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盤(下)阿仙奴癌症解藥已過期 雲格病急亂投醫
2017年08月28日10:25
薩卡的缺點一覽無餘
薩卡的缺點一覽無餘

接上文: 複盤(上)阿仙奴血敗硬傷浮現 萬人懷念村支書

翻開基層組織近些年來的工作記錄,2015年1月,是永遠不會被忘記的一個時間節點。在元旦之後,桑支書再次被調整崗位,其原因不是他在邊路幹得不好,反而是因為他的防守越來越好。比如,每90分鐘的攔截數從1.6變成了1.8,攔截也從1.1增加到了1.2,而村支書在場上的表現,也令村民反複高潮。是的,技術的優勢讓這位小個子村支書在邊路與英超高大後衛的對抗中並不落下風,每次戲耍對方之後,村民們都會歡呼,感覺「技術風」回來了。但是,不可否認的是,他的射門嘗試少了,關鍵傳球少了,以至於村里的進攻火力常常啞火,圍而不攻。

  球壇里有技術無輸出的球員比比皆是,曼聯的暗黑四天王就是典型,其中的那張窗戶紙正是球員的閱讀能力。其實,阿仙奴村里一直儲備了不少有技術的年輕幹部,這也是村里一直以來脫貧致富的發展戰略,但是,近些年,空有技術理論,則少了方法論,一些看似腳下生花的球員,到了場上,就像無頭蒼蠅一樣揮霍機會,比如村支書在左中場位置上的前任,謝雲奴。

  如今,桑支書也遭遇了如此瓶頸,細膩的腳下技術賺了吆喝卻賠了買賣,若非如此,村里後來也不會再從省城動員來一位智利戶籍的主任幹部,更不會從村里挖掘出一位尼日利亞戶籍的儲備幹部。但真正誘發此次崗位調整的,正是腰無力。

腰無力之痛

難道頑疾只能等韋拉來解?
難道頑疾只能等韋拉來解?

  當看到利物浦球員在中場毫無阻攔地馳騁,試問,怎樣的腰才是好腰?毫無疑問,真正的好腰應該像一個開關,在前場丟失球權由攻轉守的瞬間,這腰應該能積極阻延對手的進攻,而當球隊重奪球權由守轉攻時,又能找到最合理的球權分配方式。

  2011年以來,阿仙奴的腰一直延續著「組織者+防守屏障+攻防變速」的搭配,其中每一種角色的弱化,都會導致相關的問題,比如,組織者若無法在攻守轉換中合理分配球權,高控球率會顯得很低效,就像今場飲恨四彈,竟也有51.2%的控球優勢;防守屏障若無法保護四後衛之前的區域,中場就會變成對方的走廊;而變速若不能完成推進提速,進攻就總會陷入圍而不攻的陣地戰,全場無一射正也正常不過。當桑支書臨危受命來到防守中場的崗位時,這個搭配就成了「卡蘇拿-高基連-藍斯/路斯基/奧斯爾」,而村民對其的個人崇拜,由此達到了最高峰,因為,場均3.3次過人嘗試,展現出的是技術自信,其中典型事蹟,莫過於作客拿下曼城的那場硬仗。

卡蘇拿的巔峰期阿仙奴打著靈動足球
卡蘇拿的巔峰期阿仙奴打著靈動足球

  在桑支書的領導下,村里在2015年頭兩個月保持了8勝2負的不錯戰績,喜大普奔,但是,在一場最為關鍵的比賽中,這個組合沒能經受住考驗,也因此埋下了還需加強的伏筆。

  對阿仙奴村來說,要想重返城鎮化行列,在歐洲賽事里走得足夠遠可謂主要任務,2014-2015賽季無疑是打破「十六郎魔咒」的重要年頭,沒有薩其馬,村里似乎看到了翻身把歌唱的脫貧攻堅就在眼前,然而,2015年2月26日的酋長球場,第一書記發揮失常,72次傳球只創造了一次關鍵機會,新任村主任山齊士掙扎在不斷的控球與失球中,48次傳球的成功率只有69%,而村支書更是光環不再,三次在後場禁區前沿被攔截,而第一腳被遠射入球是他沒積極上前封堵,第二球回追則是沒盯住貝碧托夫,他的搭檔,高基連在兩次防守中毫無表現而被換下。

  缺乏戰略製導

賽後,村里緊急召開會議,多次商議對策。大家似乎發現,縱使拖後組織的村支書有以一敵三的擺脫本領,助攻與關鍵傳球數據卻不增反降,儘管比起當時同位置其他技術大拿相差無幾,但威脅實在下降很多,究其原因,很可能是「長傳太少」!

