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有嘻哈》總決賽成觀眾吐槽大會?越diss越紅?
2017年09月01日16:43

  文章來源微信公眾號:肥羅大電影

  《中國有嘻哈》又因為一場充滿槽點的總決賽登上了熱搜第一。是的,又!

中國有嘻哈
中國有嘻哈

  這款愛奇藝自製的網絡綜藝節目當然是今年夏天最火的綜藝節目,甚至有可能是今年最火的綜藝。

  這檔以大型嘻哈(HipHop)選秀為故事主線和背景的真人秀,不僅獲得了破20億的播放量;豆瓣評分7.2分也創造了綜藝類節目中最高分;微博話題閱讀量和討論兩更是長期高居微博網絡綜藝節目實時榜榜首。

綜藝榜首
綜藝榜首

  但是爭議也成為《中國有嘻哈》成功故事的一部分。

  比如昨晚這場充滿bug、網民群嘲與質疑的總決賽。如果說在總決賽之前,網民對節目的調侃還是《中國有黑幕》,那麼在總決賽直播結束後,這款節目或許可以被冠上了一個新的名字――《嘻哈吐槽大會》。

總決賽
總決賽

  正像有網友所說的,看完一場總決賽,冠軍是誰都不知道。這當然不是一場完美的總決賽直播,而且作為中國第一款嘻哈綜藝,這也從來不是一檔成熟的網絡綜藝,但或許正是這種製作上的不成熟與黑炮這個娛樂新興力量的化學反應,製造了節目獨特的看點。

潘瑋柏
潘瑋柏

  群嘲,最終創造出一個被嘲爆的爆款。

  可是這檔今夏最火網綜為什麼越被diss越火?另一個意味深長的問題是,節目火了之後,中國真的有嘻哈了嗎?

  雙冠軍?總決賽直播結束了,冠軍是誰誰都不知道?

  這當然是一場事先張揚的巔峰對決,在火了一個夏天之後,所有人――即使是對嘻哈不感興趣的路人觀眾,也會想知道最後的總冠軍是誰。

  總決賽上演之前,從700名選手大逃殺中衝出重圍的四強選手已經紛紛開直播啟動拉票模式。

四強選手
四強選手

  在決賽前PG O-NE一直被視為奪冠最大熱門,在娛樂圈中也擁有非常好的人緣。8月30日,作為“哈爾濱老鄉”的馬蘇在微博發佈應援視頻,范冰冰、賈乃亮、馬蘇、小宋佳、韓東君、包貝兒、喬杉等明星紛紛出鏡,為PG O-NE打call。

  比賽,也確實很精彩。

  四強“選手個人秀環節”直播中率先登場的是在複活賽中一路披荊斬棘,最終晉級的Jony J。他現場演繹了歌曲《不用去猜》,流暢的flow嗨翻全場。

Jony J
Jony J

  記著PG One用一首《他》展現了超強唱功,一句“這首歌送給2013年的我,也送給我的母親”,瞬間點燃了現場觀眾。

  在決賽中以新造型亮相的艾福傑尼,現場演唱高難度作品《Too Much》也帶出極強律動感。

  而GAI依舊延續了中國風,將一首《空城計》展現地別具一格。就像網民留言說的:“隔著屏幕都能感受到選手們的嘻哈態度和熱愛Hip-hop的那顆嘻哈心”。

  但冠軍歸屬卻引發了觀眾中的一場地震。

  一種從場內流傳出的說法是:在經過評委焦灼的商議之後,PG O-NE和gai並列成為了本季的冠軍。

  爭議當然不止是冠軍的人選,在總決賽開始之前,8.26播的第十期,四強還是PG One,艾福傑尼,GAI和VAVA,到8.31的總決賽里,四強卻不見了VAVA,代替的是已經被淘汰的Jony J。當時網民就在質疑:四位選手投票的公平性在哪裡?

  當然很快網民就發現這一期的預告里有複活選手的環節,但是為什麼總決賽要這麼急著比呢?這又成為另一個槽點。

  還有一個巨大的爭議點是粉絲花的錢只是把選手送進決賽的門檻,對於最後的決賽名次,很可能起不到什麼作用。這也催生了另一個總決賽梗,說“比賽給冠軍的一百萬獎金,原來是靠這場直播來眾籌”。

眾籌
眾籌

  直播質量也遭遇了觀眾凶狠的吐槽,尤其是一位女主持和一位沒有上過節目的rapper尬評所有選手的以往表現,順帶向觀眾營銷投票的重要性,更是直接將這位女主持也送上了熱搜。

  無論最終播出的冠軍是誰,至少這場總決賽貫徹了節目一直以來的風格:爭議。

  從節目開播前嘻哈圈手撕節目,到開播後嘻哈界互懟,各家粉絲全網掀老底互撕,最終這場戰火直接燒到了愛奇藝身上。這款網綜為什麼這麼耐撕?

