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天陰謀!雲格故意擺爛的背後...
2017年08月29日10:16
雲格這是以身試毒?
雲格這是以身試毒?

  2011年8月28日,第3輪,阿仙奴2-8曼聯;2017年8月28日,第3輪,阿仙奴0-4利物浦。

  關於阿仙奴不光彩的巧合可不只這一個,然而歷史絕不會簡單重覆:和那些2-8、0-6以及許多個1-5相比,這個0-4更像是一場中了奇毒的比賽。把一個七竅流血的軀體翻過來,然後像法醫做屍檢那樣開膛破肚,確實是一件挺慘的事情,但相比起死要全屍那點可憐的尊嚴,難道莫名其妙的被淩辱不是更難被接受?

  也許我們無法確認真正的死因,但每一個細節都可能成為線索。

  如所有人都看到的,雲格排出了一個除了施治之外幾乎全錯的正選,當然最後讓阿仙奴留有全屍的也是施治:原本這是一場可以給阿仙奴全隊打0分的比賽,施治是人們不忍的唯一理由。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雲格儘管不以排兵佈陣見長,但滿身破綻這種情況恐怕很難用昏招來解釋。    

  比如拒絕續約的張伯倫,實際已經和球會撕破臉,這樣的球員還給連續安排正選,甚至不惜把比拿連放到彆扭的左路,這和把家醜亮給人看沒什麼兩樣,何況張伯倫遠沒到舉足輕重的級別。當根本無心戀戰的張伯倫像無頭蒼蠅一樣跑了大半場,他大概自己都感覺踢得噁心,但更覺得噁心的是那個準備掏錢的買家。

  又比如還沒確定會不會再留1年的山齊士,火急火燎的復出,卻在準備最後一搏的時候被換下,雲格寧可讓韋碧克打滿90分鐘。轉播鏡頭準確捕捉到了下場後的山齊士,足足給了10秒的特寫,一段足夠寫本書的複雜表情――從呆滯的目光,到詭異的笑,捂嘴,吐舌,最後定格在一堆生無可戀的眼角紋裡。 

  如果雲格在0-2的時候還有那麼一絲想挽回尊嚴的念頭,他大可不必在中場休息只是用高基連對位換下藍斯,當然這件事本身也很離奇:在阿仙奴迎來300場里程碑的藍斯,算是在上半場相對正常的一個。所以不如說,在排出一套莫名其妙的正選之後,雲格必須繼續莫名其妙的換人,整件事才能從頭噁心到尾。

  如果按這個邏輯,場下坐著拿卡錫迪和哥拉辛拿斯突然就說得通了:這非但不是信不過,反而是一種免檢的信號――隊裡失了魂的可不只一個,不如讓這幫人通通上去,然後讓利物浦教訓一番。只不過利物浦彷彿個個打了激素這件事,略有些超出雲格的預估。

  另一個免檢的是基奧特:在一次頭槌搶點高出之後,晏菲路竟然還能零星的響起「基奧特之歌」。沒有退場的這部分槍迷,只能用歌聲來褒獎基奧特的忠誠,上週我曾寫過阿仙奴配不上基奧特,這句話倒是可以有一個更緩和的版本:是阿仙奴辜負了基奧特的忠誠。

  雲格在賽後有些言不由衷的致歉,似乎能進一步證明這種猜想:「如果這場球的問題出在我身上,那就由我來負責吧,我表示抱歉。」雲格當然需要負責,但很明顯有些話是他沒法說出口的。如果雲格有10種關於這場比賽的戰術安排,大概只有1種會輸到這麼慘,但他似乎早就想好了要試試。

  作客晏菲路,輸波難道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單從積分的角度說,把這支球隊所有的醜陋都暴露在這樣一場比賽中,甚至藉機來測算這支球隊的下限,我們很難說這種以毒攻毒的做法有多愚蠢。你也許會說阿仙奴怎麼會有下限,有的,比如14年以來首次全場0射正就是下限,這一環已經沒法更差了。

  至於這個試毒的時間,雖說和6年前的2-8驚人吻合,實際情況卻大為不同:當年對曼聯,阿仙奴傷員達到兩位數,慘敗一方面是朗尼和艾殊利楊格的爆發,另一方面也是雲格的確無人可用,這才有了梅迪薩卡和阿迪達壓哨來投;現如今三條線基本齊整,陣容在理論上至少是爭四水準,反倒是個別人的去留成了最大的不確定因素。

  轉會期還剩最後3天,隱隱覺得將有大事發生:雲格就算送走奧斯爾也未見得是壞事,遺憾的是,這位染了金髮後狀態更差的朋友現在哪有人要?

  至於一戰判死刑這種顧慮倒是不必:2-8那個賽季,前3場1平2負,前7場就把利物浦曼聯熱刺挨個輸了一遍,面對這種護級隊的開局,雲格有觸底反彈的經驗。

  但願雲格真的是在以身試毒,但願毒藥不是雲格本人。

  (來自 肆客足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