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 找個服軟的人談戀愛有多重要?
2017年09月02日18:04

導讀

在愛里逞英雄,是算不得英雄的。(轉自陳大力?ID:chendali1995)

/01/

小姐妹最近談戀愛,昨天找我說,大力,我男朋友可能是個撒嬌精。

我問怎麼啦,她說,前幾天他們吵架了,吵得蠻厲害的,晚上八點她摔門離家,男朋友在氣頭上,也沒攔。她跑酒店辦入住去了。

微信正要拉黑男朋友的時候,他發了個下跪的表情包過來:老婆我錯了,你回來呀,我在跪搓衣板了。

小姐妹回了個微笑臉。

看她沒消氣,她男朋友又五個紅包轟炸過來。

每個紅包分別一個字――我,真,的,錯,了。她沒理。再過二十分鍾,她男朋友,一個一米八的大個子,嬌滴滴地發過來“嚶嚶嚶,人家真的知道錯了啦”,配了個小貓委屈臉。

就還是...心軟了。小姐妹把酒店位置發給了他,他歡天喜地過來了。

其實吵架拌嘴這種事兒,很難說哪一方白璧無瑕吧,都有錯的。都有錯,才摩擦起硝煙。想起我曾經談過的戀愛,男生是死不認錯的人,就,平時瞧不出,他竟有這麼強的自尊心,在關係面臨破裂的緊急關口,堅持的第一件事,不是修補,而是去粉飾和維持,他的絕對正確。

有人天生這樣的性子,在與人爭時,務必要爭個“贏”字。在愛里也一樣,起了再重的分歧,他也要把高傲的姿態拗好。女生不主動求和,他冷臉,拉黑,謾罵,比誰都快,甚至拉不下臉皮,說一句“我們好好談談”。

他總在自己的身邊壘高牆,希望女生千辛萬苦翻進去,把破鏡也拚圓了,遞給他。

但,除非是原則性錯誤,縱使女生主動求和,他答應了,也覺得少些滋味。就覺得,你本只想輕輕快快愛他這一人,卻被迫要屈腰,折枝,迎合他虛高的自尊。

――越是接觸過這樣的人,越想要找一個,願意服軟,願意在親密關係里放低姿態的人談戀愛。

/02/

一個有趣的規律是,感情里不服軟的男生,通常混得…很不怎麼樣。

正是在其他地方出不了頭,也出不了氣,才讓他莫名地,也根深蒂固地覺得,在感情里,他要做主導,要占上風。

他從這一絲一微的較勁里,去滿足他那無法被事業,被社會地位滿足的,易碎的自尊心。

有句話叫“男人越沒本事,脾氣越大”,其實很有道理。

《我的前半生》里的白光,就是個典型案例了。他是愛羅子群的,但他同時是個易燃易爆的loser。養不起家,輾輾轉轉地折騰生意,沒有一次成功。

生活把他積壓得很不容易了。

他深知自己已經蠻沒顏面,所以才會在聽到羅子群講姐姐年薪一百萬的前夫,或者年薪幾千萬的賀涵時,發了有史以來最大的脾氣。

我一朋友,富且美,她男朋友平時倒陽光,就是一吵起架來,當仁不讓。

等上菜的時候隨便聊聊,女孩說錯了本市的一個地名,就被男生長篇大論一頓糾正。女生嘛,你們知道的,對自己偶爾透露出的蠢,就想撒撒嬌糊弄過去,撅著嘴說“俗話講,女朋友說得都對”。

這已經是個求和的動作了。也不知道男朋友怎麼就上了腦,“哼”地冷笑一聲,一頓飯沒跟她說一句話。

我朋友是“天塌下來也不能耽擱了我的飯”,那種很沉浸生活美學的人,那一頓被情緒毀掉的飯,是在一家她念叨了很久的餐廳。男朋友任性的撒氣,讓她很是崩潰。

結婚過後更是,本來兩個人白手搭建出家庭就夠難了,小吵大吵都是免不了的,要是遇上不服軟的,今天毀一頓飯,明天毀一個夜晚,後天毀一場期盼已久的出遊,久而久之,生活像被打上一顆又一顆槍眼,再華美的表皮,也滿目瘡痍。

我爸我媽在一起幾十年,我有心在觀察,每次我媽開始抱怨家務難做,沒人搭手,有點快要發脾氣的苗頭時,我爸就會笑嘻嘻,甚至點頭哈腰地說,是,是,是,張女士辛苦了,我這次發的錢,撥一半給你逛街,行不行?

所以在我印象里,他們幾乎是不吵架的。偶有火藥味飆升的時候,我爸都主動下樓兜幾圈,消了氣再上來。

談感情,是要把柔軟的一面敞開給對方。對男生這種,基因里就更好強的生物而言,向另一半服輸,不丟臉,而是會替你加註深情。

在愛里逞英雄,是算不得英雄的。

/03/

我看《我們相愛吧》的時候,非常喜歡像潘瑋柏這樣的犬系男友,吳昕前來探班,他開心得像個長不大的孩子;吳昕學做紙不太有信心,做出一點點成型,他就會趕緊鼓勵“哇,你真的很棒”;吳昕講起在娛樂圈的經曆,忍不住落淚,他便哄她說“要是粉絲罵你哦,那我退出娛樂圈”。

就…三百六十五度,全方位護主的樣子,真是好蘇,好蘇,好蘇。

我現在是越來越喜歡服軟的男生了。談戀愛嘛,兩個人難免有針鋒相對的時候,比起收拾面子,他最終還是選擇屁顛顛地跑過來,可憐兮兮地說一句“寶寶不要再生氣了”,便是很動人的情話。

毛姆說過,愛讓人自尊盡失。隨時要把自尊掛得高高的,或許不能算愛。

真的,在感情里願意服軟的男生,加一萬分。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中國青年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