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員背叛阿仙奴,還是阿仙奴背叛球員?
2017年08月31日16:06
張伯倫――阿仙奴的新死敵
張伯倫――阿仙奴的新死敵

  張伯倫穿上了利物浦的波衫,而槍迷們也開始緊鑼密鼓的開會給張伯倫想新的綽號了。怎樣一個外號,才能夠和忠義法、範雄心、納私利、桑治功名這樣響亮的綽號相提並論?

  過去是張智零、現在是張誌中(為了打中路拒絕車路士)。而利物浦球迷還不忘在阿仙奴球迷身上剜一刀――他們管張伯倫叫張傑:因為張伯倫的偶像是謝拉特,而且能來利物浦還要謝娜(謝阿仙奴)。

  阿仙奴球迷就這樣,在苦笑中,在他人和自我的嘲弄聲中,迎來又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賽季。

  這些年,阿仙奴球員出走的原因是複雜的,比如,有些時候,阿仙奴留不下人是因為大興土木導致的囊中羞澀。

  早年艾殊利高爾在高貝利成長為英格蘭頭號左閘,而在和阿仙奴達成協議後,他才發現對方已經談妥的6萬鎊週薪變成了5.5萬,憤然告訴經理人巴內特要求轉會,並且私下接觸了摩連奴。隨後,儘管阿仙奴和科爾簽下了一份7萬英鎊週薪的合同,並且通過告禦狀的方式使得車路士被罰分,但仍然留不住科爾的心,最終他和加拉斯互換身家,也開啟了一段坦途,而在他離開後的阿仙奴,則逐漸沉淪。

科爾捧杯一幕讓阿仙奴人看了心裡不是滋味
科爾捧杯一幕讓阿仙奴人看了心裡不是滋味

  而韋拉的轉會,在今天看來也顯得十分無奈,面對正在騎牆觀望的韋拉,財政吃緊的他們無法開出真正誘人的價碼。最終只能夠放任防中離隊,也開始了長達九年的無冠期。

  而在以曼城為主的石油資本湧入英超後,球隊的財政平衡更加困難,阿仙奴的球員成日吃著北倫敦的大鍋飯,其中的佼佼者面對著土豪金元的誘惑魂不守舍,這其中代表的就是拿斯尼、艾迪巴約、沙格拿和基歷治,四員曾經的阿仙奴主力,而這幾名球員在登陸曼城之後,也確實賺的盆滿缽滿,不僅如此,拿斯尼和基歷治還捧起了他們在阿仙奴未曾染指的英超冠軍,可謂讓人唏噓不已。

  還有一些時候,球員轉會是為了追求阿仙奴所無法給予他們的榮譽,比如雲佩斯,曾經飽受傷病困擾、卻依然被雲格視作珍寶的荷蘭人拒絕在新合約上籤字,加盟了死敵曼聯,當他在面對阿仙奴入球後滑跪慶祝時,阿仙奴球迷的怒火可以天空照亮,然而足球發展並不以人的主觀意志為轉移,雲佩斯作為曼聯的當家射手,捧起了自己夢寐以求的英超冠軍。

雲佩斯那誇張的慶祝動作
雲佩斯那誇張的慶祝動作

  還有一個是法比加斯,他可能是阿仙奴球迷心目中最大的瘡疤,在各種苦苦挽留之下,仍然自掏腰包回到了巴塞隆拿,更讓人難以接受的,他隨後還加盟了阿仙奴的同城死敵車路士,並且在車路士收穫了兩座他在阿仙奴一直沒有機會捧起的英超冠軍。

  另外兩個希望追求榮譽的球員是希比和亞歷山大-桑治,這兩名球員都在效力阿仙奴的最後兩年成為世界級的優秀中場,他們的人生格言都是:「當巴塞想要你,你很難說不,他們在訓練中的傳球看起來永遠停不下來,你必須要抓住這樣的機會。」而他們也證明了一件事情:並不是所有人都能適應巴塞,桑治和希比在魯營淪為邊緣球員,大多數時候只能在更衣室享受奪冠的喜悅,不過,他們也確實獲得了和那支強大的巴塞共享榮譽的機會。

希比加盟巴塞是否敗筆?
希比加盟巴塞是否敗筆?

  目前來看,張伯倫也將加入這些人的陣營,然而張伯倫加盟利物浦,是為的什麼呢?

  阿仙奴給張伯倫開出18萬英鎊的週薪,張伯倫不要,選擇了只有12萬英鎊週薪的利物浦。車路士,上個賽季的英超冠軍向他拋出橄欖枝,張伯倫也斷然拒絕。

  以前阿仙奴球迷經常罵球員貪財、貪利,然而F在張伯倫不要錢,也不為名的利物浦,也不留在阿仙奴,為的是什麼?

  為的是看不到希望。

  上季巴塞只有西班牙盃進賬,仍然是歐聯賠率全歐第二,曼城四大皆空,仍然在英超奪冠賠率排行榜上遙遙領先――無冠不可怕,怕的是連年沉淪,又看不到轉機。

哥迪奧拿的曼城永遠是熱門
哥迪奧拿的曼城永遠是熱門

  阿仙奴二十年來首度跌出歐聯區,轉會窗也不見破釜沉舟之決心,高層還在和雲格暗中腳力,相互較勁,另有教授的未來去向這個計時炸彈沒爆――待到雲格退休時,上上下下怕將再要遭到一輪慘烈的洗牌。再不要說製服組的昏庸無能,讓八名一線隊員帶著最後1年合約進入新賽季,賽季開踢了也沒談下來一個續約,所有的這一切,都如同達摩克利斯利劍一樣,懸在球員的頭頂。

  在這種情況下,球隊面對的任何困難都會被放大,側面再度加劇球隊的不良氛圍,球隊如同已經遇險的鐵達尼號,碩大的身軀緩緩浸入冰洋,而球員棄船遠去,也就沒什麼好指責的了――你固然可以歌頌那些在最後時刻挽狂瀾於既倒,扶大廈於將傾的英雄,但也絕對沒有理由去批評那些離隊的人――對很多人來說,足球就是一份工作再加上點熱愛那麼簡單。

  牆倒眾人推,阿仙奴到如今到底是球員的失敗、管理層的失敗還是雲格的失敗,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結局已經早已註定,就像紙媒的影響力無可避免的衰微一樣,經營制度和理念全面落後的阿仙奴,競爭力只會進一步下滑,在不久的將來,很可能如同前幾年的米蘭一樣,徹底退出一線球隊行列,或許那時,才是阿仙奴真正黑暗期的開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