彌補長傳不足正是薩卡的主要作用
彌補長傳不足正是薩卡的主要作用

  離開歐冠盃後,村里似乎也意識到了這點,開始重新為中場三人組打造策略,賦予其中一人以長傳主動性,但是,長傳一直是阿仙奴進攻有效率中的弱項。比如,第一書記來的那年,阿仙奴精準長傳1341次,英超第五,而關鍵傳球中的長傳數僅為59,全聯盟倒數第一,再往前,也就是桑支書剛來那年,這兩個數分別是1252(第十名)和63(第十五名),到了2015-2016賽季,又降到了悲劇的943(倒數第一)和58(第十一名)。

  回顧2014-2015賽季,村支書的場均長傳成功數與失敗數僅2.2/1.1,相比之下,卻奧斯是5.8/1.3,艾朗素是8.5/4.2,派路是7.9/2.5,法比加斯是5.4/2.9。這就是桑支書的特點,較少通過中長距離的傳球來改變節奏,在後場的出球方式選擇上只有持球推進或者尋求配合,這恰恰導致他的威脅離前場太遠,無法轉變為更有效的進攻數據,同時,過多的持球也導致他頻繁受傷,原因與韋舒亞類似。

  因此,當村支書無法本能地用中長距離傳球來撕破對手的防線,村里只能讓縱深插上提速節奏的藍斯對後上進行了合理的斷舍離,讓其回到後場策動長傳組織。但是,這位威爾斯戶籍的儲備幹部似乎也沒咋練過這招,總會把長球處理地「要麼高要麼飄反正不是手術刀」,以至於2015-2016賽季,後場中長距離傳球頻率與準度的欠缺反而導致常常被對手的壓迫逼出失誤。

卡蘇拿走之後阿仙奴的進攻如同無頭蒼蠅
卡蘇拿走之後阿仙奴的進攻如同無頭蒼蠅

  當桑支書在2015年11月底被檢測出嚴重膝傷,傳控替代者成了藍斯,負責長傳的人則成了高基連(此役與利物浦之戰,高基連45分鐘就有4次長傳嘗試),但是,失去了「技術領導」的中場一下子變得尷尬不堪,畢竟戰術中所需要的能力若沒有真正頂級的技術支撐,便徒為空想,於是,長傳成敗比7.4/3.6的薩卡來了,所謂的解藥。

關鍵藥引的缺失讓解藥成了毒藥

  長與短,快與慢,穩與準,理想的藍圖,拚成!奪冠指日可待,一時間,村里中場人員臃腫,就連韋舒亞都得外租才能有比賽的機會。當然,至於後來薩卡的真實水平,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屬於理想與現實的差距,而拉開這個差距的,正是村支書的長期報銷,否則,怎有利物浦球員撒野的機會。至此,村支書依賴症,病入膏肓。

  代表球隊出戰180次,完成29球45助,這並不足以說明村支書對阿仙奴村的貢獻,因為有他在與沒他在,村里的情況,一目瞭然。不過,積勞成疾,經歷了3次手術後,他還能原地複活嗎?而且,當所有人都把目光留在第一書記和村主任的合約上,卻忘了,這位村支書是N+1的自動續約,即是2017年到期的合約延期到2018年夏天,等到他離開,這個依賴症會不會變成癌?畢竟,最後的念想都沒了,只能繼續受夠薩卡這劑毒藥。

薩卡遭到韋拿杜姆羞辱
薩卡遭到韋拿杜姆羞辱

  但問題是,為什麼大家都忽視了村支書的合約,是因為他躺在病床上太久,忽視了?不,我想,在村民眼裡,他永遠都應該屬於這裡,就像路斯基一樣,合約都是形式。是的,再也找不到這麼好的支書了,每當村里哪戶需要他,他就會及時出現,總是做好自己的分內事,儘管有時會有點小問題,但他總會帶領全村去解決問題,迷人的笑容讓大家毫無抵抗力,五年了,都是如此。

  這才是真正的群眾路線,真正的技術扶貧!

  (禪槍)

  新浪國際足球原創專欄:點擊進入

  作者其他文章:點擊進入作者專欄

  你還在等阿仙奴買人嗎?下樹吧!收購已經結束了

  複盤-阿仙奴亂拳打死老司機 超車or習慣性崩盤?

  英超版權力的遊戲!他是大獨裁者還是哲人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