  一款被爭議催紅的最火網綜

  從節目落地中國開始,爭議就彷彿被植入了節目的DNA。

  首先是節目開播前,愛奇藝首先就被參賽選手撕了。據說許多有實力的歌手在初賽階段就因為歌詞里英文太多被淘汰,一時間“晉級名額內定說”開始醞釀,催生出了《中國有嘻哈》的第一張diss歌單,代表作品《中國有鼠來寶》,《中國有黑幕》等。

  節目開始放出物料之後,許多網民第一時間發現節目貌似韓國綜藝《show me the money》。

  從遊戲規則、舞台設計甚至比賽流程,《中國有嘻哈》都在穩穩地模仿。就連導師給選手戴大金鏈子也是一模一樣的流程。

Show me the money
Show me the money
中國有嘻哈模仿SMTM
中國有嘻哈模仿SMTM

  但節目顯然也繼承了原版的優點:diss出話題,diss出收視。

  韓國《show me the money》收視率好,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節目剪輯,製作團隊永遠在把節目衝突放大,選手之間互相diss就成了一個很大的看點。

diss
diss

  《中國有嘻哈》也在節目中把黃薏帆為代表的偶像團體成員,和underground rapper們衝突表現得非常強烈。

  女團黃薏帆的表演讓很多rapper感到可笑,但是張震嶽組居然給了pass。連耿直的潘瑋柏都說,是不是墨鏡太黑了沒看到時間,忘記淘汰了。

  當然最火爆的絕對是爆款選手之間的互撕。

  隨著比賽進行,節目里站住腳的rapper們有了粉絲,他們習慣的互相diss,迅速演化成了粉圈互撕。各種挖黑料,放狠話,控評論,小作文,大字報等等手段一齊上。

  再接下來,是總決賽吐槽風波。

  一款網綜就這麼猝不及防地紅了,那些選手在地下多年,突然被命運選中,被推至娛樂之巔,而每一場爭議與風波,都再次將節目又一次推到了觀眾面前,而爭議,成為節目最好的“官宣“。

  為什麼越diss越火?

  被diss似乎已經成為節目的另一枚勳章,越被diss的,越火。

差不多先生
差不多先生

  事實上,最早被質疑的正是導師。張震嶽除了與MC Hotdog合作的《我愛台妹》外,再無其他饒舌作品;潘瑋柏除了在《快樂崇拜》等流行愛情歌曲中有加入過饒舌部分,並沒有完整的饒舌曲目;吳亦凡更是被批評“中國綜藝評委史因為吳亦凡的加入,而邁入新的下線”。

中國有嘻哈評委
中國有嘻哈評委

  但正是讓節目“邁入新的下線”的吳亦凡,用一句freesyle掀起了節目的第一波熱搜潮,隨後,節目就如同脫韁的野馬,在爆紅的道路上一去不複返。

freestyle
freestyle

  從某種意義上說,觀眾喜歡這種爭議,更喜歡爭議背後的真實。

  《中國有嘻哈》里充滿個性的rapper們彷彿瞬間觸到了觀眾們一直沒被開發的嗨點,這種不做作、真實、酷、張揚甚至耍狠的個性,幫觀眾也出了一口現實的惡氣。

  而粗魯、沒有規則、任性的嘻哈,就這樣在惡搞與調侃中成為了另一股清流。

網友調侃
網友調侃

  另一方面,節目的槽點給大家帶來了歡笑,甚至成為眾多地下rapper可diss的素材。

diss素材
diss素材

  除此之外,一直在公眾事業之外的黑炮們終於開始在大眾輿論場登堂入室。

  他們,和diss、freestyle、flow這些詞,一起紅了。

  總決賽之後,中國有嘻哈了嗎?

  但成功帶來的是巨大的不確定性,無論是對選手,還是中國嘻哈。

  尼克森音樂統計,2017年上半年的美國音樂市場,嘻哈占了1/4的市場份額。而嘻哈文化自上世紀90年代就進入中國,發展一直非常緩慢。《中國有嘻哈》的走紅,正好站在了中國嘻哈起飛的風口。

紅花會
紅花會

  當《中國有嘻哈》,上線4小時播放量突破1億次,嘻哈終於在民謠之後,成為又一個爆發的小眾音樂品類,而嘻哈音樂和這些突然爆紅的歌手們,也突然成為行業、資本追逐與圍獵的爆款對象。

  但這些都是表面的熱鬧。事實就是:嘻哈在中國,依然小眾。

  要從“地下”往商業輸出還有很多梗阻。比如一些嘻哈代表作裡面帶了髒話,這些曲目就不能原封不動地在演出中出現。在節目熱度退卻後,這些一夜大紅的嘻哈歌手們,註定需要面對市場的選擇。

  無論總決賽有多少爭議,《中國有嘻哈》帶來的嘻哈熱,終究給了這群人,這個行業一個機會。這些曾經小眾的Rapper能被更多的觀眾認識,這當然是一件好事,可是幾乎所有的選手微博粉絲都漲了幾十倍,嘻哈音樂節的入場票能被黃牛炒到1700元“天價”,這就是這個年度爆款能夠給嘻哈帶來的全部嗎?

  作為一款新生綜藝,《中國有嘻哈》總決賽成為網民吐槽大會並不可怕,這本就是這款新生事物在極速爆款和商業化的過程中,必須面對的化繭成蝶的過程。只是因為它太火,因此引發了更大的關注與更多的爭議。

  這檔今夏最火網綜為什麼越被diss越火?因為觀眾喜歡這種爭議,爭議與衝突成為節目成功的一部分。但是對於中國嘻哈和這些被一款爆款綜藝成就的選手們來說,如何從小眾文化真正進入大眾,這才是真問題。

PG One
PG One

  《中國有嘻哈》總決賽之後,屬於他們真正的戰役,才剛剛開始。而他們需要回答的根本問題依然是:中國,有嘻哈嗎?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