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盤(上)阿仙奴血敗硬傷浮現 萬人懷念村支書
2017年08月28日09:59
少了卡蘇拿才是阿仙奴的關鍵
少了卡蘇拿才是阿仙奴的關鍵

  大戰利物浦前,沉寂已久的「村支書」卡蘇拿緊急更新INS,擬用深蹲訓練表態:我要復出了。一時間,高基連看了會沉默,薩卡看了會流淚,艾倫尼看了會想打中堅!而全世界槍迷們則歡呼:村支書,我們好想你!

  一位躺在病床上還能時時刻刻受到群眾的惦念,這是魚水深情,還是無可奈何?在晏菲路,作為拖後組織中場的薩卡就像沒有安裝芯片的機器人,雖然全場比賽沒有一次非受迫性失誤,比前兩場好多了,但是,他只會程式化的回傳,沒有完成一次有效的組織,以至於進攻組織無力,那尷尬的畫面,不得不讓人惦念那位因公養傷的村支書。

韋拿杜姆在藍斯身上予取予求
韋拿杜姆在藍斯身上予取予求

  這位村支書到底有什麼好?值得我們寄託這般念想?其實,這位西班牙戶籍的村支書也並非十全十美,但是,如果你看到維爾杜納姆是怎麼戲耍藍斯的,你就會知道,即使村支書只會「轉圈擺脫、短傳出球、假射真扣」三板斧,也無法改變他在阿仙奴的「技術領先地位」。

  在過去艱難無冠的日子裡,正是這位村支書,懷揣著偉大的國際主義扶貧精神,義無反顧地從「歐洲足球的省城」投身於「英格蘭鎮」,開始他的駐村技術扶貧工作。

卡蘇拿的擺脫技術是阿仙奴急需的
卡蘇拿的擺脫技術是阿仙奴急需的

  英格蘭鎮,阿仙奴村,位於不列顛島泰晤士河北岸,離歐洲足球中心相距數百公里。十年前,這裡的冬天變得很長,土地不宜耕種,漸漸淪為足球貧困區,當地人思想守舊,民風偏軟,技術退步嚴重,不久前,他們老支書(姓法)、老村長(姓範)紛紛離開,都不願把自己的人生耗在這裡,但是,這位曾被譽為「我們的朗拿甸奴」的愛斯賓奴,甫一抵達,就俘獲了村里人的心。

  「他非常敏捷,左右腳協調,他一定會給我們來經驗和創造一些不同的東西。」彼時,新村長阿迪達對新支書的到來讚不絕口,因為同樣作為來自省城的他知道,這位從維拉利爾出名的小個子有著他豔羨的職業生涯,尤其是代表「省城隊」獲得2008年和2012年兩屆歐國盃冠軍,讓他望塵莫及。果不其然,抵村第一年,這位村支書不僅在英超實現了全勤(37場正選1次後備),還斬獲兩雙成績,而場均2.6個關鍵傳球和2.3次過人既在隊內傲視群雄,在全聯盟也分獲第六位和第四位,儼然「新大腿」。自此,村北岸奏響了一曲紅白的技術讚歌,深受村民愛戴。

  其實,在下派駐村之前,這位村支書一直以大師級的死球聞名,左右腳都能保持足夠的精準度,也正是這個特點,讓他在阿仙奴脫貧的重要日子裡,2014年5月17日,用一腳美麗的弧線幫助球隊扳平比數,而事後大家談論的都是藍斯的絕殺,也彰顯了村支書的樸實和默默無聞,干群關係更加密切。是的,他一直是個樂觀的人,臉上總是帶著和善的微笑,是個與民為樂的老好人,他任勞任怨,從不貪功,贏樂輸亦樂,菩薩心腸。但是,基層工作的複雜讓他沒多久就陷入了駐村工作的瓶頸,而這一切,都得從2011年的那個夏天說起。

  當時,一心返城以求富貴的村幹部拿斯尼的離開標誌著阿仙奴村的技術返貧,毫無控制力的中場又遭遇二八天災,村里一下回到瞭解放前。是時,村班子人員凋零,從另村調來的阿迪達臨危受命,在天災後領銜搭建起中場三人組的草台班子,其中,阿迪達本人扮演了組織者發牌器,亞歷山大-桑治是防守屏障,藍斯或路斯基輪流轉換提速。雖然這個組合的控制率在2011-2012賽季位列英超第一,但是,球隊依然早早就退出了爭冠行列。當時,村里意識到,絕對的控制並不能帶來進攻的流暢,有時反而會為控而控,效率低下,於是,四處尋找有創造力的中場,能夠肩負起輔助範村長刷分的輔助工作。直至在省城里發現有個縣財政赤字,有一位叫桑蒂的傳控派幹部去意已決,村里便趕緊托關係寫申請,希望這位桑蒂同誌能夠駐村扶貧。

  世事無常,新村支書剛到,老村長就走了,由此便暴露了一個新問題:鋒無力。在村支書來駐村之前,關鍵傳球與助攻之間的轉換率只有11.31%(BIG6中倒數第二),原以為桑支書來了後能有所突破,但是,個人政績的漂亮有時並不能對球隊帶來實質性的提升,桑支書的11個助攻雖已是全聯盟並列第二,但入球轉換率只漲了0.03%,也就是說,他只是把別人的任務接過來了而已,並沒有把蛋糕做大。所以,當省城里風波再起,又有一位傳控派面臨失業,村里毫不猶豫地再次以扶貧為旗幟散步呼喊,才等來了那位工齡更長、名氣更大的第一書記奧斯爾。

  村支書來自省城某縣縣政府,第一書記則來自省直機關,級別不可同日而語,於是,本作為策動輸出培養的支書只能交權給第一書記,乖乖地去到邊路活動。結果很殘酷,轉換率直接提升到12.99%,一躍成為全聯盟最高,總算揚眉吐氣了。至此,村支書只能躺在功勞簿上,為第一書記打下手。但是,不符合科學發展觀的是,冠軍依然沒戲。那麼,問題在哪裡呢?還是鋒無力?

阿迪達承擔不起中場屏障任務
阿迪達承擔不起中場屏障任務

  不,是腰無力了,也就是中場不行了:老幹部阿迪達和返鄉扶貧的富商法明尼都年事已高,新幹部藍斯(傷了足足3個月)和韋舒亞又傷病頗多,以至於2013-2014賽季的冬窗還得用人情找來一位即將退休的臨縣老幹事特倫叔來救場,但這依然無法挽救球隊的控制力和創造力雙雙下降。儘管第一書記和村支書表現神勇,關鍵傳球加起來佔全隊三分之一有多,但個人光芒再次掩蓋了集體大鍋飯問題,全隊的數據在英超中竟不如愛華頓,由此呈現出來的便是權力的集中以及執政的保守,球隊成績裹足不前。

  不過,即使第一書記佔據了村里廣播站的風頭,村支書也依舊隨和可親,在幹部隊伍和群眾關係中,他依然具有威信,幹部們願意傳球給他,也願意與他玩耍,而村民們更是喜愛這位話癆支書。但是,關係的融洽並不能保證村里條件的提升,曾經引以為傲的中場屏障竟成了他人馳騁的走廊……

  此時此刻,村支書再次發揚了組織上鼓勵的「哪裡需要就去哪裡」的奉獻精神,從中往邊,從前往後,桑蒂同誌走到哪裡,就把大無畏的精神灑在哪裡,讓漫山遍野都是紅彤彤的一片,溫暖著村民的心,而村民對他的依賴,也自此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

  (禪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