達拉斯小牛和邁阿密熱火,他做了足夠多的嘗試,但卻再也找不回曾經那個飛在天上的自己。

  當時間走到此刻,斯塔德邁爾的生涯彷彿斷層,中間的很多記憶被抽走,我們已經記不清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那些曾經的高光與低谷統統畫上了句號。今天,阿瑪雷-斯塔德邁爾真正意義上的告別了球員的身份。

  站在這個節點回溯他悲壯動人的生涯,難免令人熱淚盈眶。這本是一個出身貧苦的孩子,靠著自己的雙手與努力默默攥取來了一切。他用努力、拚搏、血性、汗水掙脫出上帝曾為他定義的道路。

  如果沒有傷病,也許在紐約人的日子他會更加的閃耀;如果沒有傷病,他還會是那個高飛在天上小霸王;如果沒有傷病,也許他會永遠的做到,他的父親臨終前對他的期盼:

  “天空才是你的極限。”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新浪NBA公眾號

  (薑